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章 顾家来人,雪燕设计

作者:七月九  |  更新时间:2019/2/11 15:44:11  |  字数:3255字
    “顾文君,你知不知道,顾大人要来庆禾县了。”

    许三憋不住话,来仁心堂找了顾文君。

    “顾大人……”顾文君暗自嘀咕,该不会这么巧,是她那个抛弃妻子的老爹顾长礼吧!

    许三避开对着药方子走火入魔的李栋升,像做贼似的压低了声音:“就是你爹啊。”

    前有萧允煜假冒顾家的人,后又有江东郡守来庆禾县的消息,许三对顾文君的态度更火热了。

    本来顾娘子口口声声说顾文君是顾长礼的儿子,他们表面上听着其实压根不信,现在看来竟然是真的。

    许三不免感慨:“看来他们是真的想接你回江东,可惜顾娘子没能等到。”

    不可能,顾文君心里快速反驳。但面上她只是含含糊糊地应下了,当做不知。

    顾文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打着顾家来人的幌子掩护萧允煜,这么快就把顾家那个渣爹召来了。

    按道理说,就是牢里面那个李婶子不死心给江东那边递了消息,也该是送给清乐县主报信的,怎么会是江东郡守顾长礼本人来呢。

    顾文君觉得蹊跷。

    顾长礼是什么样的人,顾文君没直接接触过,但从记忆里也窥得一二。

    这个擅长钻营的官老爷就是从县令爬到郡守的,为此他可以不顾同僚目光,娶了当地最富有的乡绅女儿,也可以不管结发情谊,休了十月怀胎的同床娘子。

    他突然下乡走访庆禾县,绝对不是因为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在这里受苦,心生不忍。

    一定是为了其他事情。

    最近庆禾县还能有什么大事——“对了,是萧允煜。”

    又是他!

    顾文君心中一凛,突然想到了从他身上扒下来的衣服还没处理掉,有些心神不宁,“许三哥,现在阿煜哥人已经没有大碍了,我要先回去处理点家里的事,就先走了。”

    许三自以为领会了顾文君的意思,满脸懂了地点头:“放心,这里有我和李老板照看着,你的阿煜哥不会有事的。”

    “顾大人午时就会到,县令会带着我们在县门口迎接。你一定要抓住机会,到时候在顾大人面前好好表现。”

    许三是真有点心疼顾文君,和她透露了内幕。还怕顾文君年纪小不懂,还特地提醒了几句。

    顾文君心里只残留着对顾家的恨意,哪里想过要向那个渣爹示好。她表面上却是一脸感激地应了,然后去和李栋升道别。

    但李栋升完全没理会,他得了顾文君的指点就在那里刻苦钻研,两耳不闻外物,一心一意只读那方子,什么也不管了。

    她又想和萧允煜说一声,可是想到之前的亲密接触,和萧允煜的脾气,就觉得心肝脾肺肾都在颤,只好托了许三转告一声,匆匆告辞。

    “都怪那个萧允煜!”

    顾文君一边往回赶一边在心里暗暗发誓:“亏了那么多,看我不从萧允煜身上扒下一层皮!”

    有许三的面子,顾文君才坐上了一辆牛车,顺路回了自己的小屋子,一来一回也把自己身上那点最后家底掏空了。

    当真是兜里干净,裤裆里都不剩下钱。

    就是这么一贫如洗的穷家子。

    竟然也有俏生生的漂亮姑娘倒在顾文君的家门前,寻求帮助。

    顾文君发现的时候,挑高了眉毛。

    一具温香软玉就那么虚弱地伏卧在她门口,一身月白色的古时袄裙,画着一张精致俏丽的面容,光这一身衣裳就抵得过顾文君全部家当了。

    “这位公子,奴家雪燕,来庆禾县寻访亲戚迷路了,不知道能不能讨碗水喝?”

    嚯!

    顾文君心里好笑。

    这位雪燕姑娘,相貌俏丽,长得又精致,和他们这地方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况且这么大一个庆禾县,这位雪燕姑娘的亲戚偏偏就在她的村子里,又好巧不巧的正好迷路到她家门口。

    顾家还真当顾文君是傻的么!

    雪燕就是看不起顾文君。

    她虽然是顾府里的奴才婢女,可也是清乐县主的贴身大丫鬟,过得比顾文君不知道好几千倍几百倍,她怎么会看得起顾文君。

    老爷要来庆禾县的事情,顾府当然知道得更早。

    她们都知道庆禾县里有谁,不就是有那个死了的顾娘子和苟延残喘的顾文君,清乐县主表面不在意,心里早就暗中不满。

    雪燕有心为夫人解忧,提前先老爷一步到了庆禾县,打探了一番。却没想到顾文君竟然没进牢,反而是通风报信的李婶子被抓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解。

    但是清乐县主已经发了话,雪燕就一定得办成事。

    她是个聪明的婢子,很快就又生一计,特地等在这里伏击顾文君。

    “公子,能不能带雪燕进屋里休息一会儿。”

    雪燕说着便嘤咛一声,面红耳赤地向顾文君行了礼,羞羞答答的样子和窈窕身段能让全庆禾县的男人看直了眼睛。

    她心里高傲自负又不屑:这乡下长大的野种肯定没见过这种阵仗,看不看呆了。玩弄这样的癞蛤蟆是手到擒来。

    可惜,顾文君根本不是男子。

    看了雪燕这种做派只觉得倒尽胃口,一个蠢货也敢在她面前搔首弄姿,设计这种低段位的阴谋。

    今天就让雪燕姑娘开开眼,什么叫行家。

    顾文君有一肚子的坏水,她脸上露出笑意,客气地把雪燕迎进屋子。

    “只要雪燕姑娘不嫌弃寒舍简陋。”

    雪燕当然嫌弃的,但是更迫不及待地进了顾文君的屋子。

    顾文君瞧她一边亲亲热热地说话,一边用眼睛不安分地四处打转,就知道是别有主意。雪燕还以为顾文君已经完全被自己给迷倒了,还装好奇地在这间破旧屋子里翻来看去。

    顾文君就看着雪燕折腾。这边,雪燕在床榻边藏进了一枚不起眼的小刀,面上窃喜;那边,雪燕往门口的地上倒了一小瓶血,眼里得意。

    这下,顾文君也不急着收拾萧允煜留下来的痕迹了,既然雪燕这么大一个人撞上来,要陷害栽赃,那她还藏什么。

    磨磨蹭蹭了一会儿,雪燕又道:“奴家出来一趟一直找不到亲戚也不是办法,能不能麻烦公子送我去县衙里,让官差老爷查一查。”

    “不用,这个村子里的人我都认识,县衙里当差的许三哥还是我朋友。”顾文君故意拿话激她:“你说一下人名,我就能帮你找到。”

    雪燕还以为顾文君是贪恋美色,一心讨好,顿时就泄露出几分鄙夷:“还是麻烦公子送我去县里,我可以出钱。”

    她露了财,从荷包里掏出二两银子,意思是还会奖赏顾文君。

    顾文君蔫坏得很,不仅主动接了钱还笑:“真是不好意思啊,雪燕姑娘和我客气什么。”

    雪燕本来只是想吊着顾文君,谁知道顾文君直接上手从她手里抠钱,吓得雪燕花容失色,放了手,被抢去了钱。

    这贪财好|色的野种!

    她气得脸青,却还得挤出僵硬的笑,心里直骂:“不打紧,等会就送这个没教养的废物去牢里,要他看好!”

    “呵呵。”

    顾文君亲自送了雪燕去县衙,拿了二两银子也当没这回事,又让雪燕亲自掏了车钱,把这个深宅里精心调教的丫鬟气得半死。

    她是清乐县主的贴身丫鬟,顾文君一个弃子算什么东西!

    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雪燕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好啊,她本来只是想办成夫人的吩咐,结果这个废物敢这么对她,那她就送顾文君这废物去死!

    最好能让老爷也能彻底放弃这个废物。

    雪燕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她是算计好了时间才去堵顾文君的,所以才能刚好遇上了江东郡守下乡寻访的轿撵。

    一辆朱漆檀木,锦缎银丝勾勒的车轿,四匹高大骏马,一群侍从缓缓而来,好生气派!庆禾县令正垂手迎接,身后的文官衙役们都是恭恭敬敬地低头,其中就有许三。

    还有一个没有穿官服的人站在县令旁边,看不出品级,看来就是许三说的那个陌生的空降官员。

    而他们等着的那顶轿子里,就坐着顾文君十六年未曾谋面的爹——顾长礼!

    载着顾文君和雪燕的车远远就停下来,不敢冒犯官老爷们。

    但雪燕却在这时突然发出一声能划破天的尖叫,跌跌撞撞地跑向了顾长礼的轿子,哭泣着扑倒在车轿下,逼得顾长礼的车马全都停下。

    “救命啊!老爷,救救奴婢!”

    雪燕只是哭着磕头:“老爷,奴婢是领了夫人的命来看望文君少爷的,却不想他屋里竟然藏了一个凶神恶煞的人。被奴婢发现后,他不但矢口否认还想要对奴婢意图不轨!”

    顾长礼唰地一声掀了轿帘,露出一张斯文沉稳的相貌,白面无须,正皱眉怒视:“你说什么!”

    雪燕回头一指,正对着追下车的顾文君:“那个顾文君就在我后面呢,他要对我下手,老爷救我啊!”

    十六年了。

    这是顾长礼第一次真正见到被自己遗弃的长子顾文君,但他的第一句话就是。

    “上不得台面的没用东西,还不给我滚过来!”

    许三在后面站着,人都懵了,冒出一身的冷汗:顾文君……这下完了。

    顾文君却是噌地生出滔天的怒火。他知不知道顾娘子到死都在盼望顾长礼能来接她们回去。

    原主十六年的坎坷生活就换来一句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顾长礼当她是什么!

    她要是没用东西,那顾长礼岂不就是没用东西的爹。不管养却管骂?哪有这样的道理可言。

    顾文君藏住唇边的冷笑。

    好啊,就这么算计她,把她当作随意折辱的物件。既然如此,那正好,赶巧不如赶趟儿,她的报复就从这里开始,就送顾长礼和清乐县主一场“大礼”!
七月九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