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006章 纨绔公子苏子羽

作者:色逃苏  |  更新时间:2019/3/15 12:50:14  |  字数:3049字
    苏不悔自我感觉良好。

    在镜子前转了两圈。步摇轻晃,广袖翩翩,长裙曳动,连自己都觉得美丽不可方物。

    伶儿不失时宜的再一次来个大煞风景的把戏。

    苦着脸,唉声叹气道:“小姐,你若是能够长点肉就好了,也不至于如此的弱不禁风,不受人待见。

    哎,长到了十七岁,也得不到哪位公子青睐,更没有婆家上门来提亲。”

    此话像一盆冷水,立马把苏不悔自觉良好的火焰给扑灭了。

    她又再回复郁闷状态。

    哎,真真是生不逢时。

    不能够与时俱进,不是她的错,是上帝他老人家的错。

    她这个超级倒霉蛋外加衰神二代,申冤无门,唯有忍气吞声委屈求全放宽心态接受事实。

    苏不悔还没出门,莫二娘就到桂院来。

    看到紫月与兰心,也不好明说话。

    她不安搓着双手,吞吞吐吐道:“不悔,到了宫中,记得替我问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

    你是知书达理之人,到了宫中,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事,你也是懂得。

    这是为我们越国侯府着想是不是?”

    苏不悔明白莫二娘的意思。不是就担心她向太后和皇后告状,说她对她下毒之事么?

    苏不悔笑了笑道:“知道了,继娘。”

    莫二娘道:“知道就好。”还是不放心,顿了顿又再道:“一家子么,有难共当,有福共亨,——这话,是你说的。你千万不可忘记。”

    苏不悔又再笑了笑:“是,继娘。”

    说话间,苏不悔已打扮好了。

    她妆容精致,环佩叮当,幽香袭人。和伶儿跟着紫月与兰心,款款步出越国侯府。

    初冬的阳光,有说不出的明媚。

    晒在人身上来,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苏不悔刚要上马车,远远看到大哥苏子羽自外面回来。

    十八九岁的年龄,衣饰华贵,缎袍皮靴。但长相,却是有点强差人意。

    整个人看着就是幅抽象画:拔子脸,额窄腮尖,配上一双肿眼泡,还有充满戾气的眉骨。

    尽管勾不上歪瓜裂枣,但与“清秀”两字相差甚远,那是相貌随了爹爹苏昊天的缘故。

    还好他的身材不错。

    牛高马大,四肢发达。

    尽管穿着袍子,衣服一层套一层,但苏不悔还是透过他的衣裳能够想像得出来,他有厚实胸肌,以及结实饱满上翘的臀。

    最吸人眼球的,是他身上配带的浑圆饱满珍珠,晶莹艳美的红绿宝石,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此时他手中提着一只细竹吊铜钩的鸟笼子。

    里面关着两只体态优美色相可人的黄鹂,在众小厮守前呼后拥中,大摇大摆走过来。

    走到苏不悔跟前,瞅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紫月与兰心。抬起下巴来问:“二妹要到宫中去?”

    “嗯。”苏不悔点点头。

    苏子羽把头朝她凑了近去。

    谗着脸嬉笑道:“二妹待会儿见到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在她们跟前帮我美言美言几句。

    如果见着皇上,也定要记得夸夸我的好。二妹,你可要记得了。”

    苏子羽人不坏,只是不务正业。

    没有爹爹管教,莫二娘又管不着他,他的生母梅姨娘又说不上话。

    因此养成无法无天做事张扬的纨绔公子哥儿秉性。

    不爱念书,讨厌习武。

    整日游手好闲,花天酒地,斗鸡走马,打架闹事。

    除了没跟莫二娘和苏可熙这对刻薄母女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共同排斥苏不悔与苏不悔为敌之外,苏不悔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优点值得她为他美言的。

    不过苏不悔没拒绝他。

    回答得挺爽快:“知道了大哥。”

    先答应下来。做不到顶多是诚信问题,又不犯法不会被抓去坐牢。

    苏子羽眉开眼笑。

    摇头晃脑道:“还是二妹好,明事理。放眼整个越国侯府,就数二妹最知书达理了。”

    苏不悔心虚,朝他笑笑。

    然后在伶儿的搀扶下上了一辆奢华的翠盖珠缨八宝车。

    车厢极是富丽堂皇。

    大红的地毡上织着富贵吉祥牡丹图案,踩上去软绵绵,很舒服的感觉。

    车厢两旁绘着各种花鸟为背景,一股特制的熏香味儿,幽幽地散发着。

    苏不悔自车厢小窗口向外看去。

    宽窄不一的巷弄,纵横交错。

    街道蜿蜒伸展,首尾不能相望,街深莫测。

    路面是清一色的褐红色麻石板,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店铺叠致有序,砖木结构,粉墙黛瓦。

    各种字号旗帜迎风飘扬。

    茶坊、酒肆、脚店、肉铺、点心铺、客栈、庙宇、公廨……百肆杂陈。

    行人川流不息。

    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形形色色的交通工具,轿子,骆驼,牛车,人力车……样样俱全。

    整个大街小巷喧嚣而嘈杂着。

    苏不悔挺得自己还没倒霉到家。

    至少没穿越到吃生肉穿树皮住山洞的原始社会,而是穿越到这个民风开放程度不比唐宋朝逊色的北旭王朝。

    经济繁荣,社会富足。

    女性的社会地位较高。

    男女关系松弛,贞操观念宽泛,满大街都是抛头露面且不用裹小脚的女子。

    幸哉!

    真真幸哉也!

    马车路过一家叫“文宝斋”的字画店。苏不悔脑洞忽地大开。说不定,她能够淘到一些名家字画。

    像书圣王羲之的书法,画圣吴道子人物画,还有米芾的书画,唐寅的山水人物画等等诸如此类的。

    于是苏不悔叫了声:“车夫,请停一下。”

    马车停了下来。

    紫月兰心面面相觑。紫月不解问:“二小姐,怎么啦?”

    苏不悔嘻嘻笑道:“天色尚早,也不急着进宫。既然到了字画店,我想进去看看。

    若是看到喜欢的字画,不妨买几幅作礼物送给姐姐,让她在房里挂着也是好的。”

    不等紫月兰心发表言论,她立马拉开马车帘子,不由分说跳了下去。

    伶儿后知后觉。此时才反应过来,急急的叫了声“小姐小姐”,也跟着苏不悔跳下马车。

    紫月兰心想不到苏不悔有这一着,目瞪口呆。

    坐在马车厢内凌乱。

    苏不悔暗中窃笑。孙子兵法始计中有云: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嘿嘿,运用此计对付两个小宫婢,效果不错。

    尚佳!尚佳也!

    “文宝斋”字画店铺内有不少字画。

    画有山水、人物、花鸟、虫草、走兽;字有柳体、颜体、欧体、魏体、赵体。

    也有不少是画中配诗词,诗词中配画,款赋,书法篆。

    苏不悔眼花缭乱。

    横扫了一下。字画虽多,都是些不见经传,闻所未闻的作者。想要淘名家字画,看来是异想天开。

    不禁有些失望。

    目光无意中扫落到架子上。

    上面摆着一把丝织绢素的纨扇,上面画着一只雄狼。

    站在悬崖的一角,把头高高昂起,神态坚定,耳朵直立向前,两只眼睛里发出幽幽的光,对着圆盘般的月亮鸣叫。

    狼的黑色毛发清晰可见,栩栩如生。

    形神兼备。

    苏不悔眼睛一亮,顿时走过去,将纨扇取下,看着扇子中的狼,爱不释手。

    “掌柜——”她扬声:“这纨扇多少钱?”

    一位三十岁左右男子笑容可掬走过来:“小姐喜欢这纨扇?一口价,二十两银子,多一文不要,少一文也不行。”

    二十两银子在北旭王朝是什么概念?

    苏不悔并不懂。

    只晓得,大管家吴三前两天从外面买了两位干粗活的小丫鬟,花了九两银子。

    莫二娘骂吴三,说他买贵了,应该给八两银子才是,白白多花一两银子。

    这纨扇的价钱,能够买五个小丫鬟。

    贵是贵了些,但因为是真心喜欢,苏不悔还是决意任性一把。因而转头,问伶儿:“可否带有银两出来?”

    伶儿一脸窘,摇头。

    也是。她们的目的地是奔皇宫而去,皇宫里又不是大卖场,谁会这么傻不拉叽的身上带银两?

    可苏不悔实在是喜欢这纨扇,舍不得放下。

    低头看腰间的玉佩。

    细腻白如截脂的上佳羊脂白玉,回字形状,中间空心的小四方形,穿着两个龙眼大小般色彩殷红如血的玉珠子。

    苏不悔略一沉呤。

    欲伸手要将玉佩解下来。

    “小姐不可!”伶儿也聪明,知道她此举的用意。连忙出声阻止:“这是夫人留给小姐的遗物,万万不能当了去。”

    好吧,除了玉佩,苏不悔身上还有其它首饰可当。

    耳坠上挂着的珍珠耳环,成色不错,不晓得值不值二十两银子。

    苏不悔刚想取下,忽地看到掌柜脸上堆了笑,神情极是恭谨,点头哈腰道:“四公子——”

    苏不悔一愣,回头看。

    原来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走近来一位年轻公子。

    瘦高的个,宽肩,细腰,长腿。

    一双细长的眼睛清秀而冷寂,透着一股销骨的寂寞,气质孤清,带着淡淡的颓废味道。

    他的鼻子极挺,嘴唇很薄。

    论卖相,也能称为人中上品。

    他无视启齿掀眉满脸谄媚的掌柜,抬眼望向苏不悔。

    “苏二小姐——”他唇角微微上扬,神情颇有些淡漠,他道:“你喜欢这纨扇?”

    显然,他认得她。
色逃苏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