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五章 错嫁中山狼2

作者:爱吃馒头  |  更新时间:2019/4/15 20:18:56  |  字数:3373字
    这本书的作者似乎十分喜欢描写人性之恶,张子坤的后续操作,书中描写的十分详细。

    温长笙的消失,张子坤对外的说法是她带着一众下人去乡下庄子里查账的时候遇到了山匪,被人劫持,尸骨无存。

    温长笙的母亲在得知女儿死亡的消息之后,稍加思考就把矛头对准了张子坤和温子冉。

    她明面上没有动作,一脸相信了的样子,但是暗地里却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来调查整件事的真相。

    就在整件事情稍稍有了一点眉目,真相就快要解开的时候,温母喝了一碗外孙女亲手炖的木瓜雪梨羹,随后七孔流血,暴毙而亡。

    就此,温家一门,彻底没落,真相是什么,也再没有人追查下去。

    温母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小心翼翼的避开张子坤的衣食器皿,却还是着了自己外孙女的道。

    这也不怪她,任她想破脑袋都不会猜到,温长笙的这一对子女,从一开始就被人李代桃僵,早就不是他们温家的种了。

    原主温长笙当时难产,只生下了一个孩子,生下来就被温子冉找机会换了出去,将这对龙凤胎换了进来。现在这对双生龙凤胎,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温子冉和张子坤生下来的野种。

    那对野种在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世之后,就沦为了张子坤的帮凶,两个人知道温长笙的母亲一旦知道所有真相之后,自己的身世也会马上曝光,随即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的干干净净,于是一边装扮成孝顺的模样,一边动手对自己喊了十几年的外祖母痛下杀手。

    而原主亲生的那个孩子,在温子冉拿到手之后,就转手扔掉了,至今下落不不明,生死不知。

    温母一死,其实李朝上下的有心人隐约总是猜到了一些事情的真相,但是张子坤表面功夫做的极好,对外宣称自己只有原配生下的这一对子女,并且隔几年还装模作样的写两首悼念亡妻的诗赋出来,表达自己的深情。

    温子冉也再未生下过一儿半女,对内对外,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演着。

    因为温子冉进门的时间太过凑巧,不知真相的路人看上去,还真像是张子坤害怕亡妻的孩子得不到好的照顾才娶了如今的这个夫人进门。

    一瞬间真真假假,竟也没有人能真的看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也就真的相信张子坤是一个情深不渝的男人来。

    甚至两人百年之后,身死神灭,都还有人做这两个人百年好合的千古佳话的戏本子传唱。和千古佳话相比,原主温长笙一家真正的死因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没有人在意。

    管理员温长笙叹息了一声。

    张子坤、温子冉、外加那两个原主养了整整十年的孩子。从上到下,全都是趴在原主温长笙一家身上的蚂蟥,他们吸干了温家人的血液,吃光了他们的肉,甚至吸尽了他们的骨髓,最后竟然还落了一个圣贤的好名声。

    真是天大的笑话。

    原主最后的愿望:希望张子坤一家生不如死断子绝孙。阻止温父温母的死亡,帮助他们颐养天年,找到原主丢失在外的孩子,活着就好好教育,给他平稳一生。若是死了,就立个衣冠冢,葬在温家墓地里,死后给供个香火。

    温长笙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天道不公,那么就让她来讨要这个公平吧。

    …………

    其实歪头想了想,原主和她那两个便宜儿女,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对付。

    原主是个十分质朴的人,尽管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缺过金银,但是家庭教育一直都是认真踏实,不奢靡浪费。

    这两个孩子却恰恰相反,从小就惫懒成性,惹是生非。

    今天原主被气的昏倒,就是因为她那个假儿子,在学堂跟着张家那边的堂兄翻墙去了青楼喝花酒,小小年纪一掷千金。竟然给她领了个做青楼妓.女的‘儿媳妇’回来。

    那小祖宗今年也不过十二三的年纪,原主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气晕了过去。结果再次醒过来,这具身体的芯就换了人。

    书中记载原主为了不让自己儿子被带坏,醒了之后就把那个妓.女远远的发卖了,从此以后那个便宜儿子就在心底深深的怨恨上了她,到处给她使绊子,看她不顺眼,甚至在原主被弄死那天远远的看见了被绑走呼喊救命的原主,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低头回屋安心读书。

    如今……

    温长笙歪嘴一笑,原主为了把这两个孩子教育好可是煞费苦心,如今却是全都不必了。

    人性天定,那小畜生既然喜欢不走正路,她也不耐烦把他教育成人。

    温长笙立即喊了人进来沐浴更衣,放下话去,将小少爷带回来的‘儿媳妇’好好照顾,安排个厢房住进去,并且择日安排两个人成亲。

    看着听见这个消息的小丫鬟一脸吃惊的望着她的脸,温长笙笑出了声。

    这人,学好不容易,学坏可快着呢。小畜生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往歪路走,她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着他,看他到底能走成个什么样子。

    ………………

    一直到温长笙沐浴更衣,重新梳好了头发,原主的一对儿女才姗姗来迟的过来慰问她这个冒牌的母亲。

    “母亲,你……你好些了吗?”说话的是张修杰,原主的便宜儿子。

    他一向有几分纨绔气质,但是看见温长笙也还是弱了几分。李朝以孝治天下,要是今天他当真把温长笙气出个好歹来,他今后也别想在李朝的官场上立足了。

    他身边的小女孩一派天真的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来面对温长笙“母亲你不要理他,哥哥这样不知道好歹,竟然把您都气的生病了,咱们以后都不理他,让他自己一个人过吧。”

    声音娇俏可爱,让人生不起半分的气。被她数落的张修杰本来十分难相处,如今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少女冲着少年做了个鬼脸,转头三两步的坐到了温长笙的身边,伸出手掌在温长笙的背心处上下拍动。

    “慕晚给您顺顺气,为了这点小事气坏了自己可不值当得。”这是张慕晚,一碗雪梨就断送了原主母亲的那个便宜女儿。

    在原主的记忆里面可没有这样的一幕,这两个孩子,一直到原主将那个妓.院买来的姑娘发卖了,都一直没有露过面,只是比以往更加沉默了而已。温长笙猜测估计刚才自己的话他们已经知道了,才来和自己这个母亲专门来套近乎。

    温长笙歪头想了想两个人这一唱一和的表现,假意表现的十分认同一样的点了点头。

    “是啊,不过一点小事,不值当的伤了我们母子的情分,先前母亲也有不对,母亲太过着急了,总是害怕你被坏人带坏了……”

    张修杰一听这话,双眼瞬间就亮了起来。

    “母亲……”

    “你和那个姑娘的事情,我准了,你年纪也不小了,看人也有自己的标准,我确实不能总是用老眼光来看你的每一个决定了。”

    张修杰抖了抖衣袍下摆,干脆利落的就给温长笙跪了下来。

    “我就知道,您最好了,您一定是理解我的,您不知道念念和一般的青楼女子不一样,她对我是一片真心,我今生已决定非她不娶了。”

    原来那个女子叫做‘念念’啊……

    温长笙脸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保持着微笑,见一面就有的那种真心,也不知道能有几分真……

    温长笙历来就觉得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就是见色起意的另一个代名词而已。

    她并不点破,就静静的看着自己那个便宜儿子在一旁剖析自己的一腔真心。

    可是并不长久,没有三两句,张修杰就告辞出门寻找他的心灵伴侣念念姑娘去了。

    温长笙刚刚打算清静一下,身旁的张慕晚又开始撒娇一样的晃悠上了她的袖子。

    “母亲你也太偏心了,怎么哥哥要做什么您都立刻同意呀?女儿要什么,您就从来不当一回事~”

    说着话,嘴巴就嘟了起来。

    这两个孩子随了张子坤和温子冉的面相,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但是五官已经能看得出来的好看的过分了。被这样一个娇俏的少女拽着撒娇,一般人可真的抵挡不住。

    可惜温长笙已经见识过他们这一家好看相貌的人的所作所为了,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一点想笑。

    温长笙装作饶有兴趣的样子问她。

    “哦?慕晚有什么想要的呀?母亲平日里竟然都没有看出来?”

    没想到今天的母亲这么好说话,这回换成慕晚的双眼亮了。

    “母亲,我不想学女红了,也不耐烦研究什么账本,就算我以后嫁人会用得上,以后你帮我找个靠谱的人管不行吗?这种事情也不一定非要当家主母自己来做吧……和我交好的那个嘉仪郡主就从来没学过这个,她说她母亲一早就帮她安排了人了……”

    温长笙内心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废话,那是郡主,她就算是个大白痴,只要皇室不倒,也没有人有胆子诓骗她的钱财。她跟你能一样吗?

    类似的话,之前的原主严肃的告诉过这个便宜女儿,可是,现在的温长笙却并不打算告诉她。

    原主的全部身家财产,全都是这个张慕晚套出去交给她爹的,现在的温长笙可不愿意把自己手里有多少金银田地都告诉她。

    上进不容易,不想上进还不容易吗?

    温长笙长臂一挥,准了。

    现在啥玩意都没了她看张子坤还要靠什么来摸清她家里的底。

    送走了便宜儿子和女儿,温长笙找人暗中盯着厢房里面那个念念姑娘的动静,果然不出所料,她那个便宜儿子张修杰年轻气盛,在那个青楼姑娘的有心勾引下,两个人当天晚上就滚做了一起,成就了好事。

    温长笙存心起了坏心,秦楼楚馆出来的姑娘那种技术手段比一般人高超的多,张修杰这刚一开荤就吃这样的大菜,只怕后续,再没有哪家清白人家的姑娘能入得了他的眼了。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