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7章 下毒【2更】

作者:姬辛允  |  更新时间:2018/11/8 12:06:24  |  字数:2381字
    凤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白天。

    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床边趴着个小脑袋。

    随着她轻微的动作,那颗小脑袋也渐渐清醒。

    睡眼惺忪的抬起,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还有别的凤离看不懂的情绪。

    “你醒了?”

    “嗯。”凤离发白的嘴唇刚一张合,就发现嗓子干涩的厉害。

    凤冥转身去倒了杯水,拿给她,“你腿上有伤,大夫说要你卧床休养,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我说。”

    凤离心底笑了笑,这小子才多大啊。

    怎么装大人,管起她的事时,却有鼻子有眼的。

    她喝了两口水,等嗓子润泽后问,“春风、春露呢?”

    “她们去马场了。”

    “马术考核不是都结束了吗,还去哪儿干什么?”

    “抱着你回来的那个男的说,那马狂暴有蹊跷,让父亲着人好好调查,春风春露就自告奋勇帮管家调查这件事。”

    凤离微微沉吟。

    那家伙果然还是喜欢多管闲事。

    不过这件事管的好啊,那马突然发狂,确实有问题。

    可马场里发狂的马多了去,就算她亲口告诉她那便宜爹,他也未必会放在心上。

    同样的话,经过他的口说出来,那区别可就大了!

    凤离笑了笑,忽然瞥见凤冥一直垂着眼,像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不禁问他,“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不开心的样子?谁又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帮你去教训他们!”

    凤冥一抬头,猛然冲凤离大吼,“谁也没欺负我,你的腿都断了,根本就下不了地,以后还会变成瘸子残废,我一点儿也不需要你帮我!”

    凤离微愣后,“谁告诉你,我会变成残废了?”

    凤冥红着眼瞪她,像是火大无比,扭头冲出去。

    “我还有些渴啊,你倒是先给我续杯水再走啊?”她无力的晃了晃手上的空杯。

    心底纳闷的想,这小子脾气古怪,真不知道跟谁学的。

    反正也下不了地,索性就再睡会儿。

    她缩进被窝里,继续补觉。

    外面却吵吵闹闹的,接着便是一大片女眷们的哭嚎。

    那嚎声,低沉婉转,轻软如鬼。

    大白天的听了,也让人怀疑是不是活见鬼了!

    凤离闭紧眼,继续装睡。

    耳畔那领头的哭腔,明显来自李氏。

    “大姑娘这到底是遭了什么罪啊,才好日子没过多久,就折了腿,怎么就偏生摊上这事儿了呢!”

    “是啊,我今早听马场里的医馆说,大姑娘被送过去的时候,满裤子的血,连大夫都吓着了。”

    “大姑娘平日里那么善良,作孽的畜生,尽不长眼睛!”

    “哎,能怎么办呢,只希望老天可怜,让咋们的大姑娘赶快好起来吧。”

    “可是大夫又说了,大小姐就算醒过来了,那腿八成也要废的!”

    “不……不会吧?不是说只是骨折吗?”

    “什么骨折啊,都断了,骨头渣子刺破了血管,大夫用针挑了足足三个时辰才清理完呢。”

    “啊?那……那大小姐还没嫁人啊,以后可怎么拔那?”

    “这只能希望老天开眼呐,让大小姐嫁个不嫌弃残废的好夫君了。”

    “……”

    姬妾们一言一语,各自哀叹。

    凤离听得眉心直抽搐。

    她真不知道那些愚蠢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出来的。

    分明就是来探望她,可嘴里说的全是诅咒她的话。

    她很想一巴掌,挨个扇过去痛骂:老子残不残废管你们屁事,吃饱了撑的!

    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在被子里憋了半晌,等那些姬妾们都散去后,她才谨慎的露出头来,大呼了一口气。

    还没放下心去,便见吕氏带着椿娘进来了。

    可惜春风春露都不在,根本就没人拦着。

    刚巧吕氏也见她醒了,也不好继续装睡。

    打着呵欠叫人,“大娘。”

    吕氏满脸担心,关切的给她压好被角,“快快躺下,你腿上有伤,还是别乱动的好。”

    凤离心底冷冷一笑。

    要不是早清楚吕氏的狠毒心肠,她都要被眼前这副关爱慈祥给哄住了。

    重新躺好问道,“大娘怎么来了?”

    “我听人说你的两个丫鬟都不在,怕你有不方便,所以就过来瞧瞧。”

    “还是大娘想的周到。”

    “另外,厨房熬了药,我就顺便端过来了。”吕氏说着,用手背试了下温度,“恰好温了,你先把药喝了。”

    凤离盯着那黑乎乎的药汁,微怔后接过来,一口喝完。

    吕氏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冷意,接回她递过来的空碗,说道,“大姑娘好好歇息把,我让椿娘在这里守着,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她去做。”

    “劳烦大娘亲自送药,阿离实在不好意思再跟大娘要人。”

    “傻孩子,瞧你这话说的多生分,你只管安心用着,等春风春露回来,我再领她走。”吕氏一锤定音。

    转头交代了椿娘好生照看的话,便漫步离去。

    凤离眯起眼,对椿娘说,“这阳光晒的我有些刺眼,你帮我把帘子放下来罢。”

    “是。”椿娘走到床边,放下珠帘。

    凤离见她又跟个棍子一样,杵在床边儿。

    便拉起杯子,背过身去说,“我要睡会儿,你也不用一直站在我身边,找不到事儿打发的话,不妨帮我给窗边放着的花浇浇水。”

    椿娘站着没动。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身走向窗边。

    凤离听着背后哗哗的浇水声,扯过一角床单,掏起喉咙。

    直到那那些苦涩的药汁,全部呕完后,才放心的睡了过去。

    ……

    一连几日,春风和春露跟着管家跑,在家的时间极少。

    吕氏在这时候,显得格外热情,不仅亲自送汤送药。

    还留椿娘在这里,日夜照顾。

    大夫中间来过一次,很震惊的发现她的脉搏似乎更单薄了。

    “大小姐近日有甚异样?”

    “我白天就是睡,一到夜里,就腿脚僵硬,腰部刺痛难忍。大夫,我不是伤在左腿吗?怎么牵连到腰部?”

    “你腿脚僵硬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而腰部刺痛说明伤势在逐渐往上蔓延,情况很不乐观啊。”大夫叹一口气。

    “那我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腰部以下,全部瘫痪。”

    “加上我的右腿吗?”

    大夫沉重的点头。

    担心她腿上的伤势蔓延,可又不敢在这时候拆开她腿上的纱布。

    只好加重了内服的药物,嘱咐椿娘要每日三顿送来给她喝。

    椿娘应声去送大夫,回来拿着单子说,“大小姐,婢子这就去药房抓药,等煎好药后,婢子再送汤药过来。”

    “嗯,你去吧。”凤离虚弱的摆手。

    椿娘退出房门,没去药房,而是直径往吕氏的院子里面去。

    “大夫怎么说?”

    “和夫人料想的一模一样,再喝上个三五天,怕是神仙也无能为力了。”

    “三五天?”吕氏皱起眉头,“太久了,今天三顿加重分量,明日我就要她一脚登天。”

    “这,一下子用量过度,容易露出端倪,夫人确定要这么做?”

    吕氏眼底透出一抹毒辣,笑着说,“连大夫都说情况不乐观,那大姑娘记挂着腿伤,郁积成疾,中途伤情恶化,不治而亡,不是再合理不过的吗?”

    “婢子知道该怎么做了!”
姬辛允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