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1章 偷东西

作者:福千千  |  更新时间:2019/3/15 10:21:13  |  字数:3129字
    怪不得她一直疏远自己,甚至在她眼中看到了对自己的害怕,这也太荒唐了些。

    高轩似是看出了于宁的心思,温柔地捏了捏她的肩膀,“别多想,娘只是一时入了魔。”

    于宁心底生出感动,她很庆幸高轩是相信她的,站在她这边的。

    “好说好说。”大仙故作高深。

    “大仙的意思是,再来点儿。”陈氏对高母做出一个给钱的手势。

    “可是大仙,我刚才已经给了钱了。”

    “你想想,这大半夜的,不得要加工费啊。”陈氏抢先替大师发言。

    高母无奈,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玉做戒指,犹犹豫豫地递给她。

    陈氏一把抢过去。

    “大仙,这戒指可是我祖传的,求求你一定要帮我。就算宁儿恢复到先前那疯傻的样子我也认了,千万不能让妖魔鬼怪祸害我们高家,轩儿他还要过去功名呢。”

    “你说的我都知道,咳咳,这是我赐你的。”

    大仙扔出一包纸包住的东西。

    高母忙捡起来,“大师,这是什么?”

    “驱魔散。只要你给那丫头服用,妖魔鬼怪自然就会从她体内离开。”

    “谢谢大仙、谢谢大仙。”高母激动极了。

    “可是这对宁儿的肉身会不会又伤害。”她想起什么似的,转喜为忧。

    “这个嘛,不可避免。服了这药,皮肤会多处溃烂,不过你放心,不会要她性命。”

    “简直恶毒。”于宁吐槽了一句。

    “这......”高母面带难色。

    “这位赤脚大仙,你口中的妖魔鬼怪我本人就在这儿,何不冲着我来。”于宁和高轩已经从树上下来了。

    “这......这......轩儿、宁儿。”

    高轩把母亲拉到一旁,“娘,你糊涂啊。”

    “放肆,还敢对大仙不敬。”陈氏气势嚣张地喊道。

    “看我不收了你。”赤脚大仙决定演戏演到底,转身向于宁扑去。

    说时迟那时快,高轩一个闪现捏住了大仙的手腕。

    “疼疼疼......壮士求求你放过我。”那人一下疼得倒在地上。

    “阿轩你好厉害啊。”于宁惊叹。

    “我只会这一招。”高轩凑到于宁耳边解释。

    事情自然是很快真相大白了,所谓的大仙一下就把所有事交待了出来。包括陈氏怎么找到的他,两人怎么谋划骗高母的钱。

    那陈氏先是否认,之后又哭天抢地直说后悔,于宁懒得理她,只觉得吵闹,逼她把骗的钱都还回来就算完了。

    此时的高母知道真相后呆若木鸡,过了好半天她才缓过来。

    “娘,你没事吧。”于宁面带关切。

    高母转过头,眼中噙泪,“宁儿,娘太糊涂了,娘对不起你啊。”

    “宁儿,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听信陈氏所言,还把你当成什么妖魔鬼怪,都是我的错。”高母喃喃道。

    于宁虽然这段时间受了不少委屈,却也深知高母不是什么恶人,不过是在鬼神的事上愚昧了些。加之自己空间的秘密确实瞒着他人,别人觉得异样也是情有可原的。

    “娘,没关系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计较这些,日后咱们相互信任,好好过日子就好。”

    于宁一番话高母更羞愧了,“宁儿——”

    于宁拍拍高母的背,安慰她。

    高轩见两人重又和好,心中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

    高母情绪不稳定,于宁于是也不多提这件事,免得她受刺激。

    两人扶了高母回到家中,于宁花了好些力气才把人哄睡下。

    “阿宁——”

    “嘘,娘刚睡下,轻一些。”于宁看着刚入睡的高母,提醒道。

    即使是睡着了,高母嘴里还喃喃说着些道歉的话,于宁看得出她是真心愧疚的。

    “阿宁,我真的要谢谢你。”

    高母如此误解于宁,她却依旧对高母尽心尽力,高轩心中甚是感激。

    “娘也是听信了那陈氏的挑拨。”

    事实上,于宁还是心虚的。高轩如此信她,可是她还向他藏着空间的秘密,这不是辜负了他的信任。

    “我相信经过这件事后,娘不会再被人随意糊弄了,至于我,向来是信你的,所以日后的事,你安心就好。”高轩又趁机安慰她。

    “阿轩,我——”

    有那么一瞬间,于宁几乎要把空间的秘密说出口了,高轩对她的信任让她觉得,即使她说了出来,他也会依旧站在她这边。

    可是最终,她的嘴唇动了动,没有继续说下去。

    若是没有真切经历过这种事,连她自己都不信的,怎么要求别人来相信她,估计又会把她当成妖怪吧,到时候可真说不清了。

    “怎么了。”于宁的欲言又止高轩都看在眼里,灯光下他深沉的眸色动了一动,语气依旧不动声色。

    “没什么,我想说夜也深了,我们休息去吧。”于宁故作轻松地转变了话题。

    “好。”高轩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虽知道于宁有自己的秘密,但是他相信她,也不想戳破。于宁现在不想说,日后总有想说的时候。

    翌日清早,于宁被一阵清粥的香气给唤醒了,她下了床,一出门就看见高母忙着在做早饭。

    “阿宁,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一晚过后的高母精神抖擞。

    “娘,我来帮你吧。”

    “不用不用,你和轩儿只管吃就行。”高母笑着对他说。

    见高母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于宁心中甚是安慰。

    待高母做完早饭,一家人围着木桌用餐,在粥菜的热气中偶尔插一些家常闲话,这其乐融融的气氛令三人都安心又欣慰。

    而另一边陈氏的日子可没有那么好过,她找来的那个大仙此刻却缠上了她,要她给医药费。按理说人是高轩打伤的,可大仙自知理亏,而且他也不敢去惹怒高轩,只能去找陈氏这个始作俑者。

    陈氏哪里有什么钱,一家几口吃饱都吃力得很。

    “你要是不给钱,我就把你做的那些龌龊勾当都说出去。”大仙气势嚣张,誓要在陈氏这里拿到钱。

    “别忘了那些事可也有你的一半,信不信我来个鱼死网破!”陈氏气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指着赤脚大仙骂道。

    “随意,你爱说不说,反正我又不住在这儿。”赤脚大仙果然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你你你!”陈氏气是气的,却没有办法。

    “娘,还有吃的没,我快饿死了。”自家不争气的儿子朝她嚷嚷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什么时候给我娶个媳妇儿回来。”陈氏没好气地数落道。

    “那还不是因为咱家穷,没人愿意嫁过来,我看最近那高家都转运了,什么时候咱家也能转运啊。”

    一边是赤脚大仙,一边是自己的儿子,陈氏被逼得烦躁死了,况且提到高家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又一转念,她儿子说得没错,高家确实是转运了。他们家的境况肉眼可见变好了不少,而且高良氏上次给她钱一给就是好几钱,一般人家可拿不出那么多。自己作为高家的亲戚,不捞点好处哪里说得过去。

    “大仙,你在给我两天时间,我保证你的医药费少不了,只要你不把事情说出去,到时候我再加一钱银子的赔偿。”陈氏想到了法子,一下又换了副脸面。只要事情不暴露,一切都好说。

    当天晚上她就付诸行动了,还顺便捎上了人高马大的儿子。

    乡村的院门本来就是形式而已,陈氏母子很快就轻手轻脚推了进去。进了院子有两间房,这陈氏自是很熟悉的,一间睡的是高轩夫妻,一间是高母的。陈氏想着高母房里肯定有不少钱的,就算光把她那个祖传的戒指拿过来,应付大仙的医药费也绰绰有余了。

    于是猫着身子走到高母的房门前,让儿子用薄刀片插进门缝里,把插销往一边划。

    只是自己儿子笨得很,划了老半天插销却纹丝不动。

    “笨!”陈氏压抑着声音,一把将工具抢了过去。要不是现在在偷东西,她早就发作了。

    她这些动作对常人来说不是什么大动作,可偏偏高轩是练过武功的,两人三下两下发出的声音一下就把隔壁的他吵醒了。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于是没有叫醒睡得正熟的于宁。可是他刚起身,于宁就惺惺忪忪地睁开眼睛了。

    “阿轩,大晚上的——”

    “嘘——”高轩示意她外面有情况。

    于宁忙捂住自己的嘴,仔细一听,外面果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再仔细一些,好像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两人小心翼翼从窗户爬出去,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

    “是陈氏和她儿子!”于宁和高轩躲在一旁的小厨房里,看到了作案的两人。

    陈氏这会子已经从高母房间出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个钱袋子,正欲离开高家。

    “可恶,骗了娘还不算,现在又来偷鸡摸狗。”于宁暗暗道。

    高轩自然不会让两人又好果子吃的。

    “伯母,你们这大晚上的造访,怎么不和侄儿说一声。”高轩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见到高轩突然出现,母子皆是吓一跳。

    还好陈氏反应颇快,把手上的钱袋往身后一藏,“这不是......这不是我是来道歉的。”

    “这大晚上的道歉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于宁暗讽。

    陈氏深知瞒不下去,朝自己的儿子使了个眼神。

    她儿子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一拳头朝高轩挥去。
福千千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