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十章 你除了臭美还能干啥

作者:满是琳琅  |  更新时间:2019/1/11 17:30:54  |  字数:2529字
    陆天溪心道,这不是你急不急的问题啊……

    她跟孟米奇先去了停车场,孟寒声被警察围住互相寒暄。

    挤满车的停车场里,陆天溪规矩站着,孟米奇又很吊儿郎当地倚在宾利身上抽烟。

    陆天溪好奇道:“老师的功夫好像很厉害。”

    孟米奇咬着烟道:“格斗,我教的。”

    陆天溪啊了一声,“有点令人意外,老师斯文儒雅,不像是会学这个的。”

    孟米奇直截了当道:“你是想打听我哥学格斗的原因吧?”

    陆天溪点点头。

    “下次想知道就直说,说话拐弯抹角的怪累人。”孟米奇不羁道,“像我哥这样的人经常遭到暗杀,他不学点防身术早就挂了。”

    “暗杀?”陆天溪愕然道:“老师怎么会被暗杀?他是黄城倍受敬仰的人物,还是孟家少爷……”

    孟米奇似笑非笑地打断说:“就是因为他受人敬仰又是孟家少爷,才有人想将他除之后快。黄城刚经受战火洗礼、重建不足二十年,孟家作为老贵族之一话语权很大,我哥又是搞文化的,一些见不得人的事都要从我哥这里走,但我哥什么德行你应该很了解,宁折不弯又树大招风,被暗杀被算计很正常。只不过,这些他从不让外人知道。”

    陆天溪被外人二字扎到了。

    孟米奇喷出烟圈,说:“我也问你个问题,除了好看你还有别的技能吗?”

    “技能?”陆天溪想了想,她从小被爷爷逼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中绘画最有天赋,这些算吗?

    但看了眼孟米奇,这个吊儿郎当很爱用暴力解决问题的青年,好像对文艺少女看不上眼。

    陆天溪正色道:“我用美术刀很厉害,铅笔可以削五厘米针尖细还不断。”

    话落,孟米奇沉默了,陆天溪也感到丢人,她转移话题说:“我还有件事很疑惑,当年老师为什么要来美院教学?”

    孟米奇看向从警察堆出来,往这边走的孟寒声,说:“孟家是教育世家,但从我爹起就没一个是教书的,弥留之际的爷爷对我哥说如果不去教书他就死不瞑目,所以我哥就去美院敷衍地教了四年哲学。”

    陆天溪噢了声,孟寒声是出版集团CEO,他还有个女强人姐姐纵横商道,而这个弟弟一看就不是个斯文人。当年孟老爷见衣钵无人传承,痛心可以理解。

    陆天溪看见孟寒声又停下接了个电话,他英俊的脸部轮廓突然绷紧,一句话没说就把电话挂断,刚走一步,一个美艳的女子朝他奔来,从身后抱住了他。

    陆天溪别开眼睛,孟米奇觑她道:“为什么不看看?”

    “非礼勿视。”

    孟米奇掏出车钥匙,指了指路虎说:“先上车,我带你去吃东西。”

    陆天溪平静上车,坐在副驾驶上,从车镜中看见莫雪踮起脚吻住了孟寒声。她急忙移开视线,撑着脑袋闭上眼睛,可是刚才看见的那一幕阴魂不散地在脑海盘旋。

    孟米奇把烟掐在老虎状的烟灰缸中,说:“真羡慕我哥那张脸偏招女人喜欢,从小桃花就多。”

    陆天溪:“来的时候我看见街角有家火锅……”

    “我们去吃甜品吧,心里苦多吃点甜。”

    陆天溪皱起眉,这时路虎倒车出来,孟米奇突然加速朝那对男女冲去。

    陆天溪看见孟寒声正一脸严肃对莫雪说着什么,车子的轰鸣突然接近,他朝这边看来,孟米奇突转方向盘与孟寒声擦身而过。

    孟寒声面沉如水,孟米奇朝他吹了声口哨。

    陆天溪:“……你疯了吗?”

    孟米奇爽朗大笑,他看向被警察封锁起来的现场,说:“莫雪就是有本事,到处都是她的眼线,这里发生大事来的速度竟跟警察不相上下。”

    陆天溪对他刚刚的疯狂举动心有余悸,此时并不想搭理他。

    .

    警察要趁这个机会一箭双雕,把赌场也彻查一番,莫雪收到消息就跟同事赶来准备拿到第一手新闻。

    可没想到她在这里遇见了孟寒声。

    不绝于耳的警笛声跟围观的人群构成混乱的现场,白助手过来焦急道:“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现在各大报社都在往这边赶,莫姐我们得抓紧……”

    “滚啊!”莫雪不耐烦地大吼一声,“难道没有我你们就不能独立完成了吗?滚滚滚,再来烦我把你们都开了!”

    白助手愣了一下,脸色难看极了。

    莫雪转脸对男人软下声,央求道:“寒声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给你下药了好不好?”

    孟寒声像块寒冰,那晚莫雪给他打电话,说她在酒吧出新闻的时候被人扣下了,孟寒声不疑有他,二话不说就赶了去。

    谁知那是莫雪跟朋友演的一出戏,骗他喝下带催情药的酒,知道真相的他勃然大怒,打了个电话让莫家把她带了回去。而后来被女郎盯上的他迫于无奈,给陆天溪打了电话……

    孟寒声脸色更沉了,他说:“莫雪,我们结束吧。”

    莫雪一愣,眼泪瞬间涌出来,“我不同意,寒声,我们下个月就要订婚了啊!”

    她过去抱住孟寒声,仰头说:“我们在一起两年了,平时的拥抱亲吻都是我主动,你对我的态度那么冷淡,我是不得已才想出生米煮成熟饭的下策……”

    她知道孟寒声最讨厌被人算计被人欺骗,这次是触碰到他的雷区了,唯有认错才能挽回。

    “对不起我错了……”

    孟寒声挑起她的下巴,美人垂泪能让任何男人软下心肠,他语气缓和,却字字直戳人心窝道:“我们是家族联姻,你还奢望什么爱情?我从一开始就说得很明白,我会娶你给你孟家太太的身份,我也会尊重这段婚姻不会有其他女人,但我不会爱上你。”

    莫雪心如刀绞,“为什么不会爱上我?因为那个暴发户陆天溪?”

    “不关别人的事,因为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莫雪咬唇,“你骗人,你之所以答应跟我谈恋爱,不也是因为陆天溪?我手里有她抄袭的证据,你害怕我告诉别人让她身败名裂。”

    孟寒声皱起眉,“你错了,我答应跟你谈恋爱是为了孟莫两大家族的安危。”

    黄城第一大家族姓黄,黄家野心极大,将孟莫两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孟莫两家能联姻抱团,相对更安全些。

    “那现在你为什么要提分手?难道就不害怕孟家临难了吗?”

    “因为我发现这想法是错误的,黄家危险,你同样也会算计我,今天你敢给我下药,明天就能杀了我,把你娶回家,就跟娶了个定时炸弹一样。”孟寒声不耐道,“明白了吗?”

    莫雪目光冷起来,她擦干眼泪,冷笑说:“因为我算计了你就跟我提分手,那陆天溪呢,她不仅得奖画作是抄袭的,她还满嘴谎话!你知不知道她病房里藏了一箱金银珠宝?”

    话落,孟寒声眸一眯,莫雪莫名打了个寒颤,她不可思议问:“你不信?”

    孟寒声身子一侧,推开她,失望地摇头说:“莫雪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本以为你只是蛮横了点,却没想到你竟能做出这种事。”

    他目光犀利,莫雪仿佛被看穿了什么,结结巴巴道:“你在说说什么,我听不懂。”

    孟寒声平静问:“是你告诉马牌九陆天溪有一箱金银珠宝的吧?”

    莫雪怔然,她最怕孟寒声露出这种眼神,看似平静,这股平静的力量却足以吞噬掉她。

    一切秘密仿佛无所遁形。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