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九章 改道莫寻山

作者:鹤千岁  |  更新时间:2019/4/15 16:36:58  |  字数:2215字
    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怎么也想不起,云乐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了,像是被搅和成一滩,她呆立在原地,痛苦的喘息着。

    那几只魔兽便瞅准这档口,扑了上去。

    一剑破风而来,势如长虹,青光乍现。

    “你发什么愣?”

    微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云乐稍稍捡回神智,看过去,是元落微。

    元落微不愧是金丹修士,长剑承袭长青派的利落,与云乐配合着,几下便剖了两只魔兽的肚皮,剩下几只见势不好便立刻跑了。

    顾清弋受伤极重,云乐不好再追,元落微便也没追,低头去翻看那两只魔兽的尸体,像是在找什么。

    “你怎么样?你先前给我吃的药呢?还有吗?”云乐蹲下,他们的东西全在马车上,现在她身上除了把剑,什么都没带。

    “还魂丹哪有那么好得,我也就得了一瓶。而且我的伤也用不着,不碍事。”顾清弋说着,看向元落微道:“元修士没猜错,是有人操纵的,印记在耳后。”

    “你的仇人?”元落微见到耳后的印记,起身看向顾清弋,眼神已是犀利不少。

    “算吧,不过他应该已经走了。”顾清弋半阖着眼点头。

    “那我就不多管了。”元落微闻言收起了佩剑,想来也是不愿插手他人恩怨,她看了看云乐又说:“我见阙尘言鬼鬼祟祟跟在你们身后,前来探查一下,他在哪儿?”

    云乐指了指他们驾马来的方向道:“顾清弋就是被他所伤,我刺了他一剑,不致命。”

    元落微皱起眉头,目光在顾清弋身上巡梭了一番,她本是不想多管闲事。但是既然是长青派的人不厚道,使了此等暗招,在放人离开之后还追击,那她便不好再作壁上观。

    “此剑招应当是我长青派的‘青山长留’,顾公子经脉已受剑气侵袭,若无还魂丹,恐怕顾公子命不久矣。”元落微顿了顿又说:“但是莫寻山有怪医何如意,此人以起死回生圣手而闻名,据说连只剩一口气的人也能救活过来。你们…可以去碰碰运气。”

    说罢,元落微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葫芦,倒出两粒小药丸递给云乐。

    “暂时能吊住他一口气,剩下的看你能不能说动何如意了。”元落微说完,依旧是不待云乐答复一句,转身就离开。

    “多谢。”云乐知道元落微已经是仁至义尽,朝她的背影喊了一句。

    喊完云乐就立刻转过身去,手拢着药丸就要塞进顾清弋嘴里,手掌磨了他嘴唇好几下,念念叨叨的说:“既然秦年卢钊他们会直接去往越州,那我们就先去一趟莫寻山,把你治好再走。”

    顾清弋没法,只能张口吞下药丸,喘了口气道:“我没事…”

    “那我有事,我旧疾未好,你方才也瞧见了,我头痛欲裂连剑都拿不稳。”云乐张口便扯道。

    顾清弋本想坚持,却又实实在在的看到云乐方才痛苦万分的样子,心想,或许真是旧疾也不可知,去看看总归是好的,日后云乐修炼起来也会顺畅许多。

    “那好,听云姑娘的。”顾清弋还是点头应下。

    他方才分了大部分神魂回去与三十六内殿的人对峙,故而神思倦怠,无暇顾及其他。现在完整的神魂在体内,已经好多了,就是背上的伤口太麻烦,元落微给的药丸还没起作用,稍一动作就是血流如注。

    “你先别动,我…”云乐左看右看,这也没能包扎的布料,于是她只好拿剑划了自己的袖子,草草的绑成长条。

    “你过来点,我给你包上。”云乐凑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顾清弋拉进怀里,细细给他包好。

    顾清弋这一通折腾,本就没气力,给一下按在云乐怀里,退也不得进也不得,闷的脸通红。

    云乐包好后,拉着顾清弋的肩膀退开一点,看见顾清弋两颊绯红,一下子就急了。

    “你怎么脸这么红?发烧了吗?”云乐连忙去摸顾清弋的额头,给顾清弋哭笑不得的拉住手腕。

    “没事,没事。”顾清弋咳嗽两声,又转开话头道:“方才见云姑娘剑身赤红色,云姑娘是修的那家功法?”

    “不知道,脑海里就有的,我也不会别的,下意识就这么练了。”云乐老实道。

    “云姑娘失去过记忆?”顾清弋皱了皱眉。

    云乐思忖着,点点头。

    难道真的是她?

    顾清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云乐,企图从中找到确凿的证据。

    这世间还能造的出赤霞剑光的,唯有她有如此纯正,如同落霞余晖一般灿烂的火红剑光。

    而且她还会画召唤符咒…

    怎么可能这么巧?莫非她真的是…

    “你知道这之中的区别?为何我的剑不是泛着青光?”云乐疑惑的问道。

    “修仙有三条路走,剑修,丹修和器修。”顾清弋回过神来,胡乱的把猜测全都抛之脑后先解答了起来。

    “云姑娘走的就是剑修之路,剑修步入筑基,丹田成府,灵气已经按照功法运行凝练成灵力。不同的功法会凝出不同的剑气,此中赤色剑光最为上乘。”顾清弋顿了顿又道:“如今能凝出赤色剑光的剑修不多了,此种功法霸道且极度考验心性,大部分剑修都达不到这要求,云姑娘资质平凡但胜在心性极佳,不会有事的,且放宽心。”

    “方才阙尘言说了青玉坛,青玉坛的修士都修这种功法吗?”云乐道。

    只见顾清弋难得的露出轻蔑的神情,他嗤笑了一声道:“偷来的罢了。”

    “哦,你饿吗?”云乐不知道顾清弋为何如此神情,只是稍微放松下来,那饥饿就卷土重来。

    两人刚刚夺路狂奔,现在日头微微西斜,看样子已经过了半个多时辰,该是吃饭的时候了。

    “一里外有溪水声,可能会有河鱼,去哪里看看吧。”顾清弋纷乱的思绪瞬间平静下来,笑道。

    “那我背你走,上来。”云乐把剑收回剑鞘,别在腰间,蹲下身去朝顾清弋说道。

    “我能走…”顾清弋连忙摆手,撑着树干站起来。

    “上次说好的,你受伤就换我照顾你。”云乐回头,执拗说着,大有你不上来我就不走了的意思。

    顾清弋迟迟不动作,云乐便说道:“要不我打横抱你也行,灵力应该能撑到…”

    “别!”顾清弋想了想那画面,实在是难以接受,于是只好俯身趴到云乐背上。

    此生第二次被女人背,顾清弋恨不能闭了五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偏生云乐还安慰他道:“一点儿也不重,没事儿,我还能背你跑一阵…”

    “………”
鹤千岁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