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0章 你们真会玩儿啊

作者:采南  |  更新时间:2019/2/11 19:59:22  |  字数:2087字
    “别啊,住住住!”林晚连声说,不再跟她打趣,“晚上就过去,你到时候接我一下。”

    “嗯,你注意安全。”

    回到御园,陆沉只穿了一身家居的羊毛衫,米白色,袖子撸到了手臂的一半。

    看着特别舒适,多了几分亲和力,少了些许棱角。

    一个男人长成这样,也是绝了。

    清新俊逸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顾停雨不着痕迹地把目光收回来,落在餐桌上。

    还点了蜡烛。

    烛光晚餐呀。

    她内心小小的震了一下。

    “去酒柜拿瓶酒。”陆沉正往餐桌上摆餐盘。

    是西冷和意面。

    “好。”她视线转了一圈,走到酒柜前随手拿了一瓶。

    “开瓶器也拿来。”陆沉又说。

    “好的。”她返回去。

    拿上开瓶器,刚想转身的时候,陆沉突然从身后贴了上来,修长的手扶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接过她手上的红酒。

    顾停雨吓得往前躲了一下,打了个趔趄,差点儿趴在酒柜上。

    腰上那一只大手蓦地收紧,又将她拉了回去。

    “手腕伤了,尽量不要用右手。”陆沉说完,放开了她,拿着红酒往餐桌方向走。

    “哦。”顾停雨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愣了许久。

    腰间残留的余温,仿佛点燃了她全身的热量,连耳根都在发烫。

    她低头看了眼,手腕还有些红肿,深吸了口气,也快步回到餐桌前落座。

    “你能喝酒吗?”陆沉一边倒酒一边问。

    “不能喝。”她回。

    “无妨,少来点儿。”

    “可以,我来吧。”顾停雨接过酒瓶,帮他倒酒。

    陆沉怔忡地看着她,半晌后,郑重其事道:“补昨天的。”他在解释为什么会有烛光晚餐。

    顾停雨愣了。

    昨天是他们领证的日子,是该庆祝一下。

    他这么一说,莫名有些心酸。

    “对不起。”她说。

    “我欠你一个婚礼,你母亲刚去世,也不适合操办。”陆沉看着她,神色凝重道:“以后挑个日子再补办。”

    顾停雨:“……”

    至于这么认真吗?

    他们又不是真的结婚。

    “没必要。”她不露声色地移开视线,看着窗外,闷声回了句,“你不用放在心上。”

    “应该的。”陆沉表情严肃。

    顾停雨:“……”

    她突然就心满意足,也不去计较这婚姻背后的目的了,安静地用餐。

    “不愧是澳大利亚顶级厨师做出来的,味道真不错。”她眯了眯眼,一副享受的表情。

    “厨师今天放假,晚餐我做的。”陆沉淡淡地说。

    咣当——

    顾停雨手上的叉子掉在了盘子上。

    “你的厨艺是怎么学的?”她惊诧。

    陆沉喝了口酒,才回答她,“在国外读书时,闲来无事会钻研厨艺。”

    “我也学过,但是学不会。”顾停雨感到沮丧。

    陆沉嘴角微弯:“没关系,我会就够了。”

    这话暧昧不清,引人遐想,她的耳根又开始发热。

    “酒呢,口感如何?”陆沉又问。

    “很不错。”她晃了晃酒杯说。

    陆沉不紧不慢地抛出一句:“我自己酿的。”

    顾停雨:“……”

    她觉得自己对陆沉的认知要打破重新认识了。

    这个男人也太优秀了,不仅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会酿酒。

    她内心的震撼,绝对不亚于八级地震。

    陆沉餐桌礼仪非常好,整个用餐过程很安静,和这样的男人用餐都是种享受。

    饭后,顾停雨收拾了餐盘,拿去厨房清洗。

    陆沉也跟着晃了进来,靠在流理台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你让一让,或者……去客厅。”顾停雨被他盯得浑身不自然,如芒刺背。

    “你想要什么样的婚姻生活?”陆沉问,仿佛没听到她的话。

    顾停雨被问得愣住,思索两秒后,回:“对我来说,最完美的婚姻压根就是不结婚。”

    陆沉看着她不语。

    “婚姻生活本来就像一块可怕的沼泽地,可以不断地吸收彼此的丑行。”她继续。

    “是夫妻的沼泽地。”陆沉纠正。

    他亲眼见过夫妻间太多的丑陋和不堪,比如父母,又比如沈嘉俊夫妇。

    顾停雨无声点头。

    结冰的心,很难再重温。

    她想自己早已经对婚姻生活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现在这样也挺好。

    可以各取所需。

    又盯着她看了片刻,陆沉没再言语绕过她,举步往外走。

    “疼!疼!等等!”顾停雨说,“你勾住我头发啦。”

    陆沉驻足。

    “是吗。”他说着,往回转身,两人缠作一团猝不及防地倒在了厨房的地板上。

    不知怎么搞的,顾停雨一缕头发直接打了一个圈,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陆沉觉得被勒得喘不过起来,如果再不起来,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被女人头发勒死的男人。

    可是他往上起了一下,顾停雨又急声喊道:“不行!别动!脚踝崴了。”

    陆沉:“……”

    顾停雨趴在他的身上,脑袋枕在他的胸口,这一幕刚好被踏进房间的林晚撞了个正着。

    她看着这副画面,目瞪口呆。

    忍俊不禁地吞咽了下口水,组织了半天语言,也只是冒出一句:“你们真会玩儿啊。”

    顾停雨羞赧道:“闭嘴!”

    她涨红了脸。

    “我脚崴了。”

    “脚踝崴了?”林晚质疑,“崴脚还能崴出这么销魂的姿势,我是服气的。”

    “别说风凉话了,你快过来帮帮忙。”顾停雨也顾不得难为情了。

    如果这样下去,场面只会更加尴尬。

    她明显的感觉到陆沉的呼吸在一点点加重,眼神都变了。

    林晚又仔细辨认一番,才疾步走过来,小心地扶她起来。

    “啧,你们在厨房做了什么,激烈到竟然能把脚崴了。”林晚憋着笑。

    实在是憋得难受,脸都憋红了。

    顾停雨的脸颊愈发绯红,也懒得解释了,反正越描越黑。

    倒是陆沉除了眼神有些不自然外,神色丝毫看不出尴尬。

    站起身后,看着她问:“试试脚能走吗?”

    顾停雨活动了下脚,窘迫地说:“可以。”

    那就不严重。

    陆沉看了眼林晚背着的包,嘱咐她:“你先带她去客房。”

    顾停雨心领神会。

    回到客房放下行李,林晚要求她带着参观一下陆家大宅。

    正好她也不熟悉,便跟着她一层层的逛。

    到了四楼的时候,林晚推开一间虚掩着门的房间,像个卧室。
采南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