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7章 将军说情

作者:洛小言  |  更新时间:2019/5/15 23:56:47  |  字数:2070字
    “在你过来之前,将军已经被奴婢迷晕,奴婢若是真的想要下手的话,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时机,来被你抓?夏嬷嬷你虽然是宫中来的嬷嬷,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讲证据的。”

    “你说奴婢对将军用药,奴婢认,但是说奴婢谋害将军,则奴婢不认。”

    夏嬷嬷一脸怒气的看着红妆。

    这小贱人的嘴还真的是听能说会道的,本是想要给她安排一个谋害将军的罪名,如此一来这个小贱人必死无疑,可是如今竟然被她三言两语给解决了?

    实在是叫人有些不甘心。

    难道就只是一条?给将军xia药这么一个罪名么?若真的是如此的 话,红妆的责罚必定不重,难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啊?

    等待了这么久,难道有个好时机,难道就这样错过了?

    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将军,红妆这婢女能说会道的,嬷嬷担心她胸藏祸心,就算是她真的无心谋害将军,但也不能留在府中,不然怕是一个祸害啊?”

    等到红妆出了将军府,永除祸害的机会还没有?

    夏侯紫双眼微微的眯起,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夏嬷嬷,她出身皇宫如此的大染缸,能够全身而退,表明她不管是后台还是自身的心机都是不可小觑的。

    她这话到底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红妆,还真是一个值得叫人深思熟虑的问题。

    红妆给他xia药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红妆确实是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要不然她下手的时间足够,他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但是这件事被夏嬷嬷给闹大了,若是不处置红妆的话,也确实是说不过去,但却不是以谋杀的罪名。

    夏侯紫看着一边的夏嬷嬷,长叹息一声说。

    “夏嬷嬷,本将军说了这件事交给你来处置便是交给你来处置,不过本将军刚刚听了红妆一席话,觉得有句确实很有道理。”

    “夏嬷嬷带着人去书房,可是有看到红妆手拿利器,或者是用想要谋害本将军的举动?”

    那些被夏嬷嬷请去当目击证人的家丁听到这话之后,纷纷摇头。

    当时红妆从书房出来,并未看到什么利刃,之后便是夏嬷嬷进书房把汤水给端了出来,说是红妆想要谋害将军,期间他们都有仔细的观察,并未看到什么。

    夏侯紫听着众人的话之后,不由得看向了夏嬷嬷、

    “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了把?”

    夏嬷嬷没有想到自己给自己挖坑了,红妆虽然xia药了,但是却是因为证据不足,无法一招将红妆给处置了,如今只能另想他法了。

    夏嬷嬷冷眼看着红妆开口说道。

    “红妆,身为将军的贴身婢女,因为给将军xia药,虽然是怀着好心,但是此举却是不当,因此按照家规处置,打二十鞭子,随后去打理花园吧!”

    二十鞭子!

    红妆倒吸一口气,这个二十鞭子,就算是不死也要半残啊,不休养个几个月又怎么会好?

    这个夏嬷嬷是故意的把,就是希望她不死也要半残?然后彻底失去了将军的宠爱?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尤其是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

    既然对方想要自她于死地,红妆也不管不顾了,刚刚他们的谈话她也是听见的,自然也是发现了其中的漏洞。

    红妆眉头紧锁,一脸委屈的看着夏侯紫,随后开口。

    “将军,奴婢做了错事,接受惩罚本是应该的,但是奴婢却是有一丝不解,为何夏嬷嬷会知道奴婢给您xia药,而是时机把握的如此的 准确,奴婢想要听听夏嬷嬷的解释,还是说夏嬷嬷在其中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脚?”

    夏侯紫双目凌厉的看向了夏嬷嬷,此话确实是不错。

    夏嬷嬷怎么会突然带着一帮人去书房呢?要知道书房可是他的禁地,一般人是不准许进入的,而夏嬷嬷这样做,无非是视他定下的规矩无睹。

    虽然夏嬷嬷是宫中走出来的人,他可以给她几分面子,但是入了将军府,便是将军府的人,一切规矩都是需要按照将军府中的来,夏嬷嬷不顾府中规矩,该罚。

    “夏嬷嬷,你且说说,你擅自带人进入书房,可是该罚?”

    夏嬷嬷一心只想着要置红妆于死地,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本以为抓住了红妆的把柄,必定可以一举解决了她,倒时候也不会有人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却是没有想到,进入还拖了自己下水。

    夏嬷嬷仔细的想了一番,便一口咬定。

    “是雪凝,她听说红妆给将军炖了汤水,闻起来十分的诱人便偷偷地尝了一口,随便感觉到头晕目眩的,奴婢也是担心将军的安危,这才带人去了书房捉拿人的。”

    “还请将军体谅一下奴婢的良苦用心,一心都只是为了将军的安危着想,恕罪。”

    夏侯紫似乎很是赞同的点点头,随后又想到了说。

    “夏嬷嬷带人闯入书房,是为了本将军好,情有可原,自当体谅。但红妆给本建军xia药,也是为了本将军着想,而夏嬷嬷却是要处置二十鞭子,那不是有些颇重了?毕竟红妆乃是女流之辈,身子弱,怕是经不住这二十鞭子呢。”

    夏嬷嬷听着将军这话,意思到底是什么,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给红妆开脱罪名。

    虽然将军说了这件事情完全交给她处理了,但是将军却还是不断地旁敲侧击,好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丢失了?

    “是,将军所言甚是,红妆乃是一介女流,若是真的打了二十鞭子,怕是会支撑不住。念在她一心是为了将军着想,便给她减少十鞭子吧?”

    夏侯紫听到了这话之后,似乎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又继续说。

    “本将军觉得这个十鞭子是该罚的,但是红妆之前伤寒刚好,若是再受了这十鞭子,怕是不妥,不若就分开行刑吧?今日先打个五鞭子,待三日之后,伤势好转了,再打剩下的五鞭子,也不至于一下子承受不住,夏嬷嬷你觉得呢?”

    将军都把话说得明明白白的了,她一个奴婢还能多说什么?只能点头称是。

    “是,奴婢一切听从将军的安排。”
洛小言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