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4章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作者:顾二飘  |  更新时间:2019/7/11 17:24:55  |  字数:2120字
    赵良辅目光深邃的看了老夫人一眼,接过口供。

    看完,他脸上带着嘲讽,拿着口供重新坐了下来。

    轻嗤道,“良芜是母亲的儿子,我在外面是怎么帮他的,母亲您都看在眼里,要不是我四处帮他打点,他能娶上四品官家里的嫡女?”

    “可母亲却纵着下头这些婆子虐打我女儿,母亲,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说完最后一句,他厉眸看向老夫人。

    从小老夫人就偏爱幼子,赵良辅入仕之后两个儿子之间的差距越发大,她也就更向着幼子。

    现在赵良辅拿赵良芜和小六来对比,算是往老夫人心上扎刀子。

    老夫人不动声色的瞪了赵琦妍一眼,缓缓放下茶杯。

    她端了长辈的架子沉声道,“月儿是你女儿,难道就不是我的亲孙女吗?虎毒尚且还不食子,我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纵容下人虐打月儿,对我有什么好处?”

    “况且,秦妈妈和武妈妈现在生死未卜,谁知道她们是不是被屈打成招的?”

    她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冲着赵琦妍来的。

    赵琦妍当即便正了脸色,出声,“祖母,您是长辈,谁也不敢冤枉您。但要说屈打成招,还真没有。”

    “您身边的秦妈妈还没被打两下就全都招了,这口供上将何时何地,连同细节都交代的很清楚,还有她的亲笔画押。”

    “倒是武妈妈,她是受了不少苦,但她只承认是她自己虐打的小六。”

    说着,她转头看向赵良辅,提议道,“这两个人现在还关在我院里,父亲要不信,大可以让人提来当面问问。”

    赵良辅点了下头,用眼神示意站在门外的自己的小厮,让他们去把人提来。

    即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老夫人依旧不肯放下架子。

    她心里也有诸多不安,但面上完全不显,目光中还隐隐带着被人冤枉诬陷的愤怒。

    赵琦妍看了眼如此淡定的老夫人,突然想到前世。

    自己被沈家休弃沉塘,小六被陈氏嫁给屠夫,这中间究竟有没有老夫人的推波助澜?

    若真的是她,她一面享受着父亲带给她的殊荣,一面又虐待残害父亲的孩子,她图的到底是什么?

    ……

    很快,秦、武两位妈妈就被带了上来。

    秦妈妈气色很好,衣服上连个褶皱都没有。

    反观武妈妈,脸上的巴掌印至今未消,头发被揪拽的凌乱不堪,衣服破破烂烂,上面的血渍都结了痂。

    赵良辅一看这两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浑身盛着怒气,他走过去,一脚踹在秦妈妈肩上,将她踹翻在地。

    “好个厉害婆子,竟敢光明正大虐打主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着,他又怒眸扫向武妈妈,愤怒至极的指着她们,“今日,如果你们还敢有所欺瞒,我会把你们毒打一顿然后交给有司衙门,就按最重的刑法来办!”

    下人欺主,最重的刑罚是一门连坐。

    想到家里的幼孙,秦妈妈立刻连滚带爬的跪好。

    她朝着老夫人的方向,声线颤抖道,“老夫人,奴婢家里还有一个未满两岁的孙子,真的不能连坐啊!奴婢虐打六姑娘,也都是您让的,您现在不能由着奴婢一门去死啊!”

    老夫人眸色一变,刚要出声,就看到武妈妈突然愤怒的从地上站起来。

    她走到秦妈妈面前,用手抬起秦妈妈的脸,扬手狠狠的甩了上去。

    “秦蓉,老夫人可是待咱们不薄,五姑娘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诬陷老夫人!”

    她一巴掌接一巴掌,打的秦妈妈毫无还手的能力!

    庄氏厉眸示意了下身后,她身边的两个婆子立刻走过去拽开武妈妈,将她半边脸死死按在地上。

    即便被按在地上,武妈妈依然眼风凌厉的瞪着赵琦妍,不服的挣着身子。

    赵琦妍冷笑,“父亲看到了没有?我救了小六,却变成了买通下人污蔑祖母的人!这两个人里面,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赵良辅也不是全然没有脑子,有小六告状在前,受伤昏迷在后,妍儿好心救人为小六讨要公道,却也被人污蔑。

    而这一切,都明明白白指向一个人!

    他目光如一把利剑,望向武妈妈,“那照你的意思,月儿身上的伤也是她自己弄的,就为了攀诬老夫人连自己将来大好的前程都不要了!妍儿救人也是虚情假意。她们都会未卜先知,知道我哪天晚上会失眠,会天不亮就去梧桐苑。”

    “你这一张嘴,我两个女儿都变成了玩弄心计,心思毒辣之人了,真不愧是老夫人身边的人。”

    赵良辅话里的嘲讽,让老夫人当场脸色一变。

    她脸色难看道,“武妈妈也是护主心切,才口不择言的,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说完,她抬眸看向秦妈妈,冷声道,“你口口声声说是我让你虐打的六姑娘,你可有证据?”

    秦妈妈脸上火辣辣的疼,满脸泪痕。

    听到老夫人问话,她也不敢把头抬起来,只微微将身子提起来了一点,回道。

    “是您说,陈氏卑贱,她生的孩子不配当主子,让我们不要拿六姑娘当主子看,只当是个还需要调教的低等女使。”

    秦妈妈再没了之前的嚣张跋扈,她眼中含着泪,声音里带着哭腔,“这些年,每次我打了六姑娘,你都会明着训斥暗着奖赏,还提拔我让我进屋里伺候。”

    “这次六姑娘染上风寒,您说是她自己犯贱非要去配五姑娘罚跪,就算要给她医治,药钱也该由五姑娘出,还让我们把她扔出去怕她过了病气给您。”

    老夫人不知道的是,秦妈妈之所以铁了心指认她,是因为来这儿路上,赵琦妍托人给她带了话。

    只要她如实说,等事情结束,府里会解了她的奴契,并给她一笔钱让她回家安享晚年。

    老夫人眼睛眯起,“我年纪大了,平时屋里屋外伺候的人都不少,这些话我要是真说过,那别的女使也该听见过。没有物证,人证你总该有吧?”

    “我平时对下人是苛刻了点,但也是想着我这把年纪了,能省些是些,你们中间有人恨我想毁我名声也是有的。”

    她说着,满眼长辈威严的看向赵良辅,“但是,良辅,我就算再多不是,也还是你母亲,总不能听信一个贱婢的一面之词就冤死我,你说是吗?”
顾二飘 说:

求评论求收藏~挥小手绢。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