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七章 迎亲七年的艰辛

作者:宜步  |  更新时间:2018/11/12 10:36:49  |  字数:1040字
    “别说割肉了,拿你的命来救容儿都不足为惜!”宇文炫如潭的双眸里闪着怒火,似乎恨不得立刻将她撕了吃了才解气。

    “原来……”一抹恍然若梦的笑浮上了萧依雁苍白的脸。

    莫名地,心中酸涩难忍,却竭力平静,声音里亦是透着寒意,那是绝望的抗争:“皇上,这个肉你恐怕割不得,我是突厥公主,并不是你的奴仆。”

    “你在威胁朕?”宇文炫清俊的面容登时绷紧,一双如潭的黑眸闪着不悦的冷光。

    萧依雁还未及开口,躺在宇文炫怀中的邓宁容轻哼一声,幽幽转醒。

    宇文炫登时收了眼中的冷意,温柔地问着邓宁容:“容儿,你感觉怎样?”

    邓宁容微微地睁开了眼,她看起来那么虚弱,气息奄奄地扯住宇文炫的衣衫:“皇上,……别,别伤害她,我命不足惜,她,她说得对,她……可是突厥公主,你要是伤害了……她,必将于我大周不利,请皇上三思……”

    邓宁容说得悲悲切切,那模样,凄惨极了,就是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会动容。

    “容儿,别说了,”宇文炫心疼地抚上了邓宁容的脸颊,“别说她是突厥三公主,即便她是突厥王,害死了我的孩子,就要拿命来还!”

    言毕,喝令魏太医:“即刻割肉救人!”

    魏太医叩首:“皇上,微臣还有一事要禀明,即做药引,便不能施用麻沸散,否则将改变药性,请皇上恩准。”

    “聒噪什么,准了!”宇文炫不耐烦地一挥手。

    顷刻间,萧依雁的心仿佛掉入了黑不见底的深渊。

    他竟然对她一点点疼惜之心都没有。

    割肉做引,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以他的英明,难道看不出这是邓宁容和魏太医在成心整治她吗?

    “皇后娘娘,恕卑臣无礼,请袒露手臂。”

    柳叶刀在魏太医手中闪着冰冷的寒光。

    萧依雁冷声道:“即便割肉,也轮不到你!”

    她移目望着宇文炫,满目苍凉:“我要你亲自割!”

    “萧依雁,你以为朕下不了手吗?”宇文炫轻轻地将邓宁容安放在枕上。

    迈步走向萧依雁,坦然从魏太医手上接过了柳叶刀,带着风的手粗鲁地扯下了萧依雁的衣衫。

    衣衫滑落,雪白的肌肤袒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左臂被宇文炫毫不留情地拽起,冰冷的柳叶刀搭在了温热的皮肤上。

    萧依雁注目着宇文炫的眼睛,晶莹的眸中有水光在闪。

    她虽为皇后,也是弱女子,并不是铁汉,不能像关云长那样谈笑自若地刮骨疗毒,她也怕痛。

    “皇上,你可曾记得迎亲七年的艰辛?”她哽了哽喉咙,哀婉地问他。

    从永和元年宇文炫向突厥求亲并开始迎娶她,直到宣政三年,才将她娶回大周,前后历时七年。

    七年。

    漫漫迎娶之路,整整走了七年。

    即便不爱她。

    只为着七年迎娶的艰辛,也不该剜下她的肉啊。

    “记得,怎么不记得。”宇文炫冷讽一笑,“但我七年迎娶的并不是突厥三公主,而是我的容儿……娶你,不过是为了——”
宜步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