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001:破碎

作者:宝妖未老  |  更新时间:2018/4/19 20:12:23  |  字数:2108字
    深夜十一点,暴风雨突然来袭,雨柱漫天飞舞,在城中肆虐而起,宋伊夏准备去M国的航班被迫临时取消。

    没有多少时间给她耽搁,从机场匆匆赶去男友的公寓,宋伊夏浑身湿透,脸上的水都来不及擦,便大步跨进楼道。

    宋伊夏在玄关处换了拖鞋,才深深的松了口气,一抬头,发现昏黄的灯光从厨房虚掩的门缝钻了出来。

    一道熟悉又暧昧的声音传至静谧的客厅,震动着他的耳膜。

    这不是薄绍城的声音吗?他怎么这个时间还在厨房?

    宋伊夏秀眉倏地一皱,困惑的朝厨房轻声走去。

    “绍城,什么时候我才能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总是这样偷偷摸摸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走得越近,厨房里的声音愈加清晰,宋伊夏站在门外,听见那娇滴滴又带着委屈的女声。

    “梦柔,我知道这样让你受委屈了,再等等吧,到时候会给你个交代。”

    “还要等?”宋梦柔的声音更加委屈,继而转变为哭腔,“你总是这样拖着不跟我妹妹坦白,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

    宋伊夏听着里面的对话,浑身止不住颤抖,指甲用力掐住掌心,任凭嵌进肉缝里,强撑着不让自己失控。

    “怎么可能,宋伊夏那个女人太无趣了,无趣到我连碰她的欲 望都没有了。”

    “你跟她都交往了一年多,谁知道你有没有碰过她。”

    “这一年多,我只牵过她的手,连真正的吻都没有过,就算那她住在我这的那几晚,也只是纯粹睡觉而已。”薄绍城说到这里,语气里透着一股自嘲。

    “她那几晚没让你碰,是因为我在她喝的水里放了安眠药。”

    “什么?你不但往她的饭菜里下亚硝酸盐,还往她水里下安眠药!?”

    宋梦柔瞬间委屈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对她没多大伤害,还是说你心疼了?”

    “下次不许再做这种事。”薄绍城一把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将她摁倒在厨台上,“别提那个无趣的女人了,有这时间我们不如做点别的。”

    紧接着,一阵男女饥 渴暧昧的低吟声传了出来,如荆棘般刺痛着宋伊夏的心口。

    难怪她经常头晕胸闷,严重的时候出现呕吐腹泻,还险些被送进医院,现在想来,恐怕就是亚硝酸盐慢性中毒。

    一个是和她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的男友,另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姐姐,没想到会背着她做出如此恶心又恶劣的事情!

    宋伊夏身子猛地一晃,再也控制不住,“砰”的一声将门推开!

    厨台上正颠鸾倒凤的男女,看到突然出现的宋伊夏,先是一惊,反应过来后,宋梦柔慌忙躲到薄绍城的身后,浸染着汗水的双颊酡红一片。

    宋伊夏湿透了的衣裙紧贴在身上,湿淋淋的黑发不断往地上滴着水,窗外突然轰隆一声,划过一道闪亮的惊雷,衬得她脸色憔悴苍白。

    薄绍城眸中闪过一瞬即逝的慌乱,随即蹙眉:“伊夏,你……”

    “你是不是想问,我不是应该去国外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宋伊夏立即打断他的话,扬手一个巴掌甩到他脸上。

    “啪!”

    紧接着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宋梦柔娇红的脸上,顷刻间也多出了一个红肿的巴掌印。

    宋梦柔回过神,气愤的冲到宋伊夏跟前,正准备还手,却被宋伊夏及时擒住手腕。

    “宋伊夏,你别太过分!”薄绍城是被宠大的富家子弟,从没挨过打,立时俊脸狰狞的瞪向宋伊夏。

    宋伊夏冰冷愤怒的目光,从这对龌龊男女脸上一扫而过,顿时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猛地揪住宋梦柔的长发!

    “啊!救命啊,绍城,这女人疯了!”

    “宋伊夏,她是你姐姐!给我松手。”薄绍城上前攥住宋伊夏的手臂,试图将她拖离宋梦柔。

    薄绍城越是袒护宋梦柔,她挣扎的力气越大,不甘心的泪水登时滚了下来,抬腿脚就朝宋梦柔的胸口狠狠踹了一脚!

    “啊!”宋梦柔吃痛的惊呼一声,迅速往后踉跄几步,撞落厨台上的瓷碗,摔倒的同时,掌心不小心按向碎片。

    “血……绍城!我的手……”看到掌心深深的口子不断淌下鲜红的血液,宋梦柔吓得哭了出来。

    薄绍城瞬间腥红了双眼,蓦地偏头瞪向宋伊夏,冰冷的目光仿佛能将宋伊夏冻结,“宋伊夏,你心肠可真是歹毒,对自己的亲姐姐都能下得了这种狠手。”

    “呵——我狠毒?那她呢,给我下毒药,岂不是恶毒一百倍!”宋伊夏一把甩开薄绍城,转身跑了出去!

    雷声从头顶滚过,炸得宋伊夏心脏血肉模糊。

    爱情和宋家的虐缘,在这个雷雨交加的深夜,统统被炸得支离破碎。

    思维突然停滞两秒,她猛然想起还在医院里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外婆。

    外婆今天出了车祸,急需一笔手术费,父亲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本来她打算今晚去在M国出差的求父亲借钱,不行再找薄绍城。

    现在所有计划泡汤,她跟薄绍城以及宋家的关系被这场无情的大雨冲刷干净。

    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她站在肆虐的大雨中,像一个被抛弃的无助孩子。

    距离公寓十多米的地方,安静地停着一辆黑色宾利。

    “她出来了。”驾驶座上的李晖看一眼后视镜中的男人,低声提醒。

    “开过去。”低沉慵懒的声音幽幽响起,后车座上的男人,漆黑的深眸穿过雨水汇流成帘的车窗,望着那道落魄的身影。

    车在雨中缓缓行驶,薄政深扬了扬唇,“宋伊夏么,跟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顿了顿,他冷漠的声音幽幽响起,“大嫂一直急着要给我相亲,这回也可以省省了。”

    宋振隆的私生女,薄政深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宋小姐,真巧,外面雨大,要不要上车?”男人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低醇温润。

    宋伊夏怔怔的偏头,车窗降下半截,男人俊美如斯的容颜映入白蒙蒙的眼帘。

    仅仅一眼,即便多年以后,她一直都清楚记得眼前这幕。

    那个叫薄政深的男人,在她最困顿的时候,如神祗一般,突然从天而降。

    只是,还没等到回应,站在车边的女人身体往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