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四章 独闯陆良田家中

作者:梁树杈  |  更新时间:2018/11/14 23:58:57  |  字数:1969字
    梁文武见梁木槿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赶忙说道,“你别打他的主意了,那种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梁木槿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她过两天就要去会会那个陆良田,不过她不想让梁文武担心,她只好撒谎道,“阿武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去招惹他。”

    梁文武有些不大敢相信她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梁木槿,警告起她来,“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去招惹他,离你生辰还有些日子,我们可以再想别的法子。”

    梁木槿点了点头,“嗯。”

    两人离开面馆之后,并没有直接回梁家大宅,而是去了一趟医馆。

    梁文武拿出他身上所有的钱给梁木槿买了几幅补药,一瓶跌打酒和一瓶烫伤膏。

    就在他们打算离开医馆的时候,一个浑身酒气戴着一顶斗笠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身形高大,体格健壮,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

    男人虽然戴着斗笠,看不清容貌,可梁木槿就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他,毕竟那雕塑般的下颚线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努力搜索着原主的记忆。

    男人径直走到柜台前,跟掌柜的说道,“来一瓶保和堂的金创药。”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语气十分冰冷。

    掌柜哆哆嗦嗦地问道,“还是用剑抵押?”

    男人点头,他熟络的把剑放在柜台上,“三天后,我来取。”

    梁木槿一看到那柄剑,就想起来了,这个男人就是陆良田。

    陆良田发现梁木槿正在打量他,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

    他双眸里散发出危险的气息,骨子里透着淡漠疏离的冷,梁木槿打了个哆嗦。

    她本想鼓起勇气跟他搭讪,可梁文武拽着她就往外跑,“你再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梁木槿嘿嘿一笑,“我就是看看那个陆良田是不是哪里与众不同,才让阿武哥你那么怕他。”

    “他杀过人的。”梁文武一副十足恐惧的样子,“他刚来小溪镇没多久的时候,有人看见他在后山偷偷掩埋一具浑身是伤,衣不蔽体的女尸。”

    梁木槿不想和梁文武争辩,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她看来这种传言必定经过了添油加醋,实在是不可信。

    就算是她亲眼所见,这也不是什么确凿的证据,无法证明他杀过人。

    梁木槿并不在意梁文武的警告,她决定明天就去找陆良田。

    离她十七生辰没多久了,她必须在这之前就找个人“生米煮成熟饭”。

    快要走到家的时候,梁文武又担心起梁木槿来,“木槿,祖母回来之前,你就别往前院去了,大伯母这会儿估计杀你的心都有了,我娘和我爹去了安州城看望我外祖父,你去后院我家里住着吧。”

    “不用了,这几天张氏是不敢我怎样的,我要是出个什么事,人家第一个就会想到她头上。”

    就算二叔二婶不在家,梁木槿不想去后院住,后院不只是他们一家住着,还有三叔一家人。

    三叔走得早,刚成亲没多久就病逝了,三婶对人和善,说话细声细气的,十分温柔,她的女儿小玉还不到七岁,乖巧可爱,原主很喜欢这个堂妹妹,有事没事就往后院跑,教她读书识字。

    不过,自从上次在后院撞见二婶跟一个陌生男人行色匆匆从屋里出来,她就不大愿意往后院去了。

    回到家之后,梁文武又是煎药,又是烧水的,一直在前院陪着梁木槿。

    天色一黑,梁木槿就催着梁文武回后院去了。

    ……

    翌日清晨,梁木槿等梁文武出门后,便往后山找陆良田去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突降暴雨,后山只有陆良田一户人家,梁木槿只得一路狂奔。

    陆良田的家是小溪镇唯一一座茅草屋,门是半掩的,不过梁木槿并没有直接进去,她还是礼貌性地敲响了门,“有人在吗?能否借个地避避雨?”

    屋里没有人回应,又冷又累的她直接进了茅草屋。

    这一进屋,她就惊呆了,屋里除了一张破旧的床和桌子,一张凳子,一个木箱子,什么也没有,妥妥的家徒四壁啊。

    梁木槿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衣服和头发都还滴着水,那黏腻的感觉十分难受。她必须赶紧换一身干爽的衣服,要是生了病,那就完犊子了。

    她对着空气说了声对不起后,径直走箱子前,准备翻找衣服,就在她打开箱子的瞬间,身体从背后被人紧紧箍住了。

    梁木槿练过几年跆拳道,反应速度很快,她当即用右肘向后方击打,只可惜她现在精疲力竭,就算使出了浑身力气,也根本起不了作用。

    “小贼,胆子不小,大白天就敢偷东西。”低沉有力的男人声音。

    梁木槿知道自己被误会了,她赶紧扭过头去解释,“我没有偷东西,我是进来避雨的。”

    陆良田长得高壮,比她高出一个头左右,梁木槿的眼睛正对着着他上下滑动的喉结,他温热的鼻息在她头顶上方萦绕。梁木槿觉得身体变得僵硬起来,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觉得我会信你说的话么?”男人俯下身子挑起她的下巴,眼神冷厉。

    梁木槿本以为陆良田会是个糙汉子,没想到他五官会如此精致了,尤其是那剑眉星目,言语无法形容的好看。

    可惜她不是花痴,再好看的男人在她眼里都是大猪蹄子。

    梁木槿看着男人的眼睛,振振有词地解释道,“陆良田,你连买金创药的钱都没有,我要是贼,才不会蠢到来你家里偷东西,我打开你的箱子,是想换件干爽的衣服,阿嚏……”

    “既然知道我是陆良田,还敢这般闯入我家中。”陆良田一把搂过梁木槿的腰,微凉的双唇贴在她的耳垂之上,“你就不怕我强占了你的身子,再把你杀了?”
梁树杈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