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4章 她才是女主人

作者:颜如歌  |  更新时间:2018/12/6 17:18:20  |  字数:1323字
    秘书,时常被人调侃为‘小秘,一个多么引人误会的称呼。

    诺安万万没想到,自己以为或许能跟姜司炀结婚,再不济起码也是个女朋友。

    没成想,自己在姜司炀心中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人。

    “原来是秘书小姐啊,我是司炀的大嫂唐谷雪,你快请屋里坐吧。”唐谷雪刻意加大音调说话,丝毫不见外的扮演起了女主人的角色,热情的招呼着诺安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诺安听着唐谷雪那‘秘书’两个字的时候,心里极其的不舒服。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她愤力甩开被唐谷雪握住的手,“我不是秘书,我是司炀的女朋友。”

    “诺安,这是大嫂,你吼什么!”姜司炀眼疾手快的扶住身体被诺安甩到踉跄的唐谷雪,声音吼的比诺安还要大。

    “司炀,别跟你女朋友争吵,我先带着阳阳走了。”唐谷雪作势便要转身,却被姜司炀拉住。

    “要走也是她走,我已经跟她分手了,从今开始你跟阳阳就住在这里。”姜司炀拉着唐谷雪的手,冰冷的眼神直视着诺安,看不到半丝温柔。

    “她是你大嫂,孤男寡女怎么能住在一个屋檐下。传出去了让别人怎么说,还是说你们之间本身就有私情。”此话一出,诺安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这十分钟说的话已经比她五年来顶撞姜司炀的话还要多。

    ‘啪!’

    姜司炀毫不犹豫的,抬手一耳光将诺安扇倒在地,怒不可遏的指着她,“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跟谷雪之间没你说的那么不耻!”

    “你竟然为了这么一句话动手打我?”诺安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含热泪的望着姜司炀,心像是被无数把匕首插着一样,疼得她撕心裂肺。

    似乎也觉得自己不该下手,姜司炀眼中的愤怒收敛了几分。正要开口时,旁边响起孩子哭泣的声音,他立刻转身抱起了餐桌前的孩子,轻声安慰:“阳阳不哭。”

    “可能是被吓到了。”唐谷雪急切的走过去,用纸巾擦着阳阳脸上的泪。

    望着他们温馨的一幕,诺安无力的垂落下捂着脸的手,低着头,强忍的眼泪一颗一颗如珍珠般下坠。

    在这栋别墅,他们才更像是一家人,而自己就像姜司炀口中说的那样,不过只是个暖床的工具,连女朋友都算不上。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痴心妄想着跟这个男人结婚。

    诺安深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双手撑着身体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倒,身体跌在地上的刹那疼痛瞬间传来。

    长时间的憋闷与委屈在此刻爆发,她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她嘴里歇嘶低里的喊着,又哭又喊的模样看在路人眼里完全就是个疯子。或许有人会觉得她傻,可情到深处如何自拔。

    “因为他不爱你。”熟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诺安猛然抬头,正好对上周觅那双充满怜惜的眼睛。还抱着一线希望的她,激动的从地上爬起来抓着周觅,“周觅,你跟我去医院做检查好不好?我死也不可能背叛司炀的,只要我证明了自己清白,司炀就可能跟我分手的。”

    周觅本想拒绝的话,在看到诺安那泪流满面的美眸时,无奈的妥协,“检查你一个人做就好,我检查不到的。看你这样也不安全,我陪你一块去吧。”

    “谢谢你。”诺安感恩戴德的连连点头,她想着只要自己还是清白的,姜司炀就没有理由跟自己分手,别人就不会有机可趁的。

    去医院检查过后,得到的答案果然是没有跟周觅发生什么。她欣喜若狂的握着检查报告,高兴的快要跳了起来,“真的没有,司炀知道了一定不会再生气的!”

    周觅嘴唇蠕动了两下,想说些什么,看到诺安兴高采烈的模样只能闭上了嘴。
颜如歌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