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1章 养活尸

作者:宁小栾  |  更新时间:2019/1/12 21:18:20  |  字数:3019字
    “不是你还能有谁?”我气得简直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老太太的面具给撕下来,“勾魂这事你都做了,能不能别装无辜?”

    不知怎的,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觉得她身上散发着一种阴测测的气息,现在也是一样。

    而且这个老太太很滑头。

    浑浊的眼睛里透出几分无奈,她小心翼翼地瞥我一眼,说:“我都已经说了不关我的事,小姑娘你怎么还揪着不放?”

    “那你说,我堂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瞪着一双眼睛,简直要在她身上瞪出两个洞,老太太直视着我的眼眸,居然没有半点心虚。

    司归见状直接摊开右手,红芒轻微闪动,一柄长剑便是赫然出现在掌中。

    他握紧了剑柄,将长剑抵在老太太咽喉:“你说不说?”

    狭长的狐狸眼里凝结着浓稠的威胁。

    老太太吓得颤了颤,瘦弱的身子差点抖得跟筛糠一样,连话音都在抖:“真、真的不是我……最近山神闭关,我在这占据了他的神庙,碰见谁在这地方许愿就趁机勾魂,到现在也就勾了两三个。郑亚丽来的时候,我寻思着钟悦的魂是死魂,就算是勾了也不会起到其他副作用,还能给小孙子补身体,干脆就假意答应她的请求,趁机把魂给勾了。后来钟悦变成活尸,这事也不是我能想得到的啊,我本以为钟悦活不过来,郑亚丽就算再不满,也只会觉得山神的传说是个骗局,不会对我造成任何影响。可是谁能想到,钟悦竟然真的回来了,还成了活尸?”

    看她的模样似乎是真的不清楚。

    那怎么办?

    线索又断掉了,我有点头疼。

    司归把剑横在她的脖颈处,威胁道:“要是让我知道你隐藏了什么,保证让你魂飞魄散。”

    “我知道的都说了,别的就没了。”老太太委屈地眨了眨眼睛。

    “那好。”司归勉强收起长剑。

    此时大娘幽幽地醒来,坐在地上,揉着太阳穴观察四周:“小梨,你们在跟谁说话呢?”

    “没和谁。”我怕吓着她,含含糊糊地回答。

    大娘摇晃了下脑袋,迷迷瞪瞪的:“我刚才怎么了?”

    “哦,你刚才……晕倒了。”我在脑袋里面飞速搜寻着词汇,最终编出来一个稍微像样的理由,“你看见了一张纸,然后吓得晕倒了,我还想把那张纸捡起来看写的是什么,可惜它被烧了。”

    大娘一拍脑袋,努力地想了想,面上却是一脸的迷茫:“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不记得就算了,可能你刚醒,一时还想不起来。”我摸了摸后脑勺,讪讪地笑了。

    大娘扶着旁边的石壁缓缓站起身,模糊道:“山神说救悦悦的代价是什么了吗?”

    我敷衍道:“没有代价,山神说了,这算是免费帮的忙。”

    大娘又哭丧着一张脸:“悦悦都那样了,这帮的是倒忙吧?”

    我无话可说。

    然后扶着大娘亦步亦趋地从山神庙出去,沿着回家的路前行。

    门开的刹那,老太太鬼就趁机窜了出去,怀里还抱着个盒子,大约是给她小孙子拿的吃食。

    司归也没再追过去,就让她那么跑了。

    毕竟人有亲情,鬼曾经也是人,也有亲情。

    看在这老太太鬼那么疼孙子的份儿上,暂时饶了她。

    回到家我就躺在床上打算休息,然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这两天的经历,以及堂姐现在的模样。

    脑子太清醒了。

    不知道翻身几次,我披上外衣穿着棉拖鞋去小屋里看堂姐,期望能从中找到一星半点的线索。

    小屋比较隐蔽,在棚子里面,以前是用来养山羊的,只不过这些年偷羊的太多,都不怎么养羊了,暂时用来做杂物间。

    昨天刚下了雪,在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去往小屋的路上已经有了一串鞋印。

    看来已经有人来过了。

    我正要拐进棚子,迎面撞上了堂哥,于是打了个招呼。

    堂哥提着个黑色的塑料袋,有血液从上面滴落,落在雪里就形成一个血点,分外扎眼。

    我警惕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这里面是什么?”

    堂哥一只手提着袋子,另一只手挠了挠头:“是一点猪肉,早晨赶集去了,这不还没来得及处理。”

    “这样啊。”

    和堂哥擦肩而过,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赶集是从棚子那边来的,而不是大门?

    我加快了步子,还在窗户边上就听见堂姐在咯吱咯吱嚼着什么,透过半开的窗棂,发现她抱着一块肉在啃。

    小屋里什么都没有,她从哪里来的肉?

    除非有人喂食。

    联想到堂哥手上的黑袋子……

    我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所有人都对堂姐唯恐避之不及,堂哥却来送肉给她吃,这也太反常了。

    堂姐察觉到我的存在,下意识地把肉往边上挪了挪,含糊道:“这是我的!”

    “我不会抢你的。”我问,“刚才给你东西的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堂姐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他养了我。”

    “怎么说?”

    “他是我的主人,是他给了我生命,让我活了下来。如果没有他,我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堂姐逻辑还算清晰,只不过她已经不记得从前的事,所有的记忆都是从她成为活尸开始。

    她嘻嘻地笑着:“他说过几天就会带我去一个新的地方,那里有好多的兄弟姐妹,他还要带我吃好吃的。”

    说完,她就陷入了美好的畅想中。

    我没听她继续说下去,转身去找堂哥询问。

    他刚把袋子处理了,瞧见我很有些意外:“怎么了钟梨?”

    我开门见山:“哥,你为什么要养活尸?”

    堂哥脸上的笑僵住了:“养活尸?”

    “你别说你不知道,钟悦说是你在饲养她,还有其他的活尸。”我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模样,质问,“我们钟家人从来行事光明磊落,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堂哥还想遮掩:“你听谁说的?平时多看点书,别没事干一天到晚的瞎想。”

    “我没瞎想。”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堂哥竟然还跟我绕弯子,我不得不把话题强行掰回来,“哥,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中要多,钟悦现在就是活尸,我很清楚。”

    堂哥终于不卖关子了,拉下脸来直接说:“钟悦已经被勾了魂魄,做成活尸刚刚好,再说了她命格特殊,在阵法中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什么阵法?”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堂哥摆摆手,转而从院子里栓的晾衣服的绳子拽了条毛巾,边擦手边说:“钟梨,有时候人知道太多了不好,不该你知道的事情,你就不要乱打听。”

    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哥,你就算养活尸,也别拿自家的亲戚下手好吧?钟悦好歹也是你妹妹,你怎么下得去手?”

    堂哥眼底闪现出复杂的情绪,末了重重地叹了口气:“唉,这件事我很难跟你说清楚,总之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能不能理解我的难处?”

    “不能。”我果断地说,“钟亮,在我眼里你一直是个尽职尽责的大哥,我们家兄弟姐妹不多,虽然咱们不是一个妈生的,但你对我们也都很好。我们都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你怎么就这么狠的心……”

    堂哥把毛巾搭在绳子上,对着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今天的话题就到这里,再多的我也不能告诉你,你也不要问,行了吧?”

    说完他就转身离去。

    步子迈得很大,背影很是决绝。

    我气得在地上跺了两脚。

    我这个人还真是刨根问底,越是不跟我说清楚,我就越是好奇,不就是在他这里没有答案么,不代表我不能用其他方法寻到答案!

    怒气冲冲地回到卧室,坐在床上我就拿出手机,在搜索栏输入“养活尸”,然而查到的基本都是一些小说,靠谱的知识还真没有。

    司归不知什么时候溜到我身边,对着我哈了一口气:“哟,你不知道我是业界百科全书吗?查资料不如问我。”

    我又往下翻了翻,还是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干脆放弃了,转而把求助的眸光投向司归:“狐仙大大,能告诉我把人变成活尸,是个什么操作吗?”

    司归打了个响指,手掌已经不老实地覆上我的后脖颈,隔着厚厚的毛衣我都能感受到大掌之下散发的温热。

    像是某种火气,要将我烧灼。

    我条件反射似的起身,抱着手机低眸看着坐在床沿的司归:“你……你注意点言行。”

    司归单手托腮,歪着脑袋目光灼灼:“为什么要注意点?更放肆的你不是没见过。”

    “有事说事,别整这些有的没的。”

    我刻意和他保持了半步远的距离。

    哪只司归的手臂骤然伸长,居然将我揽在他的怀里,指节不安分地掀起毛衣一角,摩挲着嫩滑的肌肤。

    这还不算什么,他将脑袋埋在我脖颈之间深深嗅了一下,沉醉道:“刚洗完澡吧,这么香。”
宁小栾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