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017章 暗潮汹涌

作者:小咖喱黄不辣  |  更新时间:2018/11/9 11:01:04  |  字数:2191字
    “为师让你查的事,查的如何了?”冯岩之问道。

    “回禀师尊,已经查明。”徐仲禀报道,“登真隐诀果真在北周皇宫,南陈左丘离三人深夜入宫行窃,却铩羽而归。以及,宇文赟荒淫无道,残害忠良,普六茹坚为求自保,这才将次子送入苍穹宫。”

    “普六茹坚此人如何?”冯岩之又问道。

    “此人素有节俭仁爱之名,弟子以为恐非池中之物。”徐仲猜测道。

    冯岩之点点头,“昔日宇文邕重臣宇文庆也曾言普六茹坚相貌非常,人颇狡诈,非久居人下者。宇文赟荒淫,亦非长久之君,北周大厦倾颓在即,这九重城和普六茹坚倒是都下得一手好棋。”

    “师尊的意思是?”徐仲听完心中一惊。

    “哼,这北周国运若亡,必为普六茹坚所窃。”冯岩之断言道。

    “那我当如何行事?”

    “昔日茅山道的下场如何你可还记得?”冯岩之冷厉道,“这九重城与朝廷牵扯不清,日后必定祸及山门,老夫定要拨乱反正。”

    徐仲闻言深以为然,昔日仙师之名威震朝野,茅山道何其辉煌?可陶弘景一死,茅山道便分崩离析,树倒猢狲散了。所以这也是冯岩之极为反对九重城与朝廷牵扯的原因,他认为这是祸乱的根源。

    “此事不可操之过急,老夫自有计较,你先下去吧,好生教导你那徒儿就是。”冯岩之挥手道。

    “是,徒儿告退。师尊若有吩咐,便随时传唤徒儿。”徐仲告辞。

    “嗯,去吧。”冯岩之点点头。

    ……

    戌时末,薛青鳞如约前来。

    “属下参见少主。”黛琦书房中,薛青鳞拱手行礼。

    “不用多礼。”黛琦显然与薛青鳞十分熟稔,说话也随意的很,“这次叫你来是想让你帮我查两个人。”

    薛青鳞挑了挑眉,“不知是谁有如此荣幸,得少主特意关照?”

    “少跟我贫嘴。”黛琦骂道,“这二人叫杜伏威和辅公祏,齐郡章丘人,你先去长安查查有没有他们的痕迹,然后再去齐郡。尤其要查查杜伏威是怎么遇到徐仲的。”

    “属下领命。”薛青鳞拱了拱手,迅速离开了。

    杜伏威的突然出现,显然令黛琦有了紧迫之感。

    她坐在案前沉思,倘若蝴蝶效应这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那么之后的历史走向是不是也要变得未知了?

    “应该还不至于,至少主线是不会变的,但是或许会出现许多类似于杜伏威这样的变数。”系统分析。

    “嗯。”黛琦沉声应道,“不过杜伏威就算要造反,那起码也是十几乃至二十几年后的事,现在朝廷都还姓宇文,担心这个为时尚早。”

    目前的第一要务,还是调教徒弟。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

    “今天开始二郎你就不用去扛木材了。”黛琦叮嘱道,“谢玉那我会派人去说的。”

    杨广有些诧异,“那今日做什么?”

    “随我上庙山之巅。”黛琦神秘地卖了个关子。

    那是海拔最高之处。

    黛琦让随行奴仆准备一些御寒衣物和干柴,毕竟庙山之巅地势极高,常年积雪,上面的柴火不容易点燃。

    到了山顶,奴仆们便开始有条不紊的生火做饭。

    黛琦将杨广带到僻静之处,道:“山间灵气充裕纯净,是极好的练功之所,二郎便在此练习心法吧。”

    杨广依言照做,找了一处铺上毡子,然后盘膝坐下开始呼吸吐纳练习心法。

    黛琦站在一丈开外,默默护法。

    一个大周天之后,杨广睁眼,有些错愕的摊开双手看了看,“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今日练习起来竟比昨日顺畅许多?”

    “因为你根基已固,又有此等佳所供你练习,自当事半功倍。”黛琦解释道,“莫要分心,继续练习。”

    杨广大喜,遂照着黛琦所说继续吐纳。

    果然,以往觉得晦涩不通不处,今天全部畅通无阻,内力运行从心所欲,再无比此时的感觉更畅快的了。

    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杨广依旧沉浸在练习之中,神情愉悦不自胜。

    待他又结束了一个周天,黛琦才出声道:“先到这里吧,用过燕食再练。”

    燕食即午饭。

    二人在山顶草草解决了午饭,然后又休息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到了下午,黛琦不让杨广自行练习了,而是压制功力与他对战。

    “二郎如今虽已巩固根基,但内力不显,尽可以肉身之力之主,内力为辅攻击于我。”黛琦提醒他。

    杨广解了大氅和纱衣,只穿着一身束身的中衣,手上也绑了护腕,显得十分轻捷便巧。

    山顶寒气袭来,让杨广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于是他当即抬手举掌向黛琦冲了过去,意图通过运动打斗抵御寒气。

    黛琦不闪不避,正面迎敌,伸手捉住了杨广的手腕往旁边一推,另一只手迅速一掌劈了过去。

    杨广猛然转身,带动黛琦的手臂挡向那一掌。

    黛琦的手却灵活的像条蛇似的从空隙中钻过,角度十分刁钻的一掌拍在了杨广肩膀上。

    杨广整个人一个趔趄扑了出去。

    一口吐出嘴里的雪子,杨广转身爬起,再次冲了上去。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杨广被黛琦虐了一个下午。

    “好了,休息一会吧,晚上还有至关重要的一关。”黛琦总算停手中断。

    杨广狼狈的拍拍身上的雪子,捋齐了发丝,然后盘膝坐下调息起来。

    晚上,黛琦抬头望着晴朗的夜空,待一轮圆月渐渐升起,洒下冰寒的月光时。

    “开始吧。”黛琦对杨广道。

    杨广也有些紧张,缓缓平息了内息之后,开始运功吐纳。

    “静气凝神,抱守灵台,意念中幻想引月华入体。”

    杨广随黛琦提醒变换,引导内力运转,同时脑海中想着自己正在吸收照在身上的月华为己用。

    手上的手势时快时慢,渐渐显出一股玄之又玄的韵律,肉眼看去,仿佛照在他身上的月华也随之舞动跳跃起来。

    黛琦聚精会神的在一旁盯着杨广,后来甚至屏住了呼吸,可见内心之紧张。忽然,瞅准某个时机,她猛地运功出手,一指点在了杨广的百会穴,内力倾灌而下。

    杨广身形一震,口中泄出痛苦的闷哼。

    “莫分神,速速汇聚内力于会阴穴。”

    杨广立即忍着痛苦照做。

    “破!”黛琦口中大喝,运转心法,指尖再次加大了内力输出。

    杨广也应声汇聚所有内力发起了冲击。

    百会穴与会阴穴一举冲破了桎梏,打通了任督二脉,自此杨广才算是真正踏上了武学之道。

冯岩之:九重城是邪教,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徐仲:师父说的是!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