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2章:流光宝剑的来历

作者:夏楚一  |  更新时间:2019/1/12 13:25:50  |  字数:2156字
    洛婳胭回到北寒苑,刚走进院门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谢菀宁。

    一看到洛婳胭,谢菀宁的脸上立刻带上了得意嘲讽的笑容:“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的大红人啊,可惜呀,有些人到底是没有那个本事,这么简单的任务竟然也失败了。”

    洛婳胭绕过谢菀宁想要离开,她不想和谢菀宁多做纠缠,这些事情没必要争执,失败了是事实,就算被奚落嘲讽,那也是自己应该承受的,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回流光,洗去耻辱。

    可是谢菀宁却不让她走,谢菀宁抬起手臂拦在洛婳胭身前:“诶,别走啊,给我们讲讲你到底是怎么搞砸了这么简单的事情的?不过真是奇怪,王爷竟然没处罚你。”

    洛婳胭一掌推开谢菀宁的手臂,看也没看她一眼,绕过谢菀宁朝自己房间走去。”

    身后还传来谢菀宁嘲讽的声音:“哼,你得意不了多久了,洛婳胭,我等着看你的下场。”

    洛婳胭深吸一口气,猛的转过身,对着谢菀宁说:“谢菀宁,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你,不过幸好,我现在已经看清你的真实嘴脸了,如果你是想看我的笑话,那你可要失望了,我现在非常好,尘王爷不仅没有责罚我,还给了我将功补过的机会,现在,你可以带着你的愚蠢和恶毒离开了。”

    一番话说完,洛婳胭淤积在心头的郁闷彻底一扫而空,她脚步轻快的转身离开,再也不看谢菀宁那张气急败坏到扭曲的脸。

    第二天,洛婳胭早早就来到了王府门口,那个时候天还没有大亮,自从那日看到公告栏上的消息之后,洛婳胭就再也没在夜里睡的那么沉了。

    她看着婢女小厮们进进出出的忙碌起来,感受着往日里感受不到的烟火气息,在心里想着,等到自己报了仇,应该也能过上这么普通琐碎的生活吧。

    等其余几人到齐后,四人就出发了。

    洛婳胭忍不住问到:“子文哥,那把流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的特别厉害吗?”

    沈子文:“西南有一个武器世家,他们这一代的当家人是千年难遇的武器大师,名叫林岳阳,但是他的个性怪异,打造武器全凭心情,打造出来也毫不在乎的随便送给有缘人,这把流光就是他耗费了三年的时间打造出的一把宝剑,据说当时他是想给他女儿的,可是他的女儿完全不通武功,也很讨厌这些冷冰冷的兵器,所以不肯收下这把剑,林岳阳一怒之下就把这把剑从山上扔了下去,闻讯而去的人足足在哪里找了三年都找不到,直到前些日子被一个樵夫捡到才重见天日,后来这把剑辗转到了王爷手上。”

    “至于厉不厉害,这个不好说,因为这把剑是林岳阳送给他女儿的,据说那把剑出鞘的时候,会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故此才取名为流光,但是倒从未听说过这把剑的威力到底如何,不过既然这把剑是林岳阳耗费三年打造出来的,所有习武之人倒是都相信这把剑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宝剑。”

    “皇上原本也是习武之人,尤其喜爱各种名家兵器,如今流光宝剑丢失,王爷委实难以向皇上交代”

    听完这些来龙去脉,洛婳胭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隐隐的感觉这其中有些地方并不寻常,可是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就在这时,余沛开口问到:“子文,这天大地大的,咱们应该去哪里找流光宝剑呢?”

    沈子文还没有回答,一直沉默的许蓝衣突然出声:“马车夫。”

    听到这个答案,沈子文点点头:“不错,正是马车夫。”

    余沛挠了挠头,还是不明白:“马车夫?他不是早就死了吗?尸体都已经跟那些人一起烧掉了。”

    许蓝衣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余沛,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可是洛婳胭就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沈子文看向洛婳胭:“胭儿,你知道为什么吗?”

    洛婳胭想了想:“我记得当时那个马车夫的尸体是和马的尸体靠在一起的,但是后来一把火烧完之后,马的骸骨旁边却已经没有了马车夫尸体的任何痕迹,我原本以为会不会是混乱中有人动了他的尸体,如今想来,这点确实是有些奇怪。”

    沈子文点点头:“不错,原本为了隐藏行踪,你们的马车上并没有任何尘王府的标志,虽然尘王府里的人都知道你们昨天的任务,但是除了马车夫以外,就没有人知道你们的路线了,而那帮灰衣人可以这么准确的堵住你们的去路,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马车夫泄的密,所以我专程去查看了现场,地上的烧焦的尸体数量和昨天的灰衣人数量完全一致,那么我断定马车夫一定没有死,流光宝剑也已经被他带走了。”

    这些推论并不算复杂,但是让人赞叹的是,不过那么短的时间,而且还是在那么混乱的场景下,沈子文竟然清楚的记得灰衣人的数量,这种观察力确实不是寻常人可以有的。

    余沛佩服的看着沈子文:“子文,还是你厉害。”

    说着,他看了看许蓝衣和洛婳胭:“你们也是,竟然都看出来了。”

    许蓝衣淡淡的回到:“这是常识。”

    沈子文笑着拍了拍余沛的肩膀,和许蓝衣一前一后的登上了马车。

    余沛满脸受伤的看着洛婳胭:“他们是在取笑我吧。”

    洛婳胭忍笑快步登上马车,余沛一边跳上马车,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你们就取笑我吧,要是没有我的存在,怎么能显出你们的聪明。”

    说话间,余沛已经挥动马鞭,驱车前行了。

    马车夫素日里都是独自一人住在王府里面,他的家人都住在府外其他的住处,平均每个月王爷会放他两天的假,让他回家和家人团聚。

    所以此刻,他们径直赶往了马车夫在府外的家。

    坐在马车上颠簸了大概半个时辰就到了马车夫家门外,此刻这个看上去略显寒酸的农家小院里里外外都已经挂满了有些陈旧的丧幡,触目可及尽显苍凉。

    余沛将马车停在远处,过了许久才看到紧闭的院门满满打开了一条缝,很快,一个妇人探出头来谨慎的四处看了看,确认安全之后才打开门,拉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快速的走了出来。
夏楚一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