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六章 狱卒之意

作者:画凝冰魄  |  更新时间:2019/5/15 12:38:41  |  字数:2041字
    “郭姐姐,你还好吗?”

    “还不错。”云止雨故作淡定道。

    “呵呵呵。”童浅诺捂嘴一笑,似是不信:“被关在这种地方,姐姐怎么会好,我本也以为那叶长歌是个好姑娘,却没想到,她居然污蔑姐姐,都怪我,信错好人,您放心,我一定会想法子救你。”

    她说得动人,提着一个木质食盒过来,打开一看,则是几盘肉片和一壶酒。

    童浅诺将东西给了狱卒,开了牢门放在云止雨脚下。

    一顿饱饭也没吃过的云止雨见到了这些饭菜,却是并未露出半点悦色。

    “我听说你和叶家走得很近,你一边又想得到六眼婆婆她们的信任,恐怕,你的心思并不单纯吧,你到底要做什么?”

    童浅诺露出一丝诡异的意,淡然得看着云止雨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你答应我的事,做不到,何必说这些,反正你也已经出不去了。”

    “血染谷已经将我放弃,我如何帮你?你若是能救我出去,也许我还能帮你联系上谷主。”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说要帮我?”童浅诺不明白她是出自真心,还是太过愚蠢。

    “你之前和我说,你不想嫁给茗王,我相信,但是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为叶长歌的算计,你真的不帮我吗?”

    “我都承认了我和叶家的关系,你还信我?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童浅诺微微摇了摇头,她做怂恿叶长歌诬陷郭溪儿,只是想借郭溪儿之手除掉叶长歌,从而打压叶家,如此一来,茗王的势力也能有所减少。

    没想到啊,血染谷利用的这个人,真是一个废物,连叶长歌都对付不了,现在血染谷将她放弃,她童浅诺还不如靠自己呢。

    “你可以认为我天真,你不帮我便罢,我自有法子出生天。”云止雨胸有成竹道。

    “好吧,我去盯着叶长歌那边,你如果有本事,我便也愿意顺水推舟。”

    童浅诺轻飘飘得应下,便离开了。

    看这样子也并没有要帮云止雨摆脱嫌疑的意思。

    曾以为所有人都会帮她,可在她危难的时候谁也没有站出来,鬼面也没有了踪影,六眼婆婆那儿就更不用说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御久昕,她救过他,也许他为了救命之恩,能帮她洗脱嫌疑也说不定。

    不过要想传信,也只好……

    看着桌边大口喝酒的狱卒头目和一帮手下正在说话,云止雨假装口渴得舔了舔嘴唇。

    “那几位大人,能不能赏我一点酒喝啊?”

    狱卒头目居蛮昨日被这个女人一顿辱骂,正在气头上,于是他端着碗走到云止雨面前,将酒水放到她眼下。

    “想喝?求大爷我,大爷就给你喝怎么样?”

    手底下一帮狱卒开始打趣:“不如让这小妞陪我们哥几个喝酒算了。”

    云止雨委屈得将细手捂在鼻下:“大人您行行好,我不过是个弱女子,这几日的折腾让奴家身子骨都受不了了,送来的脏水叫人怎么下得去口嘛,求你了大人,您要是给我喝一口酒,我什么都答应你。”

    “是吗?那你给我们跳个舞怎么样啊?”居蛮将酒送到了牢房里面,云止雨一拿到酒便仰头喝下。

    一壶酒下肚,云止雨的脸已红透,摆弄着身姿,几个狱卒还没见过女人喝醉了之后的媚色,连连大笑。

    索性开了牢门让云止雨跳起了舞,狱卒们知道三日后这个美人就会行刑,心下还感到惋惜。

    舞罢,云止雨见居蛮正兴致颇高,便请求道:“可否请大人给小女子传个信?”

    “听说你不过一介平民,哪儿还用得着给人传信?”

    “小女子无依无靠,家中只有一位兄长还惦记着,所以我只想给兄长寄一封家书,待我走了,也好让他有个念头,只怕这辈子也在也见不到兄长了……”

    云止雨捂面哭泣,彻底发挥了郭溪儿容貌上的优势,这般柔弱无骨的女子,怎能不叫人堪怜。

    “其实我是冤枉的,只要让兄长帮我洗清冤屈,我一定能活下去的……呜呜,求你了大人。”

    居蛮见她哭得伤心,也于心不忍,不过他可不做无本的买卖。

    “反正你也快死了,不如让大爷的哥哥救你,以后就从了大爷我好了,你放心,我哥哥和王爷是一个派的,如果你真的清白,一定能出的去。”

    “真的?”云止雨低头害羞道:“谢谢大人,不知大人可知小女子的衣裳现在何处?”

    “知道。”她要衣裳做什么?这里是不许犯人接触之前身上的衣物的。

    “我的腰带上有一个荷包,绣的是花开两蒂,原本是要送给未来夫婿的,如今大人垂怜小女子,小女子想着出去后一辈子跟着大人,还请大人收下。”

    那荷包是李雪琴学刺绣时送的,这花开并蒂,还真是好兆头。

    居蛮还是头一次被一个美人表白,还送他荷包?顿时心痒痒,。

    “好,好啊!美人放心,哥哥一定帮你。”

    他告诉云止雨他是居家次子居蛮,其兄长在朝廷当差,因为他较为懒惰,所以才被送入王府地牢做狱卒,不仅轻松又能捞到油水。

    居蛮有些不解,这御府里怎么会有云止雨兄长?还让他送到御久昕手上。

    云止雨解释道兄长在御大人身边当差,兄长现在外出了,送到御久昕手上便是,那居蛮又打开信件瞧了瞧,这才放下戒心。

    御府上,御久昕收到信件之后,看着那几行小字,眉头一皱。

    “哥哥与我别离许久,却未料妹妹已经被人构陷入狱,你在御府当差又怎不来看我?哥哥好狠的心肠,如果哥哥还有一丝良知,请将此事告诉御大人,请他为我做主。”

    “……”他也想救她出来,奈何这件事碰上了叶侧妃,王爷是怎么也不会伤害她的。

    不过他一定可以想办法救她的。

    御久昕将请香主的宴会上那些舞者抓住询问,得知是乔夫人送了香料过来,不过里面加了许多麝香的事只有那位“香主”一人知道,现在“香主”已经被处斩了。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