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7章:恶狗松嘴!

作者:络络书虫  |  更新时间:2018/12/12 14:07:31  |  字数:1539字
    少年来不及多想,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上的铁栓,拖起惊魂未定的女孩,扔了出去。

    被扔出去的小女孩一个趔跷摔倒在地,雾眼朦胧的她来还不及看清刚才男子的脸,只觉四肢酸软,微顿,秀媚紧蹙。

    谁?

    一回头,逆光看去,一位身穿白衬衣的少年,右手透过栅缝被恶狗咬住不放,撕扯的同时,鲜血直流。

    少年紧握门栓的手布满了鲜血,试图想要套住门扣。可是右手却被恶狗撕扯着,强烈的疼痛使得他的面部扭曲,好几次都差点成功。

    眼前的情景差点把她吓晕过去,但她很快便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迅速夺过门栓套在孔里,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外套套在了恶狗勃颈上。

    小女孩死死勒住衣服两端,鲜血源源不断从狗嘴里直往外冒,衣服很快便被拧成了一条扎眼的血红色麻绳,她脸涨得通红,使出浑身力气勒住恶狗的脖子……

    僵持了很久,恶狗终于松开了嘴!

    束儿小的时候跟着母亲学过中医,在附近找了些止血的草药救急。

    她把草药嚼烂,敷在了少年的伤口处,“你忍着,可能会很痛。我已经叫人来救我们了。”

    “嗯——”

    随着一声闷哼,施束看去,少年脸色苍白,冷汗直冒,嘴角疼得直抽搐却一直忍着……

    “你为什么不哭,哭出来就没那么痛啦!”

    “我是男子汉,不能哭!”少年继续强忍着,汗水已从额间冒出。

    束儿小心翼翼的敷着药,生怕弄疼了少年……

    简单包扎后,两个人精疲力尽的躺在草地上等救援的人,地上全是血和药渣,一片狼藉。可是他们像傻子一样开心的笑着。

    “大哥哥,谢谢你救我,刚才你好勇敢啊,可是那只恶犬……你不怕吗?”她看着蔚蓝的天空,半眯着眼睛。

    “怕,可是男人就应该保护女人,不是吗?”少年说完,侧着头看向一旁的施束:好美!

    施束迎上他的眼神,阳光洒在他身上,透着丝丝香气!干净的眸子,高挑的鼻……

    世间竟有如此好看的少年!

    男孩家家和施家很快派了私人医生过来。

    少年的伤口很严重,幸好刚才束儿用草药止了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伤口还是很严重,必须立马送往大医院治疗。

    被担架抬走的时候,大哥哥冲着束儿喊道,“我叫高以翔,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施……”

    那时,高以翔已经被抬上了车,只听到三个字便没了声音。

    远处一个小女孩躲在角落里,眼神满是不甘,和嫉妒。

    救护车已远去,可是束儿知道,她的心里这个大哥哥再也无法抹去。

    那天她没有等到姐姐。

    傍晚,束儿的妈妈失足掉进湖里淹死了。

    施老爷很是自责,葛霜出去的时候他正陪着受伤的女儿,没有跟着她,他宁愿水里躺着的那躯冰冷尸体是他自己的。

    办完丧礼,施家便搬走了。

    回到宁城,施老爷依然时时哭泣,他总说是他害了霜儿。

    平日里,两人都是形影不离,那天他却为了陪受了惊吓的束儿,让她独自出去,遭遇不测。

    施老爷虽然嘴里不说,但心底却始终埋怨着束儿。

    施束在施家没了妈妈的庇护,又失去了父亲的过得如履薄冰。

    以前在施老爷心里,就算这是葛霜和被人生的孩子,只要她是葛霜的,他都会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可是现在葛霜不在了,这个孩子每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都仿若重新撕开那道旧伤疤,疼得他难以呼吸。

    施束在施家本本分分,战战兢兢,生怕出一丁点儿差错。就算是爸爸埋怨、姐姐欺负,也都强忍着。

    她感恩施家。

    可她那个姐姐,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过她。三天两头给她苦头吃不说,回头还跑到爸爸跟前撒一撒娇,扮演一下乖乖女,这错就是施束犯的了。

    施老爷本就怨恨于她,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果子给她吃了。

    施束就这样在施家长大了。

    她以为长大的她遇到了高以翔嫁进了高家,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然而高以翔却一点一点的把她的希望揉碎,碎片卡在她的心里,一片片满是血。

    瑶瑶爸爸念她从小跟着母亲吃苦,年幼丧母,她又很能讨得爸爸欢心,久而久之,她在施家背着父亲是越来越横行霸道了。

    可是,这并不能解施瑶瑶的心头之恨,她要的不仅仅是这些,小时候高以翔的身影时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知道这也是施束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画面。

    她要抢过来。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