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0章 我更缺钱

作者:墨酒  |  更新时间:2019/6/12 14:33:32  |  字数:2198字
    不等凤小六动作,太子殿下就已经带着群臣众僧走到了张氏身边。

    “老爷,是这个贱婢,是她要害咱们的笙儿,她为了六小姐,要害死咱们的笙儿了。”

    张氏抬头看向太子身后的凤河晏,话语铮铮,如刀剑一般,裹挟着噬骨恨意。

    众人看向凤河晏,他神色淡淡,好似和自己无关一般。

    “凤卿,事关你的两个女儿,这件事,你怎么看?”太子殿下忍不住开口,说完后还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不远处的凤小六一眼。

    “太子殿下,是不是事关两个女儿,这只是一面之词。”凤河晏开口,却没有袒护凤宝笙。

    张氏吃惊地看向凤河晏,眼底全是难以置信,太子都问了,这个时候,只要他说是凤小六的责任,那凤宝笙就能保全,可是他竟然……

    “凤河晏,你……”张氏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伤怀。

    凤河晏却仿若未闻,已然淡漠地站在太子身后,仿若这件事和他无关一般。

    凤小六没心思研究自家便宜爹的心思,她现在就想把身上的锅甩出去,毁了她清誉也就罢了,竟然还往她身上泼脏水?她就那么好欺负。

    “师父,有人欺负你徒儿。”

    凤小六转身的时候见小和尚含笑看着自己,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嗯。”

    “你什么意思?”

    “知道有人欺负你呀。”

    凤小六无语地看着眼前言笑晏晏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觉该为我撑腰吗?”

    “这点事你自己都搞不定的话,以后对外,别说是我徒弟,丢人。”

    凤小六话落,小和尚就开口,缓缓言道。

    凤小六瞪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是个靠不住的。

    凤小六缓缓走到刘嬷嬷面前,蹲下身,伸手,摸向她被打肿的脸,一边看,一边啧啧出声。

    “小姐,你别心疼我,这都是我该为您做的。”刘嬷嬷见凤小六靠近自己,心底已是暗喜,抓着她的手,着急说道。

    “刘嬷嬷,散布太子和我流言的真的是你?”凤小六反握住刘嬷嬷的手,一连感动地问道。

    “小姐,你马上及笈了,婚事还没有着落,我是没有办法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没想败坏太子清誉,我就想能让太子娶你,我……”

    “嬷嬷的意思,这件事真的是你干的?”再次问出口,凤小六眼底痛惜之外,全是震惊。

    “是,是我,是我一时糊涂,我……”

    “刘嬷嬷,您真是心疼我,为我好吗?”

    “六小姐,你是我养大的孩子,我自然最疼你的,为了你,别说是传什么流言,就是让老奴死,老奴都无怨无悔的。”

    刘嬷嬷欣喜于凤小六的态度,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忠心。

    “嬷嬷连死都不怕了,当年,为什么连陪我来灼梅庵为亡母祈福都做不到?我记得嬷嬷当年说,自己年老体迈,再也伺候不了小姐了,您现在怎么就不顾自己年老,为我的婚事奔波起来?”

    凤小六语速很慢,当年刘嬷嬷对她一个孩子不管不问,现在来卖什么主仆情深,真真是个笑话。

    “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天天都盼着你回去,盼着有朝一日,能再伺候你。”

    之前凤小六的话让刘嬷嬷有些慌神,好在她的话语还有漏洞,表示完自己的悔意之后,刘嬷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些年嬷嬷很惦记你的,你都不知道……”张氏赶紧为刘嬷嬷作证,张氏现在是竭力将他们二人绑在一起。

    “刘嬷嬷,当年我离开之前,就将你的卖身契还给你了,咱们,再无主仆关系,我倒是听说,你为了向凤夫人表忠心,转手就将卖身契献给了凤夫人,为此,凤夫人还赏了你一个玉镯,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你手上这个吧?”

    不卑不亢,不疾不徐,凤小六缓缓说出当年的事情,成功让张氏和刘嬷嬷变了脸。

    “小姐,你这些年苦啊,我是真的可怜你,我……”嬷嬷赶紧解释,却不想话还没说完,凤小六就已经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脸上。

    “本小姐是吏部尚书的嫡女,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可怜我?”

    “既然嬷嬷说我可怜,那在尚书府中,是谁苛待我了?我父亲,还是夫人?”

    嬷嬷诧异地看着凤小六,眼底慌乱,她心中在反复衡量要怎样回答,才能不迁怒夫人,可是在她思忖的时间里,周围已经是议论纷纷。

    长安城中,谁家后宅没点阴私,继夫人虐待前妻嫡女的事情也是有的,只是虐待到连身边的奴才都觉得前妻的嫡女可怜,这张氏的狠毒,可见一斑。

    嬷嬷自然听得到周围的议论,她再也顾不得其他,闭眼说道:“是你花钱收买了我,我缺钱,没办法才听你的话的。”

    “你缺钱?”凤小六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诧异地看向坐在地上,形容狼狈的嬷嬷。

    不等嬷嬷开口,凤小六就叹了口气,说道:“我更缺。”

    “母亲去世后,我被送到灼梅庵为母祈福,来时带了二十两白银,这二十两白银我和我的婢女支撑了三年,后来为了不饿肚子,我和婢女熬夜做绣品卖出去赚口粮,病了没钱请大夫,只好典当我为数不多的首饰,这些年,总共典当了七件,这是最后一件我在凤府带出的首饰。”凤小六说话间已经将头上的簪子取下,没有珠玉的光泽,只是一件随意雕琢的竹钗。

    “这件之所以没典当,是因为当铺嫌弃。“凤小六最后的话,带着淡淡嘲讽,说完之后她看向那嬷嬷,嘴角含笑,只是眼睛,却仿佛淬了毒。

    “嬷嬷呀,我现在穷得就剩下自己的命了,我拿什么收买你?”

    “你手上的镯子,头上的发簪,随意取下一个,就够我半年的伙食。”

    “如果你真可怜我,会不知道我的境遇?会在主子三餐不继的时候自己涂脂抹粉,安享生活?”

    “你这样的奴才,我从没有过,也要不起,所以,劳烦您别拿着我的名号来说事。”

    “六小姐,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是为了你,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嬷嬷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凤小六逼到如此境地,她知道现在相信自己的人已经不多,但是她能做的只剩下咬住凤小六不放,只要她不松口,凤小六势必要惹上一身腥。

    凤小六听着她绝望的喊声,突然抬手,又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

    “嬷嬷,你虽然想攀咬我,却忘了一件事,你的这传言,最大的受害者是我。”
墨酒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