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二十二章伪装

作者:吃着土豆坐地铁  |  更新时间:2018/8/20 15:49:31  |  字数:2854字
    不管怎么样,陆小萍先稳定了自己的心神,她觉得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周清焰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说不定是她又动了要离开陈家的念头,所以来主动找茬而已。

    周清艳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脸皮已经厚到如此程度,她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她居然还在装蒜。

    “听谁说的,你到现在还不愿意和我说实话是吗?那我告诉你,我是听谁说的,是陈泽末一字一句告诉我的。是他和我说的,你用陈家的名号,干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你要和我说,陈泽末也是在撒谎吗?”

    陆小萍的手不觉握成了拳头,说到底还是前几天,她找的那个小男友的问题,不过在一起的一个月,光是房子就给他买了两处,动作太大,所以才会让陈泽末发觉。

    她有些慌张的开口说道,“清焰,我知道你在陈家呆的不开心,也知道你为了我和你姐姐付出了很多,只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让妈妈怎么办?那些房子都是退不回去的,如果你这个时候从陈家离开了,那妈妈,和你外婆,真的就完了。”

    她一边说,还一边假惺惺的挤出了几滴眼泪来。

    周清焰真的是已经看够了她的眼泪,如果不是当年自己心软的话,也不会陷入这样的泥沼,拔不出身来。

    她从来不在乎陆小萍怎么样,她唯一在意的,不过就是自己的外婆而已,因为她知道,陆小萍这样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利用,何况自己的妈呢。

    周清焰忽然觉得自己,就算是知道了这一切,也没有任何办法解决,自己到头来始终是处处受制于人。

    “陆小萍我劝你,以后做事情的时候给自己留点余地,因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如果你再逼我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若是再让我知道你利用我的名声,在外面,随便挥霍,那我就直接消失,那些钱,足够你还一辈子的吧。”

    周清焰说完便离开了咖啡店,回到了车上,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现在已经验证了,陈泽末说的是真的,那之后无论他提任何条件,自己都要听他的,要不然,威胁到了陆小萍,她便会威胁自己的外婆,到头来还是自己在意的人受伤。

    周清焰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刚脱下鞋子,就听见了爷爷的声音,在整个陈家,也许只有爷爷,是唯一,把她当个人来对待的。

    所以听见爷爷的声音,她嘴角自然露出了微笑。

    “孙媳妇回来啦?上哪去了,电话也不接?”

    周清焰赶紧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赶紧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我去和我妈见了一面,对不起啊,手机静音了,没有听见。”

    陈泽末最讨厌的,就是看到她假装自己很礼貌的样子,那笑容那动作,包括他说对不起的时候,嘴角的弧度,这一切都让他感到讨厌。

    “没关系,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又来了而已,对了,爷爷这次来给你带了礼物,陈秘书,拿出来。”

    上次,爷爷就没有让她空手而归,这次来到家里,又给她带了礼物,这让周围的人,都羡慕红了眼睛,尤其是陈母,自己好歹也是长媳,但是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待遇,也不知道这个徐璐是修了什么样的福分,能入老爷子的眼。

    爷爷接过陈秘书手中的盒子,递了过来,说道,“前几天去了一个拍卖会,眼见着这条项链,很合你,拿去戴吧。”

    周清焰隐约感觉到了周围那些不友善的视线,她摆摆手开口说道,“爷爷不用了,您给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这个就算了。”

    “什么算了,你是我的孙媳妇,我给孙媳妇买点东西,哪有多少这一说,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若是再和我推辞,我可真就要不高兴了。”

    其实在爷爷眼里,周清焰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的姑娘,他看过的人,比别人吃过的米都多,自然能分得出来,谁好谁坏,遇见这样的好孩子,他忍不住多了一些疼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爷爷都已经这样说了,周清焰自然也没有办法拒绝,她接过了那天鹅绒的盒子,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只见里面是一条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中间还有一块祖母绿的宝石,单单这一条项链,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更何况中间这块,祖母绿宝石了。

    陈母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嫉妒之心,她走到周清焰的身边,“这项链可真漂亮啊,一看就价值连城,你们两个房间没有保险箱,先给我,我帮你保管吧。”

    上次爷爷送给她的首饰也是这样被陈母要去的,其实周清焰对于这些首饰并没有什么占有欲,她的脑袋时时刻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陈家,既然终究是要走的人,又何必要带上这些麻烦呢?

    只是这次稍微有些不同,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一时半会儿是离不开陈家的,既然如此,爷爷送的东西,为什么要给她呢。

    “妈,你忘记了吗?我和泽末的卧室里面也有保险箱的,这毕竟是爷爷送的,十分贵重,我自然会好好收起来的,您放心好了。”

    周青艳直接拿着,首饰盒子上了楼,完全无视陈母的挤眉弄眼。

    爷爷毕竟是过来人,看得出来她们之间的风起云涌,他有些不高兴的开口说道,“这是我给孙媳妇的东西,你可别借着替人家保管的名义占为己有,听见了没有?”

    周清焰回到了房间里,忍不住把盒子里的项链再次拿了出来,从小到大,其实她未收到过什么贵重的礼物。

    今年的生日也是她和外婆两个人过,所以说,她从未有这种被宠爱的感觉,她知道爷爷心疼自己,所以才会送这些珍贵的首饰给她,只是这一份心意,就已经足够她感动的了。

    “怎么?看见这价值连城的项链,便不愿意放手了吗?”

    陈泽末说着就抢过了她手中的项链,放到了自己的手里把玩。

    周清焰没有想到他会跟上来,整个人都有些心慌,“你干什么?这是爷爷送给我的。”

    陈泽末听到这话,不觉冷笑的出来,他就知道,这样的女人,在这些华贵的首饰面前,一定会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

    “你的?徐璐难道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你在陈家,不过就是一个被关在监狱里的罪犯而已,这样美好的东西,你也配拥有吗?刚才若是你直接交到我母亲手上,我也不会,亲自上来一趟了,只是没想到,你如此不知深浅。”

    周清焰仅仅只是听到他叫了徐璐的名字,就已经感觉够了。

    三年了,她已经被这样咬牙切齿的教了三年,每天都是徐璐,徐璐,徐璐,有的时候她自己都忘记了,原来,自己不是徐璐,是周清焰。

    “我不知深浅,那按照你的意思,爷爷当初把这个东西递给我的时候,我就应该直接递到你妈手里才对啊,既然这样的话,你不如帮我和爷爷说一声,以后若是他想给我买什么,都交给你妈好了。”

    周清焰的话让陈泽末整个人都狂暴了起来,她将手链扔到梳妆台上,拽住周清焰的胳膊,将她甩到了地上。

    她的后背整个磕在了床脚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的眼睛里不觉充满了泪水。

    陈泽末伸手使劲的掐住了她的下巴,“徐璐,我劝你在我说话的时候,就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给我听着,要不然,等到有一天你没有价值了,我说不定会让你安静的在陈家死去,尸骨无存。”

    周清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现在就坐在悬崖上,风一吹就会掉下去,摔的粉身碎骨,她想要抓住某根救命稻草,可是身后,身旁却空无一物。

    她没有再反驳,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反驳,只会让她陷入更加不利的局面里面。

    在陈家三年,多少也学聪明了一些。

    陈泽末看她没有再反驳,便将她松开,他讨厌看见她惺惺作态,满腹委屈的样子,他头也不回的走到门口,“一会儿接着到下楼吃饭,不要让爷爷看出任何不对劲。”

    他只留下这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整个房间只剩下了周清焰一个人,她不停的喘着粗气,眼眶里面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