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005章 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作者:秦妙妙  |  更新时间:2018/9/14 9:32:18  |  字数:3023字
    她只是杀了几条狗和三个畜生不如的士兵,就被扣上一顶乱党的帽子!

    莫北很好心的提醒对方,“你错了!是六条狗,四个人!”

    她刻意的加重了四的语气。

    对方愣了一下,视线落在身前的三个士兵的尸体上,“是三个人没错啊!”

    莫北趁着士兵的视线落在三个死尸的空档,右手握着对方的枪口,往旁边挪了一下,同时左手从后腰抽出匕首,狠狠的刺入士兵脖子处的大动脉。

    士兵喃喃的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莫北。

    莫北站起身,冲士兵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来,很好心的解释,“加上你刚好四个人。”

    士兵倒在了地面上,身子动了几下,便没了反应。

    莫北将所有的银针都拔了出来,整齐的摆放在盒子里面,又拿着匕首,剖开了狼狗们的肚子,将保存食物的胃里面的东西倒进一个袋子里面,之后,将士兵们和狼狗们的尸体放在小房子里面。

    她将子弹里面的火药倒了出来,放在最顶端的士兵的身上,用棉花做成一根细绳当做导火线,导火线一直延伸到房外很远的地方,她才背着袋子,去了郊外的墓地。

    暗处。

    顾西泽将刚刚那一幕尽收眼底,他以为女子不被狼狗们吞噬,也会被士兵们乱枪打死。

    可他却亲眼看到那个看似娇弱的女子仅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杀死了人人惧怕敬而远之的六条狼狗。

    还杀死了四个畜生不如的士兵。

    当真厉害的很!

    他对那个女子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女子的背影,直到女子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在黑暗之中,才收回视线。

    曹忠无奈的看着顾西泽,“少帅,我们可以走了吧?”

    顾西泽将手中的枪递到曹忠的身前,“可以了。”

    少帅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感兴趣,想要出手相救,对方却没有给他出手的机会。

    曹忠接过枪,嘴角忍不住上扬,想笑却又不敢笑。

    顾西泽看向别处,“想笑,就笑吧。”

    “哈哈哈。”曹忠爽朗的笑声滑坡夜空传遍每一个角落。

    莫北跪在地面上,用双手挖了一个坑,将袋子放在坑里面,盖上土,“郑伯,翰韬哥哥,你们死的好惨好冤枉啊!我一定会杀了顾成仁为你们报仇雪恨的!一定!”

    她流着心酸的眼泪冲着坟头磕了三个头,便返回到刑场,点燃了棉花做的导火线,飞速的跑到旅馆跟前,她的弓是空心的,弓弩的弦是钢铁制作而成的,将弦拿下来,弯曲就是一个锋利的三角鹰爪,空心的弓里面是连接鹰爪的钢丝,她将鹰爪对准二楼的窗户,按了一下开关,鹰爪射出,刚好卡在窗框上,她借着钢丝的力道直接攀着酒店的窗户,上了二楼,跳进房间的那一刻,郊外刑场方向火光乍现,还发出一道巨大的爆炸声。

    黑夜里,那烧红了半边天的火光是那么的明亮,耀眼。

    莫北的心里面有了一丝报复后的痛快。

    她将夜行衣脱了下来,放在袋子里面,用鹰爪将袋子送到对面的房檐下面,然后关上窗户,将袖珍弓弩放在木盒的夹层里面,洗了个澡,便躺下睡觉。

    迷迷糊糊中,她隐约听到楼下一阵阵骚动。

    她霍的睁开双眼,走到窗口前,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楼下,数百名配枪的士兵分别站在轿车的两边。

    这些人来的可真快啊!

    驾驶位车门打开,一位年轻的穿着军装的男子下了车。

    莫北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下车的男子正是宣判郑翰韬是性,以及昨天放狗啃食郑翰韬尸骨的男子--宋风。

    后车窗半开。

    宋风弯身认真的听着对方讲话。

    没多久,宋风站直身子对着百名士兵道,“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是,宋副官。”士兵们立马开始敲门搜查。

    天色有些暗,莫北看不清楚车子里面男人的容貌,但是,宋风是顾成仁的副官,他也只任顾成仁差遣。

    那么坐在车子里面的一定就是害死翰韬哥哥的主谋顾成仁。

    顾成仁。

    你这个乱杀无辜的刽子手。

    老娘势必要你们血债血偿!

    莫北拿出弓箭,固定在手腕上,再拿出银针,放在弓弦上,才发现,银针都用过了。

    用过的银针是无毒的。

    而她这次出门只带了十根银针。

    刚刚杀死了六条狗四个人,毒针全部用完。

    仇人近在眼前,她却没有办法报仇!

    可恶!

    莫北阴狠的瞪着车内的人影一眼,放下窗帘,将袖珍弓弩,连同郑翰韬写给她的求婚信,放在首饰盒的夹层里面,继续睡觉。

    坐在车子里面的顾成仁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两道阴狠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视线来源处,空无一人,只有窗帘微微晃动着,“宋风!”

    宋风弯身,语气恭敬的道,“少帅,有何吩咐。”

    顾成仁的手指着对面的二楼的窗户,“好好查一下那个房间。”

    宋风看了一眼紧闭的窗子,立马领命,“属下马上去办。”

    莫北才闭上眼睛,就听到酒店的门被人用力推开,好多人闯入酒店,重重的敲门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没多久,她的房门也被人敲响。

    她装作被吵醒的样子,语气慵懒,“谁啊?”

    “查房!”一道浑厚的男人的声音透过厚厚的实木门传进莫北的耳朵里面。

    她下地,特地将头发弄乱,边揉着眼睛,打开房门,一看,是宋风和几个士兵。

    “你们进去查。”宋风的话才落,几个士兵就进入房间,翻东西。

    宋风是害死郑翰韬的帮凶。

    仇人近在眼前。

    熊熊怒火燃烧着莫北的心房,她的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恨不得将身前这个男子碎尸万段,可是,不行!

    因为一旦杀死这个男子她就会暴露行踪,楼下这么多士兵,她必定会被抓住。

    到时候,就没机会杀死罪魁祸首顾成仁了。

    此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宋风不只是顾成仁的副官还是他的贴身保镖,感官很敏锐,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将他包围,又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他警惕起来,双手握成了拳头,随时出手攻击敌人,同时他那双如雄鹰一般锐利的眸子盯着身前骨瘦如柴一般的可人儿,希望从她的身上看出一些端倪。

    宋风凌厉的眼神令莫北的心咯噔一下,她对宋风起杀心和收起杀心仅在顷刻之间,却被宋风感觉到了。

    她立即装作困得快要站不稳的样子,身子直接靠着门框,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努力的睁着双眼,“军爷,为何查房?”

    说完,她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啊~好困啊。”

    身前的女子皮肤白白嫩嫩的,身形瘦小,十指葱白,如小白兔一般娇弱,困得直打哈气。

    这般无害,怎么可能有杀伤力啊!

    刚刚那股子杀气,一定是他太疲倦而产生的错觉,但是疑虑并未消失。

    宋风紧握的拳头放开,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有人在郊外刑场放火,三名士兵和狼犬被大火烧死,我们在追查凶手。”

    他故意将四名士兵说成三个士兵,目的就是想看看身前这个女孩子的反应。

    莫北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居然有人胆大包天杀死了士兵和狼狗?凶手太危险了,军爷一定好好的搜查。”

    小丫头吃惊的模样很明显什么都不知道。

    宋风彻底的消除了心中的疑虑。

    与此同时,小梅的房间也被敲响。

    士兵们闯进小梅的房间,搜查。

    小梅听到宋风的话,知道官兵搜查房间是在找杀人放火的凶手。

    她直接跑到莫北的身前,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一般挡在莫北的身前,瞪着宋风看。

    她一身肥肉跑几步就累的不行,气喘吁吁的替自家小姐辩解,“军爷,我家小,小姐身子骨虚弱的很,手,手无缚鸡之力,不,不可能是杀人放火的凶手。”

    这个丫头,明明害怕的不得了,却还是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

    莫北的心里面感动不已。

    宋风扫了身前的主仆一眼,主子骨瘦如柴,丫鬟就胖的连门都快进不来了,那大脑袋堪比猪头。

    两个人都不可能是凶手,只是,上将交代要详查,他必须服从命令,“姓名?年纪?住址?为什么来江城?”

    小梅抢着回答,“我叫小梅。今年十五岁。”

    “没问你!”宋风冷冷的看了小梅一眼,视线落在莫北的身上。

    小梅吓得打了个哆嗦,全身的肥肉颤抖了几下,小声的道,“你问不问我,我也十五岁,叫小梅。”

    宋风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

    小梅如此的顶撞他,他一个不高兴真有可能杀了小梅。

    果然,宋风的脸色一沉。

    莫北上前一步刻意的将小梅挡在身后,怯怯的眼神看着宋风,声音娇娇柔柔的回答,“我叫莫北,十六岁,居住在响水村。以倒卖草药为生,此次来江城卖草药的。”
秦妙妙 说:

美女们,走过路过,收藏一下,以示鼓励。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