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六章 血肉之躯表忠心

作者:罗裳  |  更新时间:2019/7/11 22:17:29  |  字数:2093字
    萧默走出楚凌风的宅子,并未见马车,便推测容弼应该已经听了她的话乘马车离去了,外面阳光正好,可萧默却感到一阵难受,她抬起头,正迎上炙热的,放着光芒的太阳,一阵眩晕之感陡然袭来,她脚下一颤,整个人向下栽去。

    这时,一个宽大而温暖的胸怀迎了上来,使得萧默的身躯像一片叶子一般轻轻跌进了其中。

    “怎么了?你还好吗?”容弼低沉而有些焦急的声音在萧默的耳边响起。

    萧默睁开眼,站稳了身子,手放在腹部的位置,眼睛里泛起一层薄雾,容若,这一世,为了我那未出世的孩子,我也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没事,王爷请勿担心。”萧默自然地将身子从容弼的怀中脱离开,“王爷怎么还没有出发?再晚一步,楚凌风的母亲就落入王爷的手中了,到那时,我们就被动了。”

    容弼面露不悦之色,“本王这就走,王妃注意身体才好。”说罢,回身对着身后的侍从道:“务必要将王妃安全送回府。”说完,转身离去了。

    容弼从楚凌风的府邸出来之后便没了踪影,再回到王府,已是次日的傍晚。

    怡和快萧默一步飞奔了出去,她环住容弼的腰,抬起粉嫩的小脸儿,满眼泪水担心道:“哥哥,你去哪里了嘛?一天一夜都不回来,怡和担心死了,问了嫂嫂,她也只道你去办公事,也不告诉我个究竟,哥哥和嫂嫂有秘密,再不是和怡和无话不谈了。”

    容弼低头望着怡和,勾起了嘴角,戳了戳她的额头,“行了,都多大的人了,还这般缠人,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前哥哥出外征战几年不回也是有的啊!何必担忧呢?”

    “那不一样的。”怡和急得直跺脚。

    容弼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抬起脸,目光正迎上了怡和身后靠在正厅门边上的萧默。

    怡和顺着容弼眼神的方向回头望去,萧默见状轻轻侧身,恰好躲过了怡和的目光。

    “行了。”容弼适时得将怡和的注意力收了回来,“哥哥知道你关心我,下次我若晚些回来,定派人告诉你便是。”说完回身道:“杨肖,去把马车上我给怡和买的玩意取来,送到公主的房间。”

    随后又对怡和道:“你自己去玩儿,我还有些事。”说完朝杨肖使了个颜色,便朝着正厅大步走去。

    “怎么样?楚凌风的母亲找到了吗?”萧默一袭杏红色衣裳迎上了容弼。

    容弼似一夜没睡,尽管身姿依然挺拔,面容依旧俊朗,可双瞳却因为微微的凹陷越发地深邃起来。

    “按照你描述的,我已经将他的母亲接回了都城,安排妥当了。”容弼朝萧默靠近了些。

    萧默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上一世,楚凌风母亲的所在,是容若派人查出来的,她是知道的,她终于用他上一世的信息,抢先了他一步。

    萧默轻轻勾起嘴角,满意地一笑。

    容弼将她的笑容尽收眼底,“你怎么知道楚凌风母亲的所在?”

    萧默抬眸,望着容弼,“消息来源无可奉告。”

    容弼眉头微蹙,“你不是我的谋士吗?难道对我,你也无可奉告吗?”

    “王爷错了,萧默并不是普通的谋士,萧默乃一介女流之辈,女子谋事,只能以其他身份作掩护,既要免遭非议,又要顾前顾后,否则动辄就会粉身碎骨,萧默行事,不得不思虑周全,断不能将自己的所有底牌交出,若交出底牌,便如同交出身家性命,故有所隐瞒,请王爷体谅臣妾。”

    容弼凝视着萧默,缓缓靠近她,“本王只是怕会中了你这一介女流之辈的圈套,最后粉身碎骨的会是本王啊!”

    萧默垂头沉吟片刻,旋即抬眸,正视着近在咫尺的容弼,毫不闪躲地定定望着容弼,“王爷思虑并非全无道理,但不知道萧默怎样做才能证明这一份真心。”

    容弼眼神坚定,突地伸出手,萧默望去,只见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

    “王爷既然给了萧默证明的方式,那萧默自然不推辞。”言罢,萧默伸手夺过容弼手中的匕首,另一只手在刀上重重一震,便将刀鞘挑飞,然后迅速将刀刃放在自己裸露出来的洁白的小臂上,狠狠一划,瞬间,一股鲜红的液体便顺着手臂,滴落在地上。

    “你干什么?”容弼大喊一声,一只手夺过匕首,另一只手握紧萧默流着血的那只手腕。

    “你疯了吗?”

    萧默挤出一抹微笑,“王爷给了我最好的选择,表忠心,这种方式最直接了。”

    容弼看着萧默笑着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他恨恨望着萧默,咬着牙道:“你,非要这般曲解我的意思吗?”

    萧默又是一笑,可笑容里多了一丝苦涩,“血肉之躯,于萧默而言,并不算什么,若能以此赢得王爷的信任,萧默觉得值得。”

    血肉之躯,自然会有痛感,萧默突然一阵吃痛,下意识地咧了咧嘴。

    容弼看在眼里,一边扯下自己衣袍之下的中衣,撕成条状为萧默包扎伤口,一边大喊道:“来人。”

    婉瑜循声而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大声惊叫了起来。

    “叫喊什么?”容弼怒斥道:“还不快给王妃包扎吗?”

    婉瑜忙不迭地跑回房间,很快,便拎着药箱折返回来。

    容弼道:“照顾好王妃。”说完,撩起衣袍,扬长而去。

    “小姐,这,这是怎么了?”婉瑜跑过来,心疼地几乎哭出来。

    萧默陡然跌落在地上,痛地只咬嘴唇,“不要问了,包扎便是。”

    婉瑜见状也不便多问,只是默默地包扎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萧默心底暗暗念道,我本不是这般极端之人啊,容弼在试探我,我只管找个借口糊弄过去便好了啊,为何这般较真狠绝呢,今日这般表现,不正是将自己的急迫表现得一清二楚吗?

    萧默叹息了一声,说到底,还是自己没了相信人的能力,以至于用这般手段来获取别人的信任。

    可笑,萧默兀自笑了笑,我萧默变成了这幅样子,全是拜你容若所赐,容若,你等着,我所失去的,亲人,信任,安定,这一世,我定让你加倍偿还。
罗裳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