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004章:正牌夫人

作者:踏云轻舞  |  更新时间:2019/1/11 18:00:29  |  字数:2515字
    是他的错觉么?

    他总觉得她今天与以往格外不同,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若换做是以前,她在车上不可能一路都安安静静的闭目养神,一定会各种局促不安,视线偷偷摸摸的锁定着他,一被发现就像个受惊的小鹿似的避过脸去,过会儿再偷偷转回来。

    以前的她在他面前总是小心讨好,说话斟酌再三,生怕会惹他生气不快,刚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吐槽他。

    有次喝醉酒之后,她还借着酒劲儿向他表白,嚷嚷着说嫁给他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那么他如今愿意履行赌约她应该一蹦三尺高的乐翻天才是。

    可是刚才她却一直推脱阻拦,而且神态语气都不似作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是因为家里发生的事受刺激太大导致性格突变,还是为了吸引他故意耍的心机?

    想到这里,薄北辰心里对黎沫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探究之心。

    结果黎沫在签完字按完手印之后,猛地站起身来,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一下子倒在了薄北辰怀里。

    薄北辰顿时火气直往上涌。

    这女人之前果然是在欲擒故纵!

    这证才刚拿到手,就恢复了本性,迫不及待的贴了上来!

    他毫不留情的推开了她,满脸厌弃说:“别碰我!”

    黎沫被他推到了地上,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后脑勺更是一阵一阵的抽疼,神情不由得有些痛苦。

    薄北辰见状却冷冰冰的说:“别再装了,真叫人恶心。”

    黎沫疼得眼冒金星,却也明白辩解无用。所以她没有替自己解释,甚至没有多看薄北辰一眼,只是默默的撑着地坐了起来,语气平静得不带一丝波澜:

    “结束了吧?那我可以走了吧?”

    薄北辰没有说话,冷哼了一声后,直接转身拂袖而去。他的助理杜景之倒是过来帮忙把黎沫扶了起来,劝道:

    “温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明知道薄总有洁癖,不喜欢任何人碰他。

    就算你心里想和薄总亲近,也不该装弱假摔直接扑他怀里啊,这样只会让他生气,更加讨厌你啊......”

    黎沫叹了口气,她不知道他有洁癖,更不是故意投怀送抱,不过说出来有谁会信呢?

    所以黎沫只是低声对杜景之说了句“谢谢”,就转向工作人员问道:“请问洗手间怎么走?”

    那工作人员替她指了方向之后,她同样道了声谢就默默朝着那边走去,留下杜景之看着她的背影,因为她的反常而满脸困惑。

    这反应,也太不像温小姐平日里的作风了吧......

    杜景之回到车里,在发车之前仍有些犹豫的问:“薄总,我们真的不等温小姐了吗?她还要回片场拍戏呢。”

    薄北辰眼皮都没抬一下,不耐的说:“她不会自己打车?”

    “是。”杜景之也不敢再多说了。

    启动车子的同时,他下意识的透过后视镜看了薄北辰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道:“薄总,您身上怎么有血迹?”

    薄北辰闻言低头看了一眼,他的西服上胸口的位置果然沾了一块血渍。

    他没受伤,那么这血......

    难道她之前不是装模作样,是真的受伤了?

    “停车!”

    薄北辰的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紧张,在车子还没停稳的时候就急匆匆的下车往回跑去。

    杜景之见状连忙追着薄北辰的背影提醒了一句:“她应该在洗手间。”

    与此同时,黎沫正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费力的去卸头上戴着的厚重发套。

    之前薄北辰拉着她走得太急,不仅没卸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而她刚才照了镜子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穿着古装。

    黎沫无奈的对着镜子苦笑,自嘲地想:

    打扮成这幅样子去领证,而且结婚照还是PS的......大概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等她总算忍着疼把发套卸下来之后,才发现发套后面已经被鲜血浸湿了。

    黎沫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想起来,开拍之前,温梦被重物砸到头,可是却没人关心询问,在她头脑发晕的情况下直接催促着开拍了。

    温梦就这样“晕”了过去,换成黎沫“醒”了过来。

    因为她带着厚厚的发套,身上的衣服又是火红色,所以竟无人发现她已经被砸到流血了。

    难怪她之前一直觉得头痛欲裂,昏昏沉沉,原来不仅仅是因为双重记忆带来的混乱,还有一部分生理原因。

    本来伤情就有些严重,再加上刚才被薄北辰那样用力的推倒在地,黎沫只觉得脑袋又痛又沉,眼前发黑,快要支撑不住了。

    在她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恍惚中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再度睁开眼时,黎沫发现自己在一个病房里,伤口明显已经处理了,头上包着白纱布,还换上了干净整洁的病号服。

    杜景之在不远处摆弄着果盘,却并不见薄北辰的身影。

    听见她起身的动静,杜景之立即回头,惊喜的说:“太好了!您可总算醒了!”

    黎沫转着自己有些僵硬发酸肩颈,皱眉问:“我睡了很久么?”

    “那可不是!您昏迷了整整三天!我真怕您就这样睡过去再也醒不来了......”

    黎沫闻言表情有些沉重。

    她是醒过来了,但是真正的温梦,却真的就这样睡过去在也醒不来了......

    仔细回想,那场害死温梦的事故,更像是人为,而非意外。

    黎沫眯了眯眼睛,眼神渐冷。

    既然借了温梦的身子重活一世,那么温梦的债,她也会替温梦一并讨回来!

    杜景之并未察觉黎沫的异样,把果盘端了过去,柔声道:“饿了吧?先喝点儿温水,再吃点儿水果垫垫,我去帮您叫餐。”

    黎沫有些讶异,他这又是演的哪出?

    在她继承的记忆里,杜景之虽然一直对温梦客气有礼,却绝不至于如此贴心周到,更不会对她用敬词。

    不过黎沫并没有将心里的疑惑表现出来,只是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随后,她接过水来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说:“对了,之前是你抱我过来帮我换的衣服?”

    杜景之听了差点吓到腿软,急忙摆手道:“这话可千万不能乱说!

    你现在可是我顶头大boss的正牌夫人,如果被薄总听到了,我这项上人头还要不要了......”

    黎沫撇了撇嘴,说:“我这正牌夫人的水分有多足,你应该再清楚不过吧。”

    “不水!一点儿也不水!”杜景之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然薄总能亲自把你抱来医院么?”

    “你说是他抱我来的?”黎沫明显有些不相信,“他不是向来很不喜欢我么?他不是向来不愿与人有肢体接触么?”

    “是啊!如果不是我亲眼看着薄总抱着您从民政局出来,我大概也不会相信......”

    杜景之一脸的感慨:“不仅如此,薄总还在您床前守了整整两夜!直到今天一早公司出了急事他不得不亲自处理才离开的,还叮嘱我留下来好好照顾您呢。”

    虽然杜景之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今时似乎不同往日了。

    以后对黎沫这位总裁夫人好一点,不会错的。

    黎沫闻言忍不住小声嘟囔道:“他吃错药了吧他......”

    杜景之则是在心里默默吐槽:他觉得这两个人都吃错药了。

    要是在以前,温小姐该感动到涕泪横流,激动到忘乎所以才对吧。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