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0章 被勾魂了

作者:宁小栾  |  更新时间:2019/1/11 21:47:26  |  字数:3063字
    大娘岂止是害怕,简直魂都快飞出来了。

    后面就是墙壁,大娘退无可退,将脊背紧紧地贴在墙上,双手也抵着冰冷的墙面,整个人筛糠似的抖。

    堂姐低着头,一步一步朝着大娘走过去。

    她的步伐很奇怪,一瘸一拐的,像是机器人。

    不料半路被大伯给拦住了。

    “悦悦!她是你妈!”大伯张开双臂挡在堂姐和大娘之间,梗着脖子坚决道,“你要想对她做什么,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堂姐歪着脑袋笑了下:“好啊,我还没试过踩着尸体是什么感觉呢。”

    绿芒一闪,携带着杀戮。

    她右手握拳重重地敲打在大伯脑门。

    大伯被打得发晕,歪歪扭扭地走了两下,被李轩扶住了。

    李轩按住堂姐的双肩,激动地说:“他们是你的父母啊!钟悦你不记得了吗?那你记不记得我……呃!”

    他还没说完,就被堂姐一记手刀劈得晕了过去。

    司归闪电般地从眼前掠过,从背后给了堂姐一剑。

    她刚迈出去一步,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停顿两秒过后直挺挺地倒地。

    众人愕然,又都不敢上前。

    我慌忙冲到前面,大声地说:“她现在已经不是钟悦了!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谁也不要靠近!”

    大娘眨了眨眼睛,又想过来看堂姐,又不敢往前半步,只能探着头:“小梨,那悦悦现在是什么情况?”

    “是活尸。”

    我套用了司归的话。

    大娘一拍大腿,又哭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啊,山神怎么说话不算话!他明明答应了会让悦悦回来的,可是……怎么会是这样……”

    司归冷冷地审视着大娘皱巴巴的一张脸:“问她山神的事情,肯定和勾魂鬼有关系。”

    “那钟悦怎么办?让她在这里待着还是会伤害别人。”

    虽说她现在昏迷了,但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到时候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都很难说。

    司归踢了她一脚,果断道:“我看着她。”

    我放心地去跟大娘到堂屋谈话。

    大娘缓缓地坐下,浑身都在轻微地抖动,上下牙咬得咯吱作响。

    “您冷吗?”我弱弱地问了句。

    大娘点点头。

    我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大娘双手握着水杯,抖得里面的水都洒了出来。

    我在她对面的凳子坐下来,问:“大娘,您前几天带着堂姐去看山神了?具体情况能说说吗?”

    大娘只顾着打寒颤了,说话也是磕磕绊绊的,勉勉强强才把事情讲清楚。

    起因是村里有个山神庙,据说很灵,只要是给的贡品足够,任何愿望山神都能满足。大娘也是没办法了,所以才想到这么个偏门,毕竟她就堂姐一个闺女,只要能让堂姐活过来,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没关系。

    所以她偷偷地带着堂姐的遗体到山神庙请愿,根据山神庙的规矩,请愿是要写请愿书的,判断山神是否答应,做法是把请愿书放在山神庙一晚上,如果上面有山神的大印,那就是同意,如果没有,那就是愿望被退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大娘去山神庙看了,请愿书上多了红色的印记,她高兴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欣喜地回到家里,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布这个好消息。

    可没有人愿意相信她,更何况那时堂姐还没活过来,没有确凿的证据,她也只好闭口不言。

    直到现在,堂姐回来了,却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我是想让悦悦活过来,但不是这样的结果!”大娘将杯子放在小桌上,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后悔莫及。

    空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答应你的事情本座已经做到了,那么你是不是也该付出一定的代价?”

    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带着轻微的回音,语气里没有任何感情。

    不用说,肯定是山神。

    大娘怔住了,迟钝的大脑缓慢转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人们还说山神帮人完成愿望以后,会索要一些物品,一般这些物品会在愿望达成之后出现在山神庙,以一张纸的形式写清楚。”

    按照时间,今天晚上代价就该出现了,然而今天山鬼王娶亲,不适宜出门,只能明天去看。

    当天晚上为了大家的安危,我们把堂姐关在了小屋里,由司归看守。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和大娘一起去了山神庙。

    庙里的供品盘之间的确有一个信封,压在一块石头底下。

    抽出来以后,能清楚看到上面写着:郑亚丽收。

    郑亚丽就是大娘的名字。

    打开信封的时候,她的手抖得跟帕金森一样,看到上面的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她仿佛被冻住了,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信纸从皱皱巴巴的手中滑落,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我捡起来一看,顿时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救钟悦的代价,是年村所有人的性命。

    大娘像是傻了,揉了揉凌乱的短发,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腕:“怎么办啊小梨,山神让我们都去死!他怎么能这样?”

    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

    我在山神庙里转了两圈,对着山神像大喊:“身为山神你不应该护佑年村吗?你要毁掉整个村子,会遭天谴的!”

    片刻后,山神庙里充斥着阴森森的笑:“小丫头,你们钟家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还少吗?我这是替天行道!”

    “钟家做了什么事,你倒是说说?”我毫不客气地反问。

    山神没有明说,旁敲侧击道:“你去问问你家的人就知道了。”

    从山神庙出来,我的腿也有点发软。

    司归等在庙门口,打眼瞧见我的模样,眉头微皱:“怎么你看起来脸色发白?被吓着了?”

    我缓慢地走在大娘身后,有气无力道:“山神要的是全村人的性命,还有,他说钟家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这是报应。”

    司归:“他说的没错。”

    我斜着眼看他:“你这话什么意思?”

    司归无所畏惧地迎上我的目光:“要我提示一下吗?钟悦为什么会成为活尸,你应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我有点头疼。

    回到家我就躺在床上打算休息,然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堂姐现在的模样,以及她嘴里的獠牙。

    脑子里面太清醒了。

    我披上外衣穿上拖鞋去小屋里看堂姐,期望能从中找到一丁半点的线索。

    小屋比较隐蔽,在棚子里面,以前是用来养山羊的,只不过这些年偷羊的太多,都不怎么养羊了,暂时用来做杂物间。

    昨天刚下了雪,在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去往小屋的路上已经有了一串鞋印。

    看来已经有人来过了。

    我正要拐进棚子,迎面撞上了堂哥,于是打了个招呼。

    堂哥提着个黑色的塑料袋,有血液从上面滴落,落在雪里就形成一个血点,分外扎眼。

    我警惕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这里面是什么?”

    堂哥一只手提着袋子,另一只手挠了挠头:“是一点猪肉,早晨赶集去了,这不还没来得及处理。”

    “这样啊。”

    和堂哥擦肩而过,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赶集是从棚子那边来的,而不是大门?

    我加快了步子,还在窗户边上就听见堂姐在咯吱咯吱嚼着什么,透过半开的窗棂,发现她抱着一块肉在啃。

    小屋里什么都没有,她从哪里来的肉?

    除非有人喂食。

    联想到堂哥手上的黑袋子……

    我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所有人都对堂姐唯恐避之不及,堂哥却来送肉给她吃,这也太反常了。

    堂姐察觉到我的存在,下意识地把肉往边上挪了挪,含糊道:“这是我的!”

    “我不会抢你的。”我问,“刚才给你东西的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堂姐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他养了我。”

    “怎么说?”

    “他是我的主人,是他给了我生命,让我活了下来。如果没有他,我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堂姐逻辑还算清晰,只不过她已经不记得从前的事,所有的记忆都是从她成为活尸开始。

    她嘻嘻地笑着:“他说过几天就会带我去一个新的地方,那里有好多的兄弟姐妹,他还要带我吃好吃的。”

    说完,她就陷入了美好的畅想中。

    我没听她继续说下去,转身去找堂哥询问。

    他刚把袋子处理了,瞧见我很有些意外:“怎么了钟梨?”

    我开门见山:“哥,你为什么要养活尸?”

    堂哥脸上的笑僵住了:“养活尸?”

    “你别说你不知道,钟悦说是你在饲养她,还有其他的活尸。”我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模样,质问,“我们钟家人从来行事光明磊落,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堂哥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钟悦已经被勾了魂魄,做成活尸刚刚好,再说了她命格特殊,在阵法中可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什么阵法?”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宁小栾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