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0章 归乡

作者:杨火火  |  更新时间:2018/10/11 14:11:11  |  字数:1591字
    天气愈来愈热,梦魇越来越重了,人也越来越不想睡觉了。

    -----------------------------------

    露台的月季和金盏菊与我相依为伴,月季的花早已谢了,只郁郁葱葱地泛着绿意,金盏菊淡黄的花一朵朵地清幽致远,如果是大黄色就没有这么雅致了,花香持久,淡淡的飘浮在公寓的角角落落。

    我常常慨叹天易对我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前一阵子还是温柔体贴,而最近却是连面也见不到了,偶尔打过来的电话也只是寥寥问候几句就勿勿挂断了。

    心情低落,骨伤却渐渐好转了,每天一点点的加大运动量,慢慢的一个月后已经可以脱离拐仗了,却还是不能走太长的路。

    那一天上午,医生来到公寓复查,告诉我可以出去走走了,但是时间不能太长。我开心地换了一套淡紫的运动装决定出去散散心。

    没有目的地,只是想坐车,想换一下空气而已。到了公交车站,刚好有一辆公车驶来,看也不看就上了车。

    每一站公车都会报站,优美的女声一站一站的报着站名,我却恍若未闻。坐到终点,换车,机械的再从终点坐回来。下了车,迎面几个胸前挂着校徽的大学生走过来,是J大的学生,几个人开心的在谈论着什么,经过我身旁时,一个女生兴奋地说:“今年的暑假好早,再有几天就放假了,你们打算去哪里玩?”

    还没听到答案,几个人已渐行渐远了。而我对于答案也不是那么热衷。

    呆呆的立于路边,如果我还在读大学,现在已经大三快结束了呢。也快要放暑假了吧。父亲和母亲都不知道我已经辍学了,我一直瞒着他们。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思索间泪水已悄然滑落。

    坐了电梯回了公寓,待心情稍微平复一些。我拿起了电话打给天易,‘欢迎致电欧利贸易有限公司,电话转接中,请稍候……’。公司的电话录音自动的转接,一段话响了四五遍,在我将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你好,我是蔓萱,请问找哪位?”一个柔柔的女声悠然冲进我的耳鼓。

    “对不起,我打错了。”乍听到“蔓萱”两个字,我想也不想的回复她,并马上切断了电话。

    心理了然了天易未来公寓的原因,心如秋叶簌簌的飘落般伤感。

    我心理有了决定,无论是否可以见到天易,我都会留言给他,我要回家,这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决定。

    煮饭的阿姨被我辞退了,我不想她打小报告给天易。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整理了一遍,该扔的扔了,该留的放在皮箱里,又去买了许多南方的土特产,给爸爸妈妈各自买了一件上衣,帮妹妹买了一条裙子,我要给家里一个惊喜。

    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我买了火车票。骨伤还没有完全彻底的好,行走还不方便,就买了下铺。

    上火车前我打了电话给方琼,告诉她我要回老家呆上一段时间,请她不用惦记。毕竟她是我在这异地最知心的朋友了。

    一纸信笺放在公寓客厅的茶几上,相信天易一定能看到。

    易:

    相信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在归乡的途中了。很想念爸爸和妈妈。春节的时候谢谢你替我寄了钱给他们,让我尽了我的孝道。我一直对他们说是我勤工俭学赚来的钱……

    欠你的太多太多了……

    本想跟你道别的,电话打到公司里,却是蔓萱接的,真心的祝福你和她幸福美满。

    我走了。我会回来的。切勿挂念。

    六月二十八日水清敬上

    我没有手机,小灵通出了市区就打不通了。我知道没人找得到我,这突然的自由感令人振奋。

    住在公寓的这段时间,我几乎都没花过什么钱,吃穿住行都是天易的,我的工资存了一年了,手上约有一万多块,我想这足够我一阵子的花销了。

    出门的时候,我随手拿走了天易的一套书,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思嘉和瑞德成为我三天漫长旅途的伙伴。

    我喜欢瑞德这个人物,他的性格是那样的鲜明,而思嘉在我内心的结局里她已与瑞德白头偕老了。

    看了两遍的书,我在火车上又重新温习了一遍。

    人逢乱世才会造英雄,而我在这太平世界也误入了火坑,改变了我的一生。而今我终要过着属于我自己的生活了,只是心已不在如初纯净。

    近乡情怯,白天经常用手臂支着额头望着车窗外的景物。从最初的香蕉树,到最近的针叶林,就快回到我夜思日想的家了。

    妈妈,再见时你给我的拥抱一定要长些。
杨火火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