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52.悔婚?

作者:清酒尘灰  |  更新时间:2019/1/12 20:14:06  |  字数:1044字
    眉娘给鹿糜细细上了妆,镂空雕琢的木梳扫过乌黑的长发,从头到尾,到发尾一个节卡住了,鹿糜的一疼,思绪被拉回来,眼帘垂下。拿起一旁系着红色丝带的剪子,对着发尾剪下。眉娘一惊,捧起落在地上的一缕头发丝赶紧收好,“你这是做什么!”鹿糜拿起口纸重重一抿,眼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格外的清明,“断根!”

    头上十几斤的花钿,金钗,步摇,鹿糜未觉得有半分重,眉娘拿起一旁的金边绣花眼遮,鹿糜按住眉娘的手,“不必了,今日该得让他们好好看看,我的长相!”眉娘点点头收回眼遮,给鹿糜打开红伞。

    这时西丘的习俗,新人出嫁不带红盖头,由红伞代替,红伞垂吊着黄铜铃铛,扇柄必须要挂着一颗珍珠,像是借着吉祥的日子求雨。

    眉娘扶着鹿糜,今天的风有些阴沉,看到谢鞠时也有些疲倦,眉娘犹豫要不要把手鹿糜的手交到谢鞠的手上。因为是在宫内,所以马车省去了,一些礼节也省去了。天空划过几道雷声,风越来越大。谢鞠干脆一把抓过鹿糜的手,握得紧紧的。

    鹿糜心头被风吹得凉得很,她特意在眼角边点了颗红色的痣,果然,谢鞠一看见,眼中数不尽的慌乱。

    谢鞠:“怎么今日是这样的妆容,往日不曾见你这般!”

    鹿糜:“殿下觉得如何?”

    谢鞠:“自然……自然是好看!”

    竹阁——

    刚刚送走了鹿糜,院内便更加凄清,文方上楼收拾东西的时候看见梁上挂着一副画。隔着一层又一层的帷幔文方终于看清房梁上的画。

    那是一张跟鹿糜像极了的脸,眉眼中尽是英气,眼角却多了一颗痣,画的右下角写了两个字,“谢沫”!上面插着一根银针……

    要行过一道长礼,走完八十道阶梯,才到正殿,往常只有公主外嫁或者皇上立后立储才会有这一道礼。谢鞠接过鹿糜的伞,鹿糜手指勾着谢鞠的腰带,西丘的礼仪如此。西丘人觉得男人最软最脆弱的部位是腰间,所以只有自己的母亲和妻子才接触自己的腰。

    谢鞠:“我不是为了你的长相像另一个人娶你,也不是因为你能给我带来多大的益处,只是……”谢鞠也说不出来什么,话到嘴边却卡住了。

    鹿糜:“算了,你还是别说了!”

    谢鞠:“若你实在不想嫁给我,我现在悔婚也是来得及的!”

    鹿糜:“悔婚?”

    鹿糜停下脚步,不敢相信谢鞠会说出这样的话,眉头一皱,手从谢鞠腰间抽出,退了一步,只剩着谢鞠一个人撑着伞。“礼即将成,你年前十媒九娉一纸婚书,是不是眼下过了这八十道阶梯殿下的身份要变,觉得文书没用了,利用完了,侧妃娘娘也不用受委屈了?”

    谢鞠:“你怎么这么想!”

    鹿糜:“我既愿意嫁你,那就是算好了一切,但你如果弃我,一切作废。反正我二十,也算个老姑娘,也没人要。就一句话,你现在是娶还是不娶,我文书绝不会让人悔婚!”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