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42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作者:池清浅  |  更新时间:2019/2/11 14:13:23  |  字数:2203字
    奚鸢从前是个假姑娘,琴棋书画,就写字和下棋有个半吊子的功夫。

    要是论琴画之内的高雅,饶是她娘阮绒当年才绝天下,奚鸢可以说是完全不会的。

    整日就跟着她爹苏京墨舞枪弄棒了。

    不过尽管不会,但平日里听阮绒弹得比较多,也算有几分耳濡目染,不能弹,倒还是能够听几分的。

    琴音流畅,仿若高山流水,山涧清泉,又似林中皎月,湖水涟漪浅浅。

    与他这个人一般,不入世俗,不染凡尘。

    奚鸢静静地站在原地,望着男人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像是在与琴弦低语吟唱。

    倘若要将她娘亲和这位公子的琴艺相比较,她娘亲的琴音就像小桥流水,温柔婉转,带着女儿家的细腻;而这位公子却是山川河流,大气淡然,融于万千山水之间。

    一曲终,她才在许潮生的引领下,抬脚上前。

    “许大人。”

    奚鸢将梨花酿递给下人,一抱拳,“一坛薄酒,还望您不要嫌弃。”

    许开文连忙起身,叫下人把这酒盛出一壶来,“林将军带的酒,自然是琼浆玉露。”

    奚鸢扯了扯唇角,坐到了那男人的对面。

    要说这个人,若是和尤非白放到一块,那便是一妖一仙鲜明的对比了。

    她望着他,那似雪的肌肤,白得近乎透明。

    好似一阵风过,他就会随风而去一般。

    “林将军,这位是东流阁的第一琴师,尉谨宴。”许开文见她一直盯着男人看,笑呵呵地同她介绍,“东流阁琴师宴公子,那琴技可谓天下驰名。今日听闻我为宴请林将军,方才赏脸寒舍的。”

    这一席话,一开口,就是捧了两个人。

    尉谨宴。

    奚鸢在心底低喃了一遍。

    这个名字,她倒是有所耳闻的。

    听闻他性子清冷,做事行为一切随心,游历各国,行踪不定。

    男人的视线望过来,四目相对。

    那双流动月光的眼眸,倒映出那日街灯如昼的情景。

    人群中的孩童唤着他“宴哥哥”,欢喜又清脆。

    那画面……真的很美很温馨。

    “在下一粗人,不懂风情雅致,可能要辜负宴公子的高看了。”

    “无妨,雅俗共赏。”

    尉谨宴缓声开口,那嗓音似月色下的潺潺流水,清亮温凉,沁人心脾。

    下人刚好将梨花酿倒出来,上前替他斟满。

    男人那葱白的手指端起酒盏,朝她虚举了一下,放到唇边一饮而尽,不似那些大老爷们儿的豪气,而是优雅矜贵。

    酒酿润湿那薄唇,绯色又染深;望着她,仿佛眸底也潋滟起薄雾水光,“林檎将军的酒,酒如其人,刚烈耐品。”

    这话,倒不知是夸的酒,还是人了。

    奚鸢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耐品”两个字从尉谨宴唇边溢出,总带着几分奇怪的萦绕意味。

    “林将军,来我敬你一杯。”许开文端起酒盏,“还是将军宽宏大量,不与我这般畏缩之人计较。今日你能来此,着实是给足了我这张老脸面子!”

    “许大人说的哪里话。”奚鸢端起酒盏,虚抬了一下。

    两人相敬而饮。

    “铮”地一声乐器响。

    一道柔媚的声音隔着竹帘子传过来。

    “老爷。”

    奚鸢耳朵微动,这声音有点熟悉。

    下一刻,竹帘子被卷了起来,一道桃红色的身影撞入眼帘。

    目光上抬,落在那张眉目含羞的脸上时,奚鸢一怔。

    这不是那日在海棠色她顺手捞进怀里的桃红色薄纱的姑娘吗?

    “这位是……?”

    “噢!她啊,是我收的一房小妾,没什么用处,就是这舞蹈还堪堪。今日林将军来,所以特意让她准备,为你献舞一曲。”许开文笑着说道。

    只不过,那流连在桃红色薄纱姑娘胸前、腰际、往下之间的眼神,可不是没什么用处的意思。

    “奴妾薄烟献丑了。”她轻轻一福身。

    管弦伴奏,薄烟便足尖轻点,轻歌曼舞。

    奚鸢侧眸看了一眼许潮生沉下的神色,想起了那日在东流阁上,提到海棠色两父子各异的神情,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刚纳进府的薄烟吧。

    到底许潮生是读圣贤书的人,对进这种烟花之地本就抵触,何况还纳进府里头来了,还是在不顾他母亲的情况下纳妾。

    奚鸢状似认真地看着舞蹈,垂眸饮酒。

    抬眸间,见对面尉谨宴面前的几案就只有摆了一壶酒,一酒盏。

    倒是真符合他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真是个怪人。

    一曲舞蹈后,薄烟便款款上前,跪坐到许开文身旁,依偎在他怀里,端着酒盏,娇媚地递到他的嘴边。

    许开文搂着薄烟,手游走在她的腰际,那浑浊的眼睛眼里闪动着猥琐的笑意。

    奚鸢和尉谨宴都仿若未见。

    倒是旁边的许潮生看着那情景,握着筷箸的手,青筋暴露。

    一顿饭,两个外人云淡风轻,倒是许家自己一家子暗潮汹涌。

    宴尽,已过黄昏。

    许府的灯笼都点亮了红烛。

    “多谢大人款待。”奚鸢翻身上马,双手抱拳,“告辞。”

    许开文在门口处,朝着奚鸢一拱手,“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林将军包容。”

    奚鸢没有再接话,扬鞭。

    还未落下,就听见那潺潺温凉的声音,“将军可有要事在身?”

    奚鸢收鞭勒马,居高临下,“不成。”

    “如若将军不嫌弃,可否与在下同行?”尉谨宴仰着头,神色在橘红色的光影下浅淡。

    许开文也不曾料到尉谨宴会有这么一个请求,毕竟都说他是出了名的独行侠,不喜与人为伴。

    不过……

    许开文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番骏马上的奚鸢,照理说他这样的人,是请不动驰名天下的宴公子的。

    可今日他却来了。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错觉,疑惑不已。

    不过看到骏马上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似乎一刹那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这尉谨宴应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样也好,有林将军和宴公子一同,我也放心了。”不等奚鸢开口,许开文就替她。应下了。

    既然如此,她就从马上一跃而下。

    跟尉谨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牵着马,落后他一步的距离。

    拐进主街,夜市刚好,繁华热闹。

    就只有两个人之间沉默又清静。

    寒冬街上无不大袄、狐裘、披风,就只有尉谨宴一个人一袭单薄白衣。

    冷风卷过,那瘦削的身形在风中,衣袍轻动,似在颤动。

    一把古琴背在身后,深冷的夜色下,如同负着一柄锋芒入鞘的宝剑。

    不显孱弱,倒平添了几分英气凌冽。

    突然,他顿足脚步。

    转身,回头。

    上前,抬手便准确无误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池清浅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