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章 二妹妹是关心我

作者:余浅音  |  更新时间:2019/2/11 20:20:11  |  字数:3296字
    第二日落竹又是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醒来的。落竹睁开眼睛见了一屋子的人有些无奈,看看,这么多人宠着惯着,原主不骄横才怪。

    偃月已经将落竹失忆的情况告诉了柏陈氏,柏陈氏怜爱地抚着落竹的脸,“竹儿,你受苦了。”

    落竹心下微动,母亲的关爱,多久多久没感受过了,不,是从来都没有过。

    眼泪盈上眼眶,落竹浑然不觉。

    柏陈氏倒是被落竹这副样子吓着了,以为落竹是刚从鬼门关走了遭,现下又什么都不记得,一时也手足无措,赶紧安抚道,“竹儿,别伤心,不记得都没关系,有母亲在。”

    “姐姐,”一个九、十岁粉雕玉琢的小丫头走到床边,“阿瑶也陪你。”

    落竹看着柏落瑶很是喜欢,又想起夏柒,心里有些难受。

    落竹前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直到十七岁才被接回夏家,夏家人却嫌弃她,夏家夫妇忙于工作也不怎么管她,任她在夏家自生自灭。

    自始至终只有小她五岁妹妹夏柒会对她好,总是姐姐长姐姐短地叫着。可是夏柒从小就被公主似的养着,难免任性些,日常落竹都会让着她。

    只有那次,夏妈妈希望夏柒嫁入何家,何家在政界地位很高,两家联姻对两家有益无害。但是夏柒不愿意,夏妈妈知道夏柒和夏染关系好,便让夏染去劝夏柒。

    不想夏柒气急了,拿夏染以前的事出来说,两人就吵了起来,然后就掉入了公路边的江中。

    落竹刚开始会后悔应该顺着夏柒的性子的,是她冲动了。可是那段孤儿院的日子是她的痛,夏家的人觉得她行为粗鄙,认为她丢了她们的面子。

    凭什么,这些本就不是她的错啊,以前她在夏家活的卑微,这种日子绝对不能再有了。

    柏陈氏怕大家都在屋里,太乱了,扰了落竹修养,便将人遣散了,说晚些再来看看。

    “偃月,扶我出去走走吧。”躺了这么久,身子都有些酸痛。

    “小姐,这会儿快到午间了,天气热,还是不出去的好。”春意拿了盆冰过来,处暑刚过去没多少天,随便出去走走就是一身的汗。

    春意用扇子扇了扇,房间里有了丝丝凉意。

    外面的确挺热的,落竹掀了薄被,下了床,“就在屋里走走吧,也比整日躺在床上的好,没病也得躺出病来。”

    “是”春意浅笑,“刚才厨房送了参鸡汤来,奴婢去端来。”

    偃月扶着落竹在前面隔间的桌前坐下,给落竹倒了一杯茶,“待傍晚时,天凉了些,奴婢陪小姐在府里走走,指不定能记起什么呢!”

    “嗯。”落竹端起茶杯,隐去目中的落寞。

    “对了,给我梳洗一下吧,白日里不能总穿成这样。”落竹不打算再躺在床上了,此刻她只穿了罗衫里衣,及腰长发随意散落在脑后。

    “好。”偃月扶着落竹在梳妆台前坐下。

    落竹看着镜中苍白的人儿一愣,没想到柏落竹和她前世的样子一模一样,果然是缘分。落竹姑娘,以后我来代你活着,代你好好爱惜自己,守护家人。

    偃月为落竹梳了一个垂鬟分肖髻,落竹拿了一个翡翠簪子戴上,再加上落竹素白的小脸,看镜中,堪堪一个标志的弱美人。

    落竹嫣然一笑,抬头看向偃月,“饭好了吗?有些饿了。”

    偃月才想起这些天小姐都没怎么进食,一拍脑袋,“哎呀,瞧我这记性,好了好了,马上就来。”

    说着春意就提了食盒进屋,“饭来了,小姐还没恢复好,先吃些清淡的。”

    落竹走过去坐在小圆桌前,看着布好一桌子菜虽然清淡,但是花样不少,也是费了心思的,看来春意真是个贴心稳重的。

    “小姐,夫人特地吩咐的参鸡汤,先喝着吧。”春意盛了一碗鸡汤递给了落竹。

    落竹接下尝了一口,鲜而不腻,的确好喝。

    吃饱喝足之后,落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躺到了软榻上,之前睡多了这会儿倒是精神,躺了一会又觉得无趣,就单手支着头斜倚在榻上看着忙活的二人。

    “这有什么好玩儿的物件儿可以打发时间吗?”若天天这样度日,还不得憋出病来。

    “小姐以往无聊时也会写写字,弹弹琴,或者看看话本……”偃月一一盘点这落竹以前的乐趣事,无非是闺阁女儿的琴棋书画的事。

    写字嘛,她前世练过书法,不过写的不是很好,也没有学很久。弹琴,她会钢琴,如今也没什么用处。以前的闺蜜是学古琴的,她只知道一些,不算通晓。女红什么的更不用说了。

    不过话本,倒是有意思,以前没事她也喜欢看小说打发时间。

    “话本好,就拿话本来。”

    偃月偷着嘴笑,“小姐以前也最爱看话本,可是将遍京的话本都搜罗来了。没想到小姐失忆了,最爱的还是话本。”

    “偃月。”春意低声喊了偃月一声,朝她使了个眼色,小姐失忆了定然心中难过,怎么能在小姐面前儿提。

    偃月也知道一时嘴快说漏了嘴,低着头说了句“我去给小姐拿话本来”就快步走了出去。

    落竹看在眼里也是无奈,春意稳重,却事事小心,开不得玩笑,以后可得好好帮她改改了。

    正等着,一个小丫鬟跑了进来,“大小姐,二小姐来了。”

    二小姐?落竹反应过来了,是严姨娘的女儿,“请进来吧。”

    来人一袭缃色裙子,梳着随云髻,眉目间和落竹有几分相像。

    “大姐姐,”柏落柳给落竹行了一礼,热络的拉起落竹的手,言语轻柔,“前几日大姐姐落水吓坏了柳儿,今早儿听着人说大姐姐醒了,怕打扰大姐姐休息这才拖到现在才来,大姐姐可不要怪柳儿才好。”

    落竹不着痕迹的将手从柏落柳的手中抽开,她不喜欢和人过于亲近。

    而柏落柳唇角的笑显然一僵,只一瞬又恢复如初。若不是落竹刚好眼角余光瞥见了,根本发现不了。

    “难得二妹妹心里记挂着我,我自然不会怪罪。”落竹扯出一抹“职业假笑”,她前世在夏家为了站稳脚在商场上各种应酬已经习以为常。

    一般夏日晌午用过饭之后都是午休的时候,说着不想打扰她休息却偏偏这时候来,难不成是料定了她不会睡吗?看来,这个二妹妹没有大家说的那么温顺懂事呀。

    “二妹妹可是用过饭了?”落竹请柏落柳在里屋塌上坐下了,让春意奉了茶。

    “多谢大姐姐关心,方才在姨娘那儿用过了。”说着柏落柳招呼了身旁的大丫鬟喜鹊拿来一个盒子递给落竹,“这是姨娘托我送来的花胶,对大姐姐的恢复有好处。瑛弟吵闹,姨娘抽不开身,只能让我送来了。”

    “多谢姨娘记挂,烦请二妹妹回去代我向姨娘道个谢。”落竹拿起盒子打开看了一眼,确实是上成品。

    “自然。”柏落柳点点头,须臾终于有些踌躇的问了起来,“大姐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落竹敛眉,有些伤感的模样,“是啊,若是硬要去想,便会脑袋疼。”

    柏落柳自知此问不妥,略带歉意的朝落竹笑笑,“若是如此,大姐姐还是不要想了,身子要紧。”

    落竹展颜,“嗯,不想了,反正不打紧的,有时候忘记反倒是一种福分。”

    “小姐,话本拿来了!”偃月在门外就高兴地喊起来。

    一进门看到柏落柳,偃月楞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柏落柳行了礼,“见过二小姐。”

    春意憋着笑朝偃月偷偷招了招手,偃月便笑呵呵地跑到春意身边站着,手上抱着一摞蓝皮小书。

    “没想到大姐姐还这么喜欢看话本,”柏落柳亲昵的朝落竹说道,“只是大姐姐可要小心些,别再让父亲发现,不然父亲又要罚你了。”

    “有吗?”落竹蹙眉,询问的看向柏落柳。

    “当然有啦,大姐姐之前被父亲罚了好几次,有一次还是柳儿帮大姐姐藏书的呢。”柏落柳像是回想起那些成年往事,有些埋怨地看着落竹。

    见落竹不语,柏落柳只当落竹又因为失忆的事伤心,便起身准备告辞,“柳儿在此叨扰大姐姐,大姐姐好好休息,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柳儿以后定常来陪姐姐解闷。”

    “嗯,二妹妹慢走。”落竹也起身将柏落柳送到门口。

    眼见着柏落柳远去,偃月蹙起眉头,撅起小嘴,“春意姐姐,你方才让我不提那事儿,怎么二小姐还提呢。”

    “二妹妹是担心我,无须在意。偃月春意,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的。”落竹在春意开口前将话说了,心里为偃月点了赞,小丫头洞察力不错,两个姑娘都放开了就好了。

    “嗯,小姐,你要的话本我拿了好多。”偃月重重的点头,将落竹的话记在了心上,她家小姐最是善解人意,怎么会怪罪她。

    春意在后面叹了口气,小姐和偃月都似她的亲妹妹一般,她自然希望她们都好。

    落竹看话本看得津津有味,一转眼就到了傍晚。一下午春意在教偃月打络子,两人嬉嬉笑笑让落竹觉得特别温馨。

    用过晚饭,天空还留有些许残阳,漫天红霞好不壮丽,不是有微风吹来,带着丝丝凉意,不想白日那么燥热。

    “偃月春意,走,游园去。”落竹看着门外的好风景,心情格外明朗。

    柏家府邸在京城这寸土为金的地方算来也算大的,亭台楼阁应有尽有,甚至在西园开了渠修了莲池,就是上次落竹落水的地方,春意和偃月拦着,落竹便没去西园。

    一路上种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在橘黄色残阳撒射下,格外好看。

    在外面走散了半个时辰的步,算是基本熟悉了柏府的布局,又正好消消食。

    这一夜落竹睡得格外安宁。
余浅音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