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34章 无趣和有趣

作者:枕雪眠风  |  更新时间:2019/1/12 16:33:00  |  字数:2064字
    萧翀光这头这样一说,陆挽棠还没说什么,旁人就先都紧张了起来。

    都是觉得,萧翀光这是不痛快了。

    不过,陆挽棠却半点不慌,反倒是很乖顺的说一句:“陛下之前说的,妾身可以随心所欲一些的。”

    “从前在吴国,母后他们不让,如今……好不容易可以自己做主了。”陆挽棠灿然一笑,笑得几乎晃花了萧翀光的眼:“所以心痒难耐,根本忍不住。”

    陆挽棠今日本就穿得娇俏,又是这样的年岁,这个时候这样一笑,就更是娇俏清纯起来。

    可萧翀光却没忘了陆挽棠到底是多大胆,当即眸光一深,就觉得心里有一股什么异样情绪攀升起来,登时也让萧翀光是按捺不住。

    更甚至,他连嗓音都忍不住深沉几分:“采这个做什么?”

    “莲蓬可以吃。”陆挽棠眨了眨眼睛,一脸认真不过:“最是清心败火。”

    “清心败火。”萧翀光重复了一遍,忽而一笑:“那倒是可以尝尝。”

    可是不知为何,陆挽棠却总觉得,萧翀光的眼神,太过……意味深长和古怪了一些?

    萧翀光又看一眼荷花花苞。

    这些荷花花苞鼓鼓囊囊的,像是一个个的小铜锤。

    陆挽棠下意识的答:“做荷花香露。”

    萧翀光目光更加深沉:“到时候朕好好闻闻。”

    “只要陛下喜欢就好。”陆挽棠乖顺的答一句,心里却有些纳闷:萧翀光这是十分喜欢这个么?

    陆挽棠如此乖巧,萧翀光就更加觉得心里头那股异样情绪压不下去了。

    萧翀光盯着陆挽棠:“还不上来?”

    陆挽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木盆里呢。

    当即她就伸出手去,要碧蓉拉她一把。

    结果没等碧蓉出手,萧翀光就先上去,握住了陆挽棠的手,轻轻一拽——

    陆挽棠还站在盆里呢,本就是浮在水面上的,当即就是维持不住平衡,也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陆挽棠克制不住的朝着萧翀光摔了过去。

    萧翀光正好一把接住了她,而后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朝着屋里走去。

    萧翀光一走,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完全是不明就里。

    好半晌,众人才算是反应过来:陛下这是……要宠爱恬美人了?

    这——可还是大白天啊!

    魏叶忍不住的轻叹一声:陛下这回,是真说不清楚了。哪有自诩明君的人,如此荒唐的?

    得,这个消息,也不知又要在后宫里传成了什么样子。

    魏叶又叹一口气。

    与此同时心里头也是有些不明白:恬美人论美貌,比不过张贵妃,比温柔体贴,比不过皇后娘娘,甚至比不过婉嫔她们,怎么就如此得宠了?

    萧翀光也是不明白。

    但是萧翀光并不打算克制。

    而陆挽棠,在惊魂落定之后,就反应过来萧翀光是要做什么了,当即脸上都有点儿羞得发红,可偏偏却大胆的勾住了萧翀光的脖子:“妾身以为陛下不来了。”

    萧翀光目光深深,落在陆挽棠胸口稍微露出来的那一片白腻肌肤上,只觉得很可口。嘴上却不忘回了一句:“朕还真以为是伤着了,不过现在看来,应是还能侍寝。”

    说完,萧翀光捏了一把陆挽棠挺翘的腰臀:“朕该治你欺君之罪。”

    陆挽棠登时叫起了撞天屈:“可不是妾身的意思。皇后娘娘体恤妾身,让妾身调理身子,可敬事房那头知晓了,就说妾身病了。”

    陆挽棠这样一说,萧翀光自然是难免往深处想了一下。

    这样一想,登时就是眸光深邃几分。

    不过这个时候,萧翀光也懒得去想这些,最终还是目光落在了陆挽棠身上,“既然恬美人没病,那朕也正好尝尝,恬美人到底甜不甜。”

    这话简直——

    陆挽棠耳朵都红了起来。

    偏生还是盯着他,眼眸里欲语还休的,让人更加忍不住蠢蠢欲动。

    萧翀光最后几乎是将陆挽棠扔在了床榻上的。

    而后,他就欺身上去,半点也没客气。

    结果没想到,陆挽棠今儿穿的衣裳,他是不会脱。

    萧翀光试了试,就不耐烦起来,最后索性直接一用力——

    登时就是片片碧衫如青叶,零乱委顿铺满地。

    陆挽棠也来不及去可惜自己这一身衣裳,就不得不随着萧翀光的节奏去了。

    天色渐暗,一帮宫女太监就这么在屋外候着,等着里头的吩咐。

    结果却一直也等不到,于是众人都去看魏叶:“魏公公,这可怎么办?”

    魏叶心里也着急呢:马上就要到了传膳的时辰了,可是萧翀光却还在这里。要知道,那头,陈修容还在等着呢!

    又等了片刻,魏叶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就索性叫了个小太监,去陈羽容那儿说一声,就说萧翀光有事儿,不去了。

    至于理由,那肯定不会细说的。

    当然,陈羽容那头肯定是会知道到底是什么因由。到时候也不知会不会闹起来。

    至于传膳,魏叶想了想还是让慢慢准备着。

    反正里头的人总不可能一晚上不吃东西。

    又过半个时辰,萧翀光神清气爽的叫了水来。

    而后,萧翀光又看了一眼魏叶,吩咐他传膳。

    魏叶一眼没往还掩着的帐子里瞧,应下之后,就躬身退了出去。

    萧翀光则是叫人传来水来之后,又一转头回身去将酸软无力的陆挽棠打横抱起,一路进了浴室,又将人放进了浴盆里。

    萧翀光这个时候倒温柔起来了。

    就是在看着陆挽棠身上那些痕迹的时候,眼底的眸光忍不住的又深沉了几分。

    陆挽棠慢慢恢复了一点儿,看着萧翀光那样,简直是欲哭无泪——

    怪不得萧翀光从来不连续召谁侍寝,这有几个人能受得住?

    萧翀光却也是脱了衣裳,跨进了浴盆里。

    浴盆虽然不小,但是萧翀光也进来之后,登时就也不大了。

    陆挽棠缩在浴盆一角,唯恐挤着萧翀光。

    反倒是萧翀光毫不自觉的就这么舒展手脚,大刺刺的摊开了。

    陆挽棠不知眼睛该往哪里放,反正最后就只能盯着萧翀光的锁骨。

    结果就发现,萧翀光的肩膀上,竟然有一条疤痕。

    那疤痕还挺长,像是蜈蚣一样盘踞在那儿,狰狞又张牙舞爪。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