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三十章 找茬

作者:媛小骨  |  更新时间:2019/1/11 21:46:37  |  字数:3074字
    北辰向来是个好孩子,突然这样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被之前那个绯闻中的女人挑唆的,严母不由顿时不悦。

    姑且不说这些,虽然她不管生意上的事,但是现在夏家生意蒸蒸日上,严家又和他们有生意来往,怎么可能让一个倒贴的女人败坏了口碑。

    看来她必须亲自出马解决一下这件事。

    根据夏冉提供的地方,严母直接推门进去,沈晓彤刚回医院辅疗,就看到一个富贵的太太进来,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了紧跟着她进门的夏冉,顿时皱眉。

    护士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只好奇这女的到底怎么了,怎么一天到晚都是来找她算账的,她撇了沈晓彤几眼,连忙离开。

    随着门被关上,严母打量她几眼:

    “你就是沈小姐吧。”

    “是。”

    “小姑娘,有些话,我们还是直说了好,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们家北辰?”

    还真是来者不善,一开口就这么莫名其妙,沈晓彤就算是个软柿子捏的,也受不了这种无理。

    “阿姨,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我告诉你,北辰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和冉冉一直青梅竹马长大,前几天突然和你订婚,是你唆使的吧?你在中间插一脚,你父母没教你这是伤风败俗的事吗。”

    严母字字儿带着刺,沈晓彤看着夏冉,瞬间全都明白了,不由冷笑。

    “我看你是长辈尊重你,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是非不明,什么样的人的话都能听。”

    夏冉一听顿时瞪眼,但是忌惮身边的女人只能压下火。

    “不管怎么样,阿姨好歹也是长辈,晓彤,你怎么能教训长辈呢。”她佯装错愕的开口,严母一听,不由更加觉得面前的女孩讨厌。

    她抬手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直接扔在了地上。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拿好了点点,以后不许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真少教!”

    又是这个套路,看着地上的钱,难不成以为自己是乞丐?

    沈晓彤心里只觉得冰冷,那少教两字更是像针一样扎着自己的心脏,一股怒气上头,随后嘴角扯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

    “是吗?”

    她声音比平时尖了不少:“要是北辰喜欢我出现在他的面前呢?”

    严母和夏冉顿时愣住,沈晓彤头脑有些发热:“我告诉你,我偏偏要嫁给北辰,不光这样,我还就是为了他的钱。”

    沈晓彤笑得冰冷刺骨,但是心脏却有股子火再烧。

    “收好您的钱,就这点儿?还没有北辰给我的零头多呢!”

    话音落下,她捡起牛皮纸袋扔给了夏冉:“倒是夏小姐,用这个钱去报个智商课吧,好好学学怎么收住男人的心。”

    夏冉脸色顿时苍白。

    “你……”

    严母指着她,显然被气到了连话都不会说,她一把从夏冉手中拿过信封,直接撕了个粉碎:

    “我告诉你……我严家就是把钱都给扔江里,都不会被你这种女人骗走!”

    话音落下,严母直接拉着夏冉就往外走,恶狠狠地关上了门。

    刚一出门,夏冉就连忙开口:“阿……阿姨,你别生气,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严母闻言恼怒道了极限,,直接掏出手机就给严北辰去了个电话。

    “北辰!你现在立刻和那个女人断了关系。”

    严北辰此时正好在处理文件,闻言修长的手指一顿,神色冷漠了三分。

    “谁。”

    “北辰……你还替那种女人藏掖什么!你怎么这么傻!”严母气的眼睛发红,夏冉连忙在一旁帮她顺气。

    “我和你直说了,我今天和她见过面了?你知道她是怎么跟我说的吗?她说就是为了你的钱,还说非要嫁给你,我们严家怎么会让这种女人进门,你这个傻儿子!还不赶紧跟人家断干净了!”

    母亲尖锐的话配上夏冉的哭声,严北辰只觉得太阳穴猛的跳动了一下,随后扯了扯嘴角:

    “是吗。”

    他不冷不淡的开口,严母听道儿子低沉的笑声顿时皱眉:

    “北辰!”

    “她不就是喜欢钱吗?那就让她骗好了。”

    话音落下,他直接挂断电话,吐了一口香烟,严北辰起身,看着身后的落地窗,心头闪过一丝烦躁,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沈晓彤地上散落的废纸,只觉得可笑。

    护士见人气冲冲的走了,推门进来更是吓了一跳,看着满地的红色碎片张嘴,这到底是什么了……这年头谁和钱过不去啊。

    “沈小姐,您的诊疗单子……”

    “谢谢。”

    沈晓彤接过,直接离开,回家的路上她思绪混乱,她很像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局面,但是稍微一深想,严北辰的面容就浮现在自己的面前。

    “少教!”

    “不许出现在我们面前!”

    严母的话断断续续回响在耳旁,是啊,所有人都是人,就她不是人,沈晓彤觉得无比可笑,原本想回家休息的心情也没有了,干脆随手拦了辆车子回到了公司,刚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杂乱的桌面上躺着的一个信封。

    威胁信?

    她冷冷的看了一眼,现在就算是发生什么讨厌的事自己都不会惊讶了,沈晓彤想到,但是刚一打开,手指却猛的抽了一下。

    这不是QS的请帖吗?QS ,就是国际知名的一个商业聚会,三年举行一次,沈晓彤之前略有耳闻,据说今年的举办方正好是中国,之前媒体也有过报道,总之就是闹得沸沸扬扬,她看了一下日历,差不多就是这个月底了。

    不会是寄错了吧。

    恶作剧?

    往下一看,确实写的是称要为我沈式,还有QS的公章,板板整整的。

    就算是巅峰时期的沈式也没有资质去参加这种知名聚会,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公司?沈晓彤只觉得心脏砰砰跳动。

    连忙用座机给会所专线去了一个电话,得到证实后不由有些腿软。

    这是真的。

    但是在兴奋之余,阴霾不由从新笼罩。

    可是为什么会邀请沈式?实在是没有这种可能啊。

    “沈总——”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刘芳慌慌张张的推门进来,手里还抱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礼服:

    “沈总,您看哪儿件合适?还是先试试?”

    “这是……”

    “参加SQ 的礼服啊!”

    沈晓彤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刘芳高兴成这个样子。

    “你先别着急。”她连忙打住:“这件事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

    “沈总!”刘芳脸上的表情顿时显得惊愕,仿佛沈晓彤是在跟自己讲笑话:“这还商量什么?我们公司接下来几年的利润可全指望这一次了,您可别说您不去啊。”

    “可是——”

    沈晓彤还是有些犹豫,但是刘芳却一把把衣服全部放在了办公桌上,还顺手把几分合同扔进了垃圾桶。

    “你——”

    “这些都不赚钱。”

    刘芳笑得又苦涩又着急:

    “沈总,我知道您顾全大局,但是我也不怕说出来您觉得难听,我们现在可真没有大局了,用不着顾全,那可是QS,去了万一接了一个单子,那我们就是起死回生,老董事长的事我也听说了……这事就算是不靠谱,也最多丢个脸,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刘芳的话就像是锥子一样猛地扎进了沈晓彤的心里。

    是啊。

    看着皱巴巴的礼服,沈晓彤苦笑了起来。

    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犹豫的资格,脸?为了公司她需要这张脸做什么,父亲的态度也好,自己被谣传养也好,这不是唯一能改变现状的方式了吗?

    难不成她还真的要指望一纸合同?

    她不想做那种女人。

    “我知道了,你也收拾收拾。”

    沈晓彤叹了口气,刘芳笑了起来:“我就不收拾了,不瞒您说,我已经整理了一些资料,这毕竟是沈式第一次参加QS,什么都不完善,有几个不错的人选交流……”

    看着助理跑出去拿资料,沈晓彤一瞬间有些释然,看着垃圾桶里被刘芳扔掉的小利小惠嘴角微勾。

    这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了。

    傍晚。

    严北辰刚回到家,佣人就来传话。

    “少爷,老爷在书房等你。”

    “知道了。”

    严北辰脱下西装外套,刚一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坐在烟雾中的父亲,他把一份请帖放在了严北辰的面前。

    “SQ的商业会,你带着夏冉去。”

    虽然料到如此,严北辰眉头还是一紧。

    “我自己去。”

    面对儿子干脆的反驳,严父只是用冷笑回应:“商业会有交际舞的环节,你不和自己的未婚妻跳,难不成还要和别的女人?”

    “这是我自己的事。”

    严北辰薄唇微珉,随手放下了请帖,正欲直接转身离开时,父亲却低沉的吼了了一声。

    “你给我站住。”

    严北辰停下脚步。

    “你的事?这是关乎到严家脸面的事!”严父猛然灭掉手中的雪茄,冰冰冷冷到:“你觉得现在外面传言很好听吗?”

    严北辰手指轻颤。

    “严北辰,你是我的儿子,和夏家的利害关系不用我再重申,你在外面怎么花天酒地我睁一只眼闭一只,但是关于这件事——”

    严父一顿,如同老鹰一般锐利的眼睛眯起:“你没有选择!”
媛小骨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