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1章 赶紧干活是正经!

作者:关文悦  |  更新时间:2019/1/12 8:17:29  |  字数:2488字
    可橙羞得满脸通红,她从显繁手中接过水壶灌了一大口水,然后还给显繁,一言不发硬撑着站起身重新踏进水田里,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插秧。

    张氏想来看可橙不顺眼,她本来想说句什么“大小姐的身子农丫头的命”之类的话来讥笑可橙一番的,看见可橙这样子,她张了张嘴,竟无话可说了。

    倒是石氏气得什么似的,她狠狠地踩着水回到自己的位置,一边插秧苗一边说:“好没家教的野丫头!连长辈也不理一理!”

    可惜秋梨不在,秋梨若在,肯定会说什么:“可橙倒是想理你一理呢,只是你自己有个长辈的样吗?!”

    可橙懒得和石氏费口舌,她早已看出来,在这个家里石氏不过是起了个煽风点火的作用,说到决定家庭地位的,除了赵老头和张氏,就没有别个了。张氏就罢了,横竖自己一出生,她就看自己不顺眼,怎么讨好也是于事无补,倒是爷爷赵老头可以争取讨好一番。可橙边想边插,心底暗忖:讨好赵老头的计划今天开始实行!

    就在此时,另一块田的赵长福已飞一般的踩着泥水跑过来,问:“可橙你怎么了?”

    可橙站直身子,茫茫然地望着老爹说:“我没怎么啊!”

    赵长福喃喃道:“秋兰怎么说你晕倒了?”

    显繁忙说:“大伯,可橙刚才是晕了一下子,不过……”

    可橙忙打断大哥的话:“我已经好了!爹我没事,我刚才不过是站不稳……”

    赵长福道:“秋兰跑来说三姐晕了,要我过来看看呢!”

    石氏阴阳怪气的说:“都是农家丫头,哪有那么娇气?秋兰比可橙还小一岁呢,不也插了一上午的秧苗?也没见秋兰晕倒呢!”又瞪着秋兰“谁是你三姐?”遥指着一里外的水田,气道:“那边的秋萍才是你三姐!”

    秋兰咬了咬嘴唇,看了看可橙的,又看了看自己面前歪歪扭扭的秧苗,脸都红了:“娘!三……可橙姐姐比我插的好多了、快多了!”

    石氏说:“你比她小!难道还要比她插得更多?”

    秋兰又说:“可是我刚才过去喊大伯,明明看到三姐四姐加起来都没有可橙姐姐插得多!”

    石氏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秋兰:“傻不拉几的!”

    赵长福不理石氏,他摸了一把可橙的额头,问道:“可橙,要不回家里歇一歇?”

    可橙已经累惨了,可她看了一眼恶狠狠的石氏,只能说道:“我没事。”

    张氏才不管那么多呢,她开始赶赵长福了:“快走快走!还不过去干活?若是下起雨来,可做不完了!都是泥地里摔打大的,哪能那么娇贵?我看三丫头是皮痒了,捶一顿就好了!”

    赵长福还有点犹豫:“娘,可橙前阵子还病了呢……”

    张氏道:“谁没个病痛的?好了不就没事了?难不成病一次就一辈子也不做活了?”

    赵长福还想说点什么,张氏已不耐烦地推开他:“快走,快走!别碍着我!再过一会,春杏秋梨就要送饭过来了,那时再歇,可使得?”

    赵长福这才三步一回头地往那边水田走过去。

    可橙不吭声,继续插秧,可速度明显比刚才慢了下来。

    好不容易终于插完了一块一亩的水田,张氏又领着他们来到杏花树头另一块犁好的水田处。

    这块水田就在赵长贵他们隔壁。

    可橙望着眼前茫茫的三块大水田,头都要爆掉了!天哪,我究竟来到了一个多穷的家?这一年到头的除了采野菜、拔猪草,点豆子插秧割水稻还有什么可做的?神啊,我要赚钱致富发家啊!

    赵老头可不这么想,他用满是泥水的手摸了摸下巴上花白的短须,满足地笑道:“这四亩水田可是我赵家安身立命的根本!瞧瞧这黑泥土,瞧瞧这水,七月肯定会大丰收!”

    张氏没好气的说:“我说老头子你正正经经担秧胚是正经,胡咧咧什么呢?”

    赵老头“嘿嘿”一笑,继续担秧胚去了。

    赵老头和赵长福担了许多秧胚放置在水田的各个位置,然后又齐齐下田插秧。

    可橙插得累了,便直起腰观察爷爷、爹和二叔。

    这父子三人都是种田的好手。但见他们把一块又宽又长的秧胚放置在左手的掌心至手臂,右手轻轻捏一小摄秧苗插在泥水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到几乎看不见。

    放眼望去,田野上尽是三三两两的农人在插秧,散落在不同的位置。偶尔会听见一两声大人的呵斥声和孩童的嬉闹声,也有穿着朴素、头上却带着时下盛放的桃花、杏花的妇女们穿插在田间送饭送水。俨然一副“彩旗风暖看春耕”的画面。

    石氏则慢悠悠地一边插一边拿个眼睛到处转,好不容易让她看到可橙偷懒,可了不得了。马上咋呼起来:“哟!三丫头这是怎么了?”

    大家本来安安静静地在干活的,听见石氏咋呼,纷纷抬起头望向可橙。

    可橙反应快,马上弯腰干活,还一边插秧一边说:“二婶娘,我在插秧呢!不知道你喊我做什么?”

    张氏瞪了石氏一眼:“赶紧干活是正经!”

    石氏本来还要反驳一句什么的,但她眼尖,看见春杏秋梨两个抬着竹篮从杏花树头那边走来,马上眉开眼笑地说:“我过去搭把手!饭篮子重,可别闪了小孩子的腰!”说话间,她已上了田埂,往田头冲去。

    张氏一边插秧一边说:“偷懒耍滑的!”又直起腰指着那边田里的秋萍秋蓉两个,怒道:“别扔!你们两个不把手里的秧胚插完了,可别想着有饭吃!”

    显荣充耳不闻,他把手上剩下的半块秧胚往水里一扔,就跑了。

    张氏也不骂他,反而慈爱地说:“哎呀,我二孙子今天真听话,可忙活了一早上呢!今晚奶奶给你煮鸡蛋吃!”

    显荣望着秋萍秋蓉挑衅地笑。

    可橙撇撇嘴,一边插秧一边想:赶紧吵起来吧,闹起来吧。最好是打起来!我最喜欢看你们起内讧了!

    谁知道秋萍秋蓉两个虽说是经常欺负秋兰可橙,但却不敢对奶奶的心肝宝贝有丝毫“不敬”,她二人气哼哼地咬咬牙,恨恨地插完手里的秧胚,这才往田头冲去。

    可橙对老赵家的伙食真心不敢抱有一点期待,每天的主食除了稀粥就是没那么稀的粥、除了菜园子里的满是虫眼的白菜以及野菜就没有其他,当然番薯管饱,咸菜管咸。因为张氏说:咸死你们才不会抢!省粮食!

    不过张氏貌似忘了盐其实也挺贵的!

    可橙向来不爱吃咸菜。虽说也喜欢粥和番薯,但吃得多了烧心,这一个多月来,天天煮番薯也吃够了。现在一到吃饭时间她就头疼、胃疼,但终归还是要吃的,不是吗?

    可是就不能换一个做法?可橙也问过大姐二姐,为何不换一种做法,譬如焗番薯、焖番薯、清炒番薯丝、煮番薯粥什么的。大姐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反问:“你觉得奶奶会同意么?”可橙一想,奶奶当然不会同意了!张氏是个什么人?柴禾不让烧,油盐不让下……她是恨不得全家餐餐喝水饱的,又怎会同意换个烹调方法?

    等可橙把手里的秧胚插完,走到田头的时候,春杏秋梨已在草地上铺了几张芭蕉叶,正在把竹篮里装着的粥、咸菜、番薯等拿出来呢。
关文悦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