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章 入木三分

作者:木梧桐  |  更新时间:2019/4/15 10:15:43  |  字数:1814字
    东方赫手里暗器寒光津津,几乎没看到他是怎么动作的,东方枫便听到一阵破空之声,又疾又厉,像是要杀人。

    他没躲,暗器刺在他身后竹子上,入木三分。

    “那个人呢?如何?”

    东方枫斜眼看了一眼身后的暗器,小心脏发颤,他拍着胸口,一阵埋怨,“喂,三哥,你也太小气了,说都不让说!”

    东方赫眼眸里闪过一道厉色。

    “哼,靖王什么德性你不知道吗,知道父皇想要那本医书,几乎是上穷碧落下黄泉,苏家的人已经在布局了,你……”被欺负了,还是心有不甘,东方枫朝着他身下看去,“啧啧,孤男寡女这么久,你居然还能守得住。”他可是粉巷小霸王,闻味就知道他破没破!

    东方赫懒得搭理这种无聊的话题,不过,守得住?

    他想到那女人唇间温润的触感,身下一紧。

    “三哥,还有一件事,苏家主母也派了人来。”

    “苏家的老太太呢?”东方赫把玩着草根,嘴角噙着笑意。

    “昏迷了三年了,没人管。不过算起来,这老太太是苏婳的亲祖母,一向强势,可惜……”东方枫啧啧,片刻后又嘻嘻笑着,“不过,我得到可靠消息,这个老太太早就醒了,只是在找合适的机会宣告。”

    苏婳下了山,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街道上人并不多,她找了一间茶楼,优哉游哉的听书,顺便听了一箩筐关于她的八卦。

    “你们听说了吧,苏家二小姐让人掳走了,苏家的人都找疯了。”

    “这都好几天了,估计这清白……唉。”

    听着听着就变了味,苏婳捏紧了拳头,若在现代,她不必理会这些流言,但是这个世界,名节大过天,若是她现在回家,死路一条!

    苏婳手中的茶杯重重落在梨花木的桌子上。

    突然,彪形大汉站在苏婳面前,为首的穿着蓝衣,盯着她的胸口,几乎要流口水,“小姐,一个人,要不要哥哥陪啊?”

    虽然大家都在说苏婳,但是古代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都没见过真容,如今被男子围困,即便多是看热闹的,却也不知道是谁。

    苏婳怡然自得,自顾自的倒上茶,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如此无礼!”

    男人哈哈一笑,他还不信,这个苏婳敢亮出自己的身份,到时候人人唾弃,是要浸猪笼的。

    “哟,口气还挺大,小丫头片子,哥哥给你说话是看得起你。”

    苏婳不紧不慢咋了一口水,依旧一脸跋扈的模样,“我可是太医院令府的二小姐,奉命去庙山庵为静远师太诊治,今日回家路过此地,倒是碰上你们这群不长眼的。”

    “哈哈,”一群人听她说话,大笑起来,“谁不知道苏府二小姐是个傻子,不会医术,你还敢大言不惭,小妹妹我劝你,从了哥哥,不然的话,我把你卖到粉巷,到时候别哭!”

    “是嘛~”苏婳语调微扬,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枚银针。

    嗖嗖嗖!

    为首的人靠的近,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擦着脸疾驰而过,那种极速的力道,像是能把人的皮肤划出一道血口。

    “啊!”

    “哎哟!”

    几个大汉忽然觉得双手发麻,双腿微软,还能站稳,却使不出力气。

    苏婳兀自倒着水,茶色暗黄,茶香翩翩。

    “救命,大哥,救我!”一个偏瘦弱的汉子觉得小腿钻心的疼,忍不住跪倒在地。

    他一倒,其余的人也觉得力气消散,纷纷瘫软在地。

    “是你!”老大咬着牙,满是横肉的脸几乎变成了猪肝色,“你敢暗算我们。”

    “暗算?”苏婳品着茶,笑意盈盈,杏眸流转,自带一抹天香,“你刚才说,我是傻子,怎么暗算你们。”

    老大瞥见身边插在地板的银针,心咯噔一下,“你用银针点了我的穴道,快给我解开!”

    “呵呵,”苏婳笑声清爽冷淡,莫名的让人心头一凉,“刚才,你说的,我不会医术哦。”

    老大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妈的,早知道不该信那个女人的话。

    而此时,苏婳已经起身,纤细的身影落下,却像是泰山压顶一般,让人难以喘息。

    再抬眸,只见她如青葱一般的手指,捏着一枚银针,闪着耀眼的寒光,随时都能要人命。

    下一秒!

    银针刺入他的肩膀。

    浑身的血液像是不会流了一样。

    好冷!

    一瞬间,老大只觉得阳春三月,比数九寒冬还凉。

    打从娘胎出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也是第一次,如此的惧怕。

    “姑奶奶饶命!”老大识时务,本想磕头,可身体动不了,一脸惊慌。

    苏婳一脸无辜,“可我不会医术,我救不了你们啊。”手里又多了一枚银针,寒光更盛。

    ??老大浑身发软,微微仰头看着面前的人,险些被吓哭。传闻苏家医毒双绝,一枚银针杀人无形,她手里的银针若准头不够,保准插在他身上。

    “我刚刚,酒后胡言,什么也没说,没说……”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耳背喽?”苏婳 好整以暇,美目流转。

    老大呼吸有点急,后背湿透,冷汗涔涔,“我,我……我真的是胡说八道的,苏家医术绝伦,二小姐医术无人能及。”

    “哦,胡说八道就不用负责了?我若是不说明白,被你污蔑,明天不是要浸猪笼了?你还真把我当傻子啊。”
木梧桐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