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七章一箭双雕

作者:公子如斐  |  更新时间:2019/4/15 22:14:12  |  字数:3110字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颜珺独自一人朝村口走去,颜老头和颜大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

    颜珺低眉顺眼的走到他们面前,那天盛气凌人的气势完全没了,似害怕,怯懦懦看着他们爷俩,小声开口:“祖父,银子你带了吗?”

    颜老头自然没给她好脸色,狠狠地瞪了一眼,不客气的扯着她的衣袖:“把你那五两银子拿出来!”

    颜珺将哭不哭,眼泪含在眼圈,唯唯诺诺的将荷包递了过去。

    颜老头二话不说,一把扯过去打开,里面果然放着五两银子。

    颜珺抿着唇,死死的盯着他,半晌才鼓足勇气,伸手道:“银子给你!荷包给我!”

    颜老头冷哼一声,将他自己的十五两银子也放在了荷包里,重新揣回怀里:“荷包给我装银子,你还有钱吗?要荷包干什么?”

    颜珺有意无意的瞄了他一眼,而后默不作声的跟在他们身后,往华岩城走去。

    晨起道路两旁的露珠还未被吹散,挂在草尖儿,阳光一晃,刺得人睁不开眼。

    颜珺远远跟着,一路留意着路边的草丛,在一处放慢了脚步。

    那处青草明显被人踩踏过,颜珺嘴角微扬,看来何二没让她失望,果然是来了。

    她这边正想着,前方一声暴喝,一群人跳出来挡住颜老头和颜大去路。

    这伙儿人个个膀大腰圆,手里拿着家伙,都用布巾蒙着脸,看不清样貌。

    用脚后跟想,颜老头也知道自己这是遇上了山贼土匪。

    要是放在平时,颜老头也不会如此心慌,两个爷们要钱没钱,要色没色,充其量被骂几句,踢上几脚就算过去了。

    可今日却不同,颜老头感觉怀里揣着的二十两现银好像活蹦乱跳的,忍不住想要伸手将其捂住。

    蒙面人将砍刀举到颜老头鼻子前,恶狠狠道:“打劫!把银子都拿出来!”

    颜老头本就心慌怀里的银子,被他这么一吼,双腿抖成了面条,顺势跪了下去,双手死死的捂住心口,哭着求饶:“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们平头百姓,哪有银子啊!没有银子啊!”

    这二十两银子可是颜家的大半家当,无论如何也得护住!

    颜大虽然没跪下,可也比他爹强不到哪去,哆哆嗦嗦的站在一旁,低着头,偷偷瞄着面前的土匪……

    颜珺悄眯眯的走到颜大身后,偷偷的等待时机,将早就准备好的荷包拿出来攥在手里。这个荷包和刚刚被颜老头拿去的那个花纹相同。

    荷包里她事先放了好些石块,鼓鼓的一包。

    颜老头哭唧唧的不停求饶,将拦路的土匪哭的烦了,也不再听他磨蹭,示意两个小弟上去搜身。

    见要搜身,颜大也急了,上去死死护住颜老头,而颜珺趁乱也贴了上去。

    爷孙三人,哭哭啼啼的抱成一团,另外两个土匪在一旁拼命拉扯。

    哭着哭着,颜珺看准时机,趁乱将手伸进了颜老头怀里,将两个一样的荷包给调换过来。

    颜老头早都被吓得魂不附体,跟本没有注意颜珺的小动作。

    掉包银子得手,颜珺一个趔趄,假装被推到在地,哭哭啼啼的坐在一旁不敢再上前。

    而颜大和颜老头可没有她这样的好运气,两个土匪没有得手,其他几个也上来帮忙。

    一众很快撕打在一起,颜珺一边啼哭,一边偷偷跑开。

    双拳难敌四手,颜老头揣在怀里的荷包很快被抢过去。

    领头的大哥拿着荷包掂了掂,发现份量不轻,立马眼漏精光,正准备打开荷包查看。

    颜珺却不给他机会,大声叫喊:“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

    这伙儿本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绿林强盗,都是何二那群狐朋狗友乔装打扮的。

    上次他们的斤两颜珺已经见识过,这一嗓子喊下去,必定会引得他们恐慌。

    果不其然,那群人吓得立马停了手脚,拿着荷包的大哥吓得立马将银子揣进怀里,对着手下的弟兄吆喝一声:“快走!”

    呼啦啦,几个壮汉又转身钻进了路边的树丛。

    剩下的颜老头和颜大,满身沙土的瘫在地上,颜老头这会儿是真的哭出了眼泪:“完了!全完了!”

    颜大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颜珺大骂:“都是你这个害人精!不仅当了田地,还害得我们被强盗抢去了银子!我今天打死你!”

    颜珺一溜烟跑出好远!虽然语调听上去哭哭啼啼,但眼中却没有半点泪痕:“大伯,快点逃吧,刚才那群土匪被我喊的吓跑了,说不准待会回来杀人灭口呢!”

    颜大不过是个纸老虎,欺软怕硬,被颜珺这么一唬,腿肚子又开始抽筋。

    颜老头气的半天说不出来话,手着地,支吧好几下,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儿啊,先别管那傻子了,我们赶紧离开这儿!”

    爷俩互相扶着,虽然一瘸一拐,但走得可一点不慢,一会儿功夫就跑了好远。

    颜珺被扔在半路,笑呵呵的转身往镇里走。

    进了华岩城,颜珺找了个没人的胡同,抹了自己满脸尘土,头发也尽数打乱。

    急匆匆直奔县衙门口,抄起鼓捶,将鸣冤鼓敲得咚咚响。

    很快有衙役将她带进府衙,跪在大堂的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把今早被抢的事儿,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

    末了,她却把抢劫的凶手也说了出来:“大人,那伙儿劫匪我认得,其中一个就是邻村的何二,他走路猫着腰,一瘸一拐的我认得!大人您明察秋毫,断案如神,请您一定要替民女做主啊!”

    此时何二和他的朋友的确聚集在家里,不过各个都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怕被人发现身份,这群人一路未敢停歇,一口气跑到了何二家中,才把荷包打开。

    结果一看荷包里东西,众人全都傻了眼,荷包里装的全是石头,将底儿都翻了过来,也没见半点儿银子。

    大哥气的哇哇直叫,将荷包摔在了何二脸上:“蠢货!我们被那爷俩给骗了!”

    何二好像得了鸡瘟的公鸡,蔫头耷拉膀,一声不敢吭。

    大哥气不过:“他奶奶的!敢耍老子!今天晚上带上家伙!我们去把那个小娘们绑了,卖勾栏院去!总不能白忙活一通儿!”

    众人纷纷附和,这时何二家的破木门却被人大力踹开,一群衙役右手提刀,左手拿着铁链,冲进屋内。

    看到屋内的人,问都不问,直接将他们连着串的绑了起来。

    并未费劲翻找,直接在何二脚下发现了颜珺所说装银子的荷包。

    人赃并获,衙役扯着铁链将他们通通赶上了囚车。

    任由他们一路哀号辩解,衙役跟没听见一样,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

    衙役扯着何二,拿着荷包,让其跪在大堂前,由颜珺指认。

    颜珺一见了何二,吓的浑身发抖,话还没出口,眼泪先流了下来,哽咽半天,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大人,就是这个人!他抢走了我祖父的银子,还将我大伯和祖父打伤卧床!”

    “大人!她胡说,我根本没抢她银子,那荷包里装得是一包石头!我们一文钱也没抢到!”何二梗着脖子,目眦欲裂,恨不得将颜珺生吞活剥了。

    而颜珺也很配合的做出惧怕的样子,打了个激灵儿连话都说不清楚:“大人,那荷包里装的明明就是银子,我亲眼看见祖父放在里边的!”

    说完又抹了抹眼泪,跪在地上,嘤嘤嘤……哭了起来。

    大人坐在堂上,板着脸,沉声喝问:“何二,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那你倒是说说,颜家人故意拿石头当银子引你们抢劫目的是什么?难不成皮紧了,想挨打不成?”

    何二被问得哑口无言,他哪里说得明白原由。

    颜珺见何二不言语,就在一旁添油加醋:“大人,会不会是有人见钱眼开,不想退还银子,故意如此说……”

    大人坐在堂上,虽然未曾理会颜珺的话,却在心里默默认同,做了十几年的知县,这种事情见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

    好些犯人知道罪责难逃,就将赃款脏物藏起来拒不归还,留着离开大牢以后再偷偷拿出来。

    不过面对这种守财奴,知县一般都不去理会,又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他又公务繁忙,根本不会去费劲做什么刑讯逼供,只能让原告自认倒霉。

    指认罪犯的事结束以后,颜珺功成身退,离开了县衙,拿着那个空荷包,哼着小曲去了沿河村颜家。

    颜老头今早又气又惊吓过度,这会儿已经卧床不起,颜家所有人都没了精神,臊眉耷眼的围在颜老头床边。

    颜珺进门,对颜家的低气压视而不见,把那个空荷包放在了床头,把今天发生在县衙的跟着颜家人复述了一遍,末了拍了拍空荷包,语重心长的嘱托道:“大家不要难过了,银子是没有办法追回啦,等我们攒够了,再去把那两晌地赎回来把。”

    颜珺这番话不说还好,说完颜老头简直要将她吃了一般,赔了夫人又折兵,两晌地没有要回来,反而又搭进去了十五两银子。

    颜珺也知道自己不受欢迎,该说的话说完了,她便撒腿开溜。

    远远的还没到家,就听见安家院子里吵吵闹闹的围了好些人,不由得加快脚步,急着上前去看个究竟……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