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50章偏袒

作者:江小百  |  更新时间:2019/6/9 9:35:05  |  字数:2009字
    “我早就听说他们不善,却不想到这种地步,你真是得劲,竟然如此大殿都能坦然坦荡起身!”他那小迷妹的表情,取悦了霍清云。霍清云端起茶杯吹了吹,“你说说恶人还需要恶人磨,不善者,你就不能善良的处理!”

    这边俩姑娘聊得开怀,那边的人就可就不好受了,霍清莲母女也坐在霍老爷子后面,处于第二排,看见霍清云那般神气的模样,只觉得心都快气炸了。

    若不是皇帝开了口,霍清莲想起来指责霍清云的无理,不就是顶了个郡主的位子。这都扶上天了,对本家的爷爷都这种态度,若是他日还不把他们都赶了出了将军府。

    “你别做什么傻事,这可是关键时候!”柳悠仙瞧见自己闺女的架势,就知道在生气。不只是她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气,这个女人活的那么惬意,就算是圣上面前也应对自如和君瑶如出一辙,占尽风光。

    “娘!这个贱人如今可以说是风光透顶,圣上也不指责她!”霍清莲不满的嘀咕道。

    皇帝摆明了偏袒这个贱人,真是可恶之极!

    柳悠仙怎么可能看透这里的关系,这是因为霍老爷子当初站错了队,非要坚持太子是正统,这可好,四王爷上了位,这十几年来,可是有他受得。先是贬官,夺了权,再后来夺了世袭位子,就算霍赫也只是个镇国将军,并不在爵位之列。

    “你别管这些有与无,虚与实,只要把之后的节目表演好就行了,她就算是再有本事,这四年一没学琴,二没学舞。在这里拿不出什么上的了台面的东西!”这个柳悠仙说的是真的,之前的霍清云那是真的什么都不会,最多看看书,但是她没想到是,现在的是上茗不是那个一无是处的丫鬟!而且祭天之舞,早在霍清云的记忆里找到了君瑶跳的样子。

    这边宴席一开,歌女优伶一一上台表演,过完场后才是诸家小姐的赐福。

    几家小姐也都陆续的奉上了自己的表演,很快就到了苏家,这苏夫人刚刚虽然三缄其口,但是对霍清云的不屑也是毫不也遮掩的。不过是个没爹娘养的,说话做事没点礼仪章法,真是废了郡主的位子。

    苏家小姐叫苏芊芊,长的是别样标致。出落的亭亭大方,她一出现就献上了一支舞名倾城,应当是准备许久的,舞间湛蓝色的长裙,仿佛碧波万顷时涨时落,又如睡莲平卧如痴如醉。江南的温柔乡里养的最多的就是这样的能歌善舞的女儿家。步步生莲,柔荑无骨。翩翩然,羽化而飞,徐徐然羽雀平展。

    这一舞毕,在坐的不由一个接着一个叫好。这等的舞姿真是人间难得,就连皇帝也不由的夸上几句,以示褒奖。这个苏芊芊也是个胸大无脑的主,看见如此多的人一时都为她喝彩,也有了几分傲气。

    于是在启皇上,“臣女闻君瑶君夫人,曾于齐山,一舞祭天,那时才是风光何等,让南楚也引以为傲,一时间天下女子毫无人敢再穿红裳服。今日见郡主重拾红裳服,又如夫人那般英姿飒爽。不知可得真传,让我等也见识一下!”

    这么一番作死的话说完,霍清云就淡淡的笑了,还真是个无脑的白痴,这天底下没了王权不是,一个一个推着赶着的如此来逼她。

    霍清云起身,不屑的看向苏芊芊。红唇斜勾,白齿银牙里挤出几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倾城舞,一舞倾城,祭天舞,佑泽苍生,苏小姐莫把二者划为一等,拉低了它的层次!”

    苏芊芊听这话气可气的不轻,她自幼习舞,天底下什么样的舞未见过,祭天之舞也不过是摆设罢了,还真以为能有什么天下的安详之术,不过是些骗人的把戏!

    “郡主如此说倾城舞,芊芊也只能自叹不如,所以更想见识一下什么样的舞姿能受神怜爱,降福佑泽!”表面上说自己如何不好,还不是为了逼她就范。

    “祭天以鼓点为乐,不知在场的人可有人会。若有人能奏出初朝曲,本郡主愿意跳这祭天舞!”霍清云这一话毕,人群里也一片骚动,皇帝让手下乐工查,却发现无人会。当年的祭天舞是姜大师离死前的独创,只此一曲,未留曲谱。这天下哪有人作。

    遍寻全场无一人能为之击鼓舞曲,无曲之舞光是欣赏上就失了一半的雅致。

    “这曲子有什么难,把你们一个个急的这般样子,在圣上面前也不觉得丢人!”

    说这话的人一身华贵的紫墨色长袍,迈过门槛,一步一步走了进来,那精雕细刻的容颜让女子都不由羞愧,那样俊美的人,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美好。他发束紫金冠,一支玉凤簪,紫墨劲袍,高冷傲然,浴火金凤绣在胸前,金线穿锦,一朵朵微黄色的华桔花绽在袖口,银纱微笼。

    皓月的眸子可淹没天地,悄挺的鼻梁下抿着一张刀削的薄唇,少年如玉,灼灼其华。可不是别人,正是凤尧卓!

    “回陛下,诸国使节贡品臣以清点完备,交由内务府入库了!”他在堂中拜了一礼,两袖长摆,垂流而下,俊美异常。

    “辛苦爱卿了,刚才听爱卿说可以做初朝曲,以伴祭天舞可是真的!”凤尧卓的实力皇帝是相信的,但是还没曾听说过它会初朝曲。

    “皇上应记得,臣早年随霍将军南征北战,交往亲密,这曲子也是从他那儿学的!”一听这话,皇帝大喜,立即让宫人布鼓,中殿撤席,将空间腾给他们。

    相隔二十年,祭天舞他今日又有幸见到了。

    霍清云红衣漫步到了中场,看像凤尧卓的眸子中夹杂着火药味,这个男人是要跟自己对上了!

    “凤尧卓也只是听说过曲子未见过舞,今日有幸还请郡主指教!”他握住双鼓锤,鼓点的声音慢慢响起,那种狐狸眼里藏着笑意,手上的鼓曲却不曾有乱意。
江小百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