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12月半笛声

作者:落叶随风  |  更新时间:2018/7/10 10:53:25  |  字数:3002字
    看到门没问题,陈静萍这才拍了拍手,转身看向高远,“高老师,你说什么?”

    高远汗颜,“陈老师,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陈静萍当然想去洗澡了,不过一想到自己都没衣服换,又焉了。

    “陈老师,陈老师。”高远看到陈静萍又愣住了,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高老师,你这边有没有干净的衣服换下。”陈静萍不好意思的问道。

    衣服啊,高远眼神来回扫视着陈静萍。

    “看什么看,我问你有没有干净的衣服让我换下。”陈静萍受不了高远那种眼神,语气说变就变。

    “有,有,不过你明天可别穿去学校,我可不想让那些女学生看到了伤心。”高远嘱咐陈静萍道。

    “高...老...师,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陈静萍一字一字地说出来,内心游走在暴走的边缘。当她抬起头来时,高远人早已不见。

    劳累了一天后,陈静萍静静地泡在浴盆之中,浑身有着说不出的放松。

    “嘿,陈老师,我说你有没有洗好,再过20秒,你就已经整整洗了半小时了。”高远一般洗澡只要几分钟,他还是头回看到能洗这么久的。

    “催什么催,你赶着去哪儿。”陈静萍拿着毛巾再擦拭着头发。

    褪去了一天的疲惫,陈静萍脸上又焕发出光芒。虽然穿着高远的大衬衫,但也能看出陈静萍完美的身材曲线。那双又长又白的大腿,在高远面前十分晃眼。这模样的陈静萍浑身充满着别样的风情,宛如一个邻家小妹一般,让高远不由咽了咽口水。

    陈静萍的每一番动作在高远眼中都是那么美,那么浑然天成,没有一丝丝亵渎,高远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陈静萍原本还想生气,但是看到高远那清澈的眼神,没有一丝的***。

    难道我有这么美吗?陈静萍自恋道。

    “额,陈老师,那个吹风机在书桌下面。”高远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了,高老师,你去洗澡吧。”

    这是陈静萍的T恤吗,高远在卫生间看到了。黑色的,高远突然想去闻闻看,将鼻子凑上去,没有汗水味,只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

    “真香啊。”高远由衷赞道。

    “高远,你在做什么。”陈静萍回到房间突然意识到,衣服还在卫生间没有拿,没想到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高远这混蛋竟然做了这种事。

    “好啊,高远,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陈静萍愤怒地拿起了衣服。

    回到房间,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门。陈静萍真是没想到这个高远竟然会去亵渎自己的T恤。刚才自己险些被他骗了。

    我去,我怎么就没听到她的脚步声呢。高远一阵懊恼。

    这件事虽然是广大男性都会犯的,但是被女生看到了毕竟不好。但是自己只是稍微闻了下,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啊。不想了,先泡个澡。

    泡在浴缸里,高远闭上眼睛,尽情享受温水浸泡他每处肌肤的放松感觉。高远脑海中浮现着他小时候的画面,那条曲折宛转的小河,几个顽皮的孩子用泥巴截断水流,他们光着卵蛋子就在水沟里洗澡,不时地还能听到孩子们那天真无邪的笑声。

    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自己还会不会去非洲?自己应该还会去吧,如果没有那8年,自己又怎么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

    洗完澡后,高远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蕴含着爆炸的力量。肌肉虽没有健美运动员夸张,但却比他们更充满着一种美感,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

    考虑到还有女性在家中,高远穿上了T恤,再套了条大裤衩。

    李爽今天可真热心,不光买了菜,还给自己带了个大西瓜,这么大的西瓜,也真是难为她带上来了。

    拿出水果刀,高远将西瓜劈成两半,拿个铁勺插在上面,敲起了书房的门。

    “陈老师,是我啊。”

    “你来干嘛,我都睡了。”陈静萍心里还气鼓鼓的。

    “我切了个大西瓜,你来吃吧。”

    他不会又耍什么花样吧,陈静萍拿着防狼喷雾剂打开了房门。只见高远捧着一个大西瓜站在门口。

    “这西瓜蛮甜的,要不要我帮你切成块,还是就这么吃。”高远问道。

    “就这么吃吧。”陈静萍伸手拿着西瓜。

    高远这才注意到陈静萍手中还有一个防狼喷雾剂,“我说,陈老师你就这么不相信我。”高远悲哀的叹道。

    “哼,高老师你可别忘了你刚才做了什么好事。”陈静萍没好气的说道。

    “我不是情不自禁吗。”高远越解释越黑。

    “哼。”陈静萍啪的关上了门。

    吃着高远给的西瓜,陈静萍打开了书桌上的电脑,心情不好时她就会去打斗地主。

    看了看“我是狼王”在线,便发送了一个邀请给他。

    “今天心情不好,陪我打几把。”黑玫瑰说道。

    “你天天心情不好吗。”狼王感觉这个黑玫瑰上线就没好心情。

    “是啊,有个同事真是让人讨厌,刚对他改观吧,马上又给你弄出点烦心事了。”

    “对了,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黑玫瑰又问道。

    “我是从事灵魂方面的。”狼王很快就回了。

    “宗教吗,看不出你还是个宗教分子。”

    “你不知道教师是灵魂的工程师吗。”狼王回道。

    “你这种说法和我那个讨厌的同事还真是一样,好了,我要睡觉了,睡在别人家也不知道睡不睡得着,晚安。”黑玫瑰你很快就下线了。

    俩人就这么隔着一堵墙聊了半天,却不知道对方就在隔壁。不得不说网络的神奇。

    “真是扫兴,还想玩几把的,结果说下就下了。”高远也关了电脑。

    还好,床上很干净,看来他真的没有睡过。陈静萍躺在床上,闻着被子的清香想道。

    往常这个时候,自己会在干嘛呢,应该是在看书吧,也不知道高远家里都有些什么书。

    好奇的打开了高远的书柜,里面都是些什么啊。摄影集?

    他喜欢摄影?真没看出来。这是三峡,这是长城,这是故宫......陈静萍就这么看着高远的摄影集,发现高远拍照水平还是可以的,光影效果,主次顺序都把握的很好,看来应该有过研究,

    但是自从高远18岁过后就再也没去拍过照了。所有的照片都是八年前的。好好的为什么说不拍就不拍了,陈静萍很疑惑。

    这是什么,陈静萍在摄影集底端发现似乎压了个什么东西。

    “北大录取通知书。”不会吧,他是北大毕业的?陈静萍愣住了。

    翻开录取通知书,上面写着,鉴于高远同学在古文方面的造诣以及高考语文满分,特批高远同学被本校录取。

    陈静萍的嘴此刻都能塞下一个鸡蛋,这家伙竟然是北大毕业的,不过现在北大已经改名望京大学了。

    为什么只有录取书,没有毕业证书呢。照理说这两样东西应该放在一起才有意义。

    看着手中的竹笛,高远已经很久没有碰过了,当初自己为了学吹这玩意,老院长可是费劲了心血。而自己却没能看到老院长最后一眼。高远眼眶有点湿润了,即使在非洲草原受那么重的伤,高远都没有流过一滴泪。

    这张照片应该是他喜欢的女生吧,保存的这么好。陈静萍翻到了一张女生照片,看上面的时间也是8年前的。

    所有的照片都是8年前的,为什么这8年间再也没有了呢。陈静萍想不通。

    这不是《一直很安静》的的曲调吗,从窗边传来一阵阵笛声,清脆悠扬,流过空气,流到了陈静萍的心田。

    是我最喜欢的歌哎,陈静萍将头探出窗口,赫然看见高远站在阳台上在吹竹笛。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陈静萍跟在笛声后面静静的哼唱着,高远的背影在月光下拉的很长很长,微风吹过,笛声骤然停住。

    他怎么不吹了,吹得这么好。陈静萍看着高远。

    “陈老师,你是在听我吹笛子吗。”高远笑眯眯得看着陈静萍。

    “哪有,我只是在吹吹风。”陈静萍狡辩道。

    高远不理会陈静萍,又继续吹了起来,这次是《发如雪》,都是些老歌,但都是陈静萍所喜欢的歌。陈静萍都怀疑高远是不是特意调查过自己。

    陈静萍就这么陪着高远,一个在吹,一个在听。不知什么时候,陈静萍已经睡着了,当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了,天也已经亮了。

    “陈老师,快起床啊,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高远在门口喊道。

    糟了,几点了,陈静萍赶忙翻出手机一看才6点半,还好。陈静萍赶忙换上衣服,谢天谢地,还好衣服都干了。

    打开门,高远已经在忙着准备早餐了,看着高远的背影,昨晚就是这个男人吹出了那些曲子吗,陈静萍现在都觉得那是一个梦。

暂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