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1章:流光丢了

作者:夏楚一  |  更新时间:2019/1/11 20:45:25  |  字数:2399字
    话音落下,沈子文自玉笛中抽出了短剑挥了出去。

    洛婳胭甚至都没有看清楚沈子文的动作,一切就都结束了,同样没看清楚沈子文动作的还有那个灰衣男子,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缕鲜血从他的颈部喷涌而出,直到他倒在地上的时候,他都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血腥味扑面而来,洛婳胭隐约中听到了哭喊声和哀求声。

    眼前厮杀的场景和遥远记忆中的画面重叠,一时之间,洛婳胭竟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

    一道寒光闪过眼前,等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锋利的长剑已经来到了眼前.

    剑锋带着金属专有的森冷气息,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洛婳胭猛的向后仰去,抬起手中的匕首接住了这一剑。

    紧接着下一瞬间,持剑之人已经瞪大双眼倒了下去。

    随着那人倒下去,洛婳胭看到了沈子文,此刻的沈子文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恐怖的鬼面具上沾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往日里温暖含笑的双眼,此刻却好像深不见底的深渊一样,冰冷幽深。

    在看到洛婳胭之后,沈子文眼神中渐渐带上了温度,慢慢恢复成洛婳胭熟悉的那个样子。

    因为沈子文和钟毓秀的到来,灰衣人很快被全部剿灭,一时之间林中空地上只剩下横七竖八的尸体,还有触目惊心的满地鲜血。

    洛婳胭一直以为经过九年的训练,自己早就已经具备了一个杀手,一个侍卫的所有能力。

    可是在真的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自己不过就是纸老虎,就算是面对着敌人,自己也并不能真的做到杀伐果断。

    沈子文看了洛婳胭一眼,转而对余沛说:“烧了吧。”

    余沛动作熟练的从翻到的马车下找出一罐火油,随意的泼洒到四处,紧接着点燃了火折子,就这么随手扔了出去。

    眨眼之间,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就在几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余沛倒抽了一口气:“糟了,剑没了。”

    洛婳胭猛的转身,看到余沛正惊慌的四处张望,原本挂在他身上的剑盒却已经不翼而飞了。

    火势来得快去的也快,火势变小之后,五个人立刻分头在残渣灰烬中找了起来,那个装着【流光】剑的盒子是用梨木做成,并且还刷上了厚厚的防火材料,就算是在刚才那样的大火中,也能保护得流光不受伤害。

    可是纵使几人挖地三尺的寻找,也都寻不到盒子或者流光的踪迹。

    余沛一把摘下面具,涨红的脸上满是羞愧和自责,他低着头说到:“这件事情我会自己去王爷那里领罚,和你们都没有关系。”

    虽然钟毓秀也是银面侍卫,但是她从来都不过问这些事情,所以当下这几个人自然都是以沈子文为首,在几人的注视下沈子文只是温和的说到:“你们先回去吧,我去找王爷。”

    说完之后,他独自踏上了赶往皇宫的道路。

    在沈子文的身影消失之后,钟毓秀才提醒到:“走吧,先回府。”

    钟毓秀声音温柔,举止优雅,如果不是刚才亲眼所见,洛婳胭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样温柔的人居然也有刚才杀人如麻的那一面。

    回到尘王府的时候,已经中午,看到三人浑身狼狈的样子,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最终,他们任务失败的消息还是在短短的一个下午,传遍了尘王府的每一个角落。

    那一天回到北寒苑,洛婳胭径直将自己关进了房间中,一步也没有踏出去过。

    直到傍晚时分,才有一个婢女小心翼翼的敲响了她房间的门:“洛侍卫,王爷让你过去。”

    洛婳胭抿了抿唇,紧绷着脸打开了门,跟着婢女去见尘王爷。

    来到尘王爷书房的时候,余沛和许蓝衣已经到了那里,除此以外还有沈子文也在。

    看到洛婳胭到来,沈子文冲她安抚的点点头,洛婳胭心里的不安稍稍平复了一些。

    今日尘王爷穿着一身纯白的长衫,满头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整个人看上去放松又惬意,洛婳胭到来的时候,他正握着毛笔埋首在纸上画着什么,由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一看眼前的人。

    余沛咬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重重的磕到地板上,说到:“王爷,这件事情都是属下的错,请王爷责罚属下,这件事情和其他人都没有关系,请王爷明察。”

    许是被余沛的大嗓门吓到了,尘王爷的手一抖,纸上多了一团漆黑的墨渍,好好的一幅画就这么毁了,尘王爷轻轻啧了一声,将毛笔轻轻放到桌上,这才抬头看向几人。

    从他的表情上,洛婳胭看不出他的情绪。

    尘王爷终于开口,语气中毫无半分责备或气恼:“这件事终归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不过本王准备给你们将功补过的机会,你们弄丢的剑就由你们负责把剑找回来,如果找不回来,本王再重重责罚你们。”

    余沛又重重的磕头,连连应到:“属下一定不辱使命,一定会把宝剑找回来的,属下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如果属下再失败,就任凭王爷处置。”

    尘王爷抬起手掌,掌心向下轻轻按了按,打断余沛的表态:“行了,去吧。”

    就在这时,沈子文突然来到尘王爷面前,躬身行礼:“王爷,属下自愿和他们一起去找回流光剑。”

    听到这句话之后,尘王爷眼神有一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但是立刻又恢复平日里的温和,快到洛婳胭几乎以为那一瞬间的变化只是她的幻觉。

    不过尘王爷最后也只是笑了笑:“既然子文主动请愿,那本王就准了。”

    说着,他指了指还没反应过来的三个人:“你们呀,有福了,子文可是本王最得力的助手了。”

    随后四人告退,刚刚离开尘王爷的书房,沈子文便对三人说:“你们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在王府门口等我。”

    洛婳胭紧紧抿着双唇,她原本有许多话想对沈子文说,可是此刻在面对着沈子文的时候,她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沈子文叹了口气,轻轻揉了揉洛婳胭的发顶,就像他们从小到大的那个样子:“胭儿,别犯傻。”

    短短三个字,立刻将洛婳胭心底所有的纠结一扫而空,是啊,他们是涅面侍卫,原本就是尘王爷乃至皇上的一柄利器,杀人如麻,满手鲜血,身负人命,原本就是他们的宿命,不要说沈子文了,就算是她自己,迟早有一天也要走到这一步,否则如何能亲手报仇雪恨。

    洛婳胭长长吐出一口气,冲着沈子文点点头,如果这是她的命,那她认命。

    沈子文走后,许蓝衣也说到:“我先走了。”

    随后她也不管其余两人的反应,自顾自的离开了。

    看着许蓝衣的背影,余沛对洛婳胭解释道:“蓝衣就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平日里不爱多和人打交道,但是你和她熟了就知道她是个特别好的人。”

    洛婳胭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个余沛师兄为人倒是热情,就是有点......缺心眼。
夏楚一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