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八章 母子分歧

作者:偶尔的,小任性  |  更新时间:2018/10/17 13:55:31  |  字数:3116字
    盛清越笑的肆意,“那又如何?再过不久,我就是本朝的太子妃,就算是父亲见到我,也得跪下口称一句太子妃!”

    “小、小姐,您、您……”鸢儿吓了一跳,结巴起来。

    盛清越伸出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鸢儿,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大夫人派过来的人?嗯?”

    鸢儿愈发抖如筛糠,“小姐,您,您在说些什么啊?”

    盛清越哼笑了一声,不在意的松开手,“不管你是不是,都无所谓。”

    她手一松,鸢儿就整个人跪匍在了地上。

    “盛清越!”林氏命令几个家丁将拦在院门口的几个婆子拖开,就连忙进了院子。

    “盛清越,你今天又对卿儿做了什么?你还有没有良心,卿儿是你的亲妹妹啊,你竟然三番两次的去伤害她!”

    林氏奔进屋里,看到倚在椅子上表情惬意的盛清越,又是一阵气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盛清越,你妹妹受了伤,你竟然还……”

    盛清越伸出手打断她,眸光冷了下来,“我记得前几日我才警告过你们,别给我没事找事!”

    林氏闻言险些气了个仰倒,她深吸一口气,“就你这个破破烂烂的院子,要不是因为卿儿,本夫人还不想糟践了鞋子!”

    盛清越唔了声,目光瞥了眼林氏脚下。她穿了双锦绣镶绿宝石的绣鞋,盛清越眸光闪了闪,某些线索忽然连成了一条线。

    林氏和盛清卿可都是嗜好奢靡,就凭盛文舟那点子俸禄,供得起这两人吗?

    想到这,盛清越忽然笑了起来,连带着对林氏的态度也变得温和了些许,“大夫人,你若是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妨稍微等一等,盛清卿差不多应该回来了。”

    林氏正要发怒,一个婆子就忽然跑了进来,“夫人,小姐回来了!”

    “算你运气好,待本夫人问过卿儿,看我怎么收拾你。”林氏犹豫片刻,转身就走。

    “慢走不送。”盛清越扬声道。

    林氏一走,鸢儿方有胆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见到盛清越脸上的笑容,鸢儿心头抖了抖,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明明应该生气的事居然笑了起来。

    盛清越点着下巴,暗忖道,若是她所料不假,那盛文舟可就要到大霉了!

    盛文舟倒了,盛清卿也就少了一个大助力,对付起来自然也就容易很多。

    另一边,沉香园。

    沈约送盛清卿回来,就不得不回了太师府。林氏带来人送他,方转头看向盛清卿,“卿儿,今日之事……”

    “娘,别提了。”盛清卿面色不快,转了个话题,“娘,先前我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

    “卿儿放心,那事我早就已经安排妥当。”林氏答道,她面上露出微微愁苦的表情,“卿儿,我听沈公子说,今日你二人得罪了太子?”

    闻言,盛清卿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怒道,“还不是因为盛清越她!”

    “卿儿。”林氏打发丫鬟下去,方道,“依我看,这盛清越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盛清越眼下是太子妃,就算是老爷对她也不敢过于置喙。倒不如趁着那事成功之后,若是太子因此不喜了她,我们才好……”

    自从上次盛清越没给丞相夫妻脸面,林氏就计划着该怎么算计盛清越。

    这丞相府后院是林氏的一言堂,许多事也就好办了。

    “等京城里关于她的流言漫天飞的时候,才是对付她的好时机啊!”林氏拍了拍女儿的手背,语中有着深意。

    盛清卿一听就明白了过来,沉吟片刻笑起来,“还是娘明智。”

    栖凤宫。

    “娘娘,太子殿下来了。”

    宫人的话落,内殿的屏风后,一个身着粗布僧袍的女子逐步走了出来。

    那女子看模样不过三十有余,眼底有着青黑之色,淡漠的面容便显得有些憔悴。

    “儿子见过母后。”皇甫宸一见那女子,立马便行了一礼。

    “起来吧。”皇后淡淡摆手,由着宫人搀扶着自己在铺着锦缎的椅子上坐下。

    皇甫宸观摩着她的神情,眉心微微一皱,略微犹豫了一下,方问道,“儿子听闻母后今日召见了盛家次女?”

    皇后撇他一眼,“是又如何?”

    说起来,皇后对于儿子不声不响去求了圣旨,言明要娶一个庶女为正妃,心里不是不恼怒的。

    况且她今日见了那盛清卿,不过是个柔弱的世家闺秀,怎么接连三番两次的在皇宫内受了伤?

    每一次还随随便便的不了了之了!

    是以,皇后对于盛清越自然也就埋下了一颗善妒跋扈的种子。

    “母后,那女子言辞诡辩,您还是莫要被她轻易蒙骗。”皇甫宸拱手道。

    “太子!”皇后猛地一巴掌拍在桌上,发出啪的一道响声,“我看你是被女色迷昏头了吧,本宫还只字未提,你怎么就知道盛清卿对本宫说了什么?”

    皇甫宸眉头一跳,未曾料到皇后会发这么大的火,顿了顿说,“母后,是儿子唐突了。”

    皇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太子,本宫很少教导你。但是你是堂堂的一国储君,整日里掺和进这些后宅妇人之斗,你是想让满朝的文武大臣都对你寒心吗?”

    皇甫宸闻言,眸色微冷,“母后教训的是,只是儿子已经有了太子妃,自是应当顾及太子妃的颜面!”

    “你!”皇后大怒,似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忽地呛咳了起来。

    “母后!您没事吧?”皇甫宸面色一变,欲要上前搀扶。

    皇后伸出一只手制止,稳了稳冷声道,“罢了,本宫教训不了你,盛清卿今日进了栖凤宫一句关与太子妃的坏话都未曾说,你好生放心!”

    “太子殿下,娘娘身子不好,您又何必为了一个……来气她?”皇后身边的嬷嬷小声说了一句。

    “派人去请太医。”皇甫宸吩咐了一句,方转过头道,“母后,先前那盛清卿意欲勾引儿子,所以才生怕她哄骗了母后。”

    皇后一怔,没料到有这么一遭,她咳了声,“罢了,这件事本宫不会管。”

    皇甫宸道,“母后这几日可是又连夜抄写经书了?母后既然身子不适,自可应当让宫人帮着抄写,何苦劳累了自己的身子?”

    皇后闻言,面色缓和了一些,“佛祖仁慈,保我朝康宁,本宫不过是身子弱了些,哪能平白怠慢了。”

    皇甫宸有些不赞同,但心知皇后这样并不是一日两日了,并不多劝,只嘱咐宫人好生照顾着皇后。

    “太子,还有半月便是你大婚之日,府上可安排妥当了?”气氛缓和,皇后问道。

    她虽然不喜盛清越这个未来媳妇,但是大婚关乎着太子的颜面,自是应当照看。

    皇甫宸微微颔首,“母后放心,此事父皇已经安排礼部为儿子操办。”

    皇帝甚是喜欢皇甫宸这个嫡子,原本太子弱冠便要从东宫搬出去建府,但是皇帝舍不得他,硬生生留到去年方出去建了府。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皇后眉头一皱,“礼部那些个人虽然大头上错不了,但一些事情难道不妥帖。这样吧,本宫安排几个嬷嬷去你府上。”

    皇甫宸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母子俩说了些体己话,又等着太医来了给皇后把过脉。

    听太医说皇后并无大碍,皇甫宸方告辞离开。

    待皇甫宸走后,皇后又恢复到一贯的淡漠之色,“茹云,你说,太子所说的盛清卿的事可是真的?”

    茹嬷嬷闻言猛地抬起头,对上皇后不辩喜怒的眸子,踌躇道,“娘娘,这……这奴才也不好说啊!”

    “有什么不好说的!”

    “娘娘,”茹嬷嬷犹豫了会,开口道,“这京中的闺秀就没几个不奢望嫁给殿下的,许是那盛小姐见着太子殿下激动了些,方引得殿下误会。”

    皇后听言微微点头,回想起盛清卿之前讨喜的面容,笑道,“你说的也是,只不过,太子终究是选了个狐媚子。”

    说完,皇后神色又沉凝了下来,整个栖凤宫一时间寂静无声。

    茹嬷嬷打量着皇后神色,组织着语言,“娘娘,眼瞧着殿下成婚还有半月,不若您先看看这盛家大小姐如何表现。若是您怎么都不喜她,去禀了皇上退亲便是!”

    茹嬷嬷原本以为她说出这一番话,皇后会开颜,岂料皇后却是大怒道,“荒唐!太子的亲事怎可当成是儿戏!”

    茹嬷嬷登时跪在了地上,“娘娘恕罪,是奴才多嘴说错了话!”

    皇后见状眉头皱了皱,叫了声起。她是个念旧的性子,茹嬷嬷在她身边伺候多年,自然不会因为这些个小事发作。

    只皇后的眉头解不开,难不成真的任由太子娶了这么个狐媚女人入府不成?

    另一边,皇甫宸回了太子府,宫里头已经派人去找寻先前在凉亭周围伺候的宫女太监。

    叶峰见着,略微有些不解,“殿下,您何必为了那人如此尽心?”

    叶峰知道太子也很是不喜盛清越,谁知今日倒是大变了模样,不仅给她撑腰,还想着给她洗清白。

    皇甫宸睨了他一眼,叶峰连忙垂首,“殿下做事自有深意,是属下逾越了。”

    见状,皇甫宸也不再多说,只微微颔首便打发了叶峰下去做事。

    叶峰刚出了门,转头就碰见了夙夜。

    “做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夙夜眉头一挑,有些嫌弃。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