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一章 色鬼压床1

作者:秀儿  |  更新时间:2014/8/25 11:43:17  |  字数:3014字
    你们有没有鬼压床的经历?

    连着半个月,我都在做同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男人,对我又亲又摸,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舌尖划过我的肌肤时,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起初,我以为是在做chun梦。毕竟,都二十岁了,连个男生的小手都没拉过,有那方面的渴求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可是,昨天晚上,我竟然梦到他在用舌头舔我的那个地方!

    那一刻,莫大的恐惧将我的身子紧紧包裹,蓦地醒来,发现身上重重的,像是被什么压住了一般。

    我张开嘴,想要说话,可我努力了许久,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而且,那个男人……竟然还在摸我的身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现在正压在我的身上。因为,我能够感受到有什么重重的东西压在我的胸口处。

    该不会是有se狼闯进了我的房间吧?毕竟我租的这间小屋,安防效果实在不是怎么好。

    可若是se狼,为何我的舌头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一般,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当凉飕飕的感觉将我的整具身体包裹,我心中更是恐惧。因为,我张大眼睛,却发现面前黑乎乎的一片,莫说是男人,就连个鬼影都没有!

    根本就看不到这个男人,可他的抚摸亲吻,却是那般的真实。

    该不会是鬼压床吧?

    我当时就想大声尖叫,忽然,那个男人在我的胸前重重亲了一口。那种冰冷的感觉,让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就在我濒临崩溃的时候,他渐渐离开了我的身体。我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也能正常行动说话了。

    我是个孤儿,遇到这种事情,我没有父母可以求助,只能跟我最好的朋友唐宁诉说。

    唐宁是个典型的官二代,父母都希望她考公务员,可她对所谓的公务员一点都不感兴趣,整天都想着研究什么阴阳八卦,最近还加入了一个什么灵异协会。

    听完我的诉说,唐宁一脸的凝重,和她相交近二十年,我从来都没有发现她的脸上出现过这样的表情,就连那次我们去墓地遇到了鬼打墙走不出来,她都没有这样凝重地看着我。

    “唐宁,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沉默许久,我才勉强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心中暗叫不好,看唐宁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次是麻烦了,想到那只色鬼冰凉的大手,沐浴着明媚的阳光,我竟然打了个寒战。

    “暖暖,说实话,色鬼压床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过,而且,我有种感觉,你遇到的男鬼,不是一般的鬼魂,恐怕,我也对付不了他。”唐宁担忧地看了我一眼,颇为无奈地说道。

    “唐宁,你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你不是很厉害的么?”唐宁在这方面十分厉害,我记得高中时,我和唐宁住的宿舍死过人,那人阴魂不散,每天半夜就会在我们宿舍晃悠。有时候半夜起来上个厕所,就会发现洗刷间的镜子里,有个一脸是血的女人,阴测测地看着你。我们都被吓得不轻,还是唐宁用术法把那个女人的鬼魂送走。

    如今这样一个术法高手,都失去了信心,我的惶恐可想而知。

    “暖暖,我也希望是我多想了。”说着,唐宁从包里掏出一摞道符,放到我面前,随后,又翻腾出了一把桃木剑,“这样吧暖暖,今晚你把这些道符都贴到门口,这把桃木剑,你放到床头,要是他只是一般的鬼魂,应该不会再去骚扰你。”

    “唐宁,谢谢你!”我急忙把唐宁给我的桃木剑和道符塞到包里,“今晚,但愿不会再被他骚扰。”

    “但愿吧。”唐宁虽然看着我笑,但迎着阳光,我能清晰地看到她眼底的担忧,不安,在我心底一点点蔓延开来,这个男鬼,真的会很难对付么?

    晚上打工回到我在学校外面租的小房间,我就把唐宁画的符里里外外贴了个遍,又在床头放了一把桃木剑,这我才安心地睡了过去。

    原本以为,今夜可以摆脱被色鬼非礼的命运,但半夜的时候,我又开始做那个梦,胸前一凉。我瞬间惊醒,只见一双幽幽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我,忽然,耳边响起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用这些破纸就想摆脱我?没那么容易!明天学校见。”

    明天学校见?怎么见?我瑟缩了一下,这只鬼莫非白天也能出现?若是这样,他果真是一只很厉害的鬼呢,也就是说,我摆脱他的机会更小了!

    这么想着,我心中恐惧更重,下一刻,我的身子就落入了冰窟之中,他的手,寸寸抚过我身上的肌肤,比冰还要寒冷,停留在我的那个地方久久没有离去。我吓得浑身打颤,一踢腿,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能动,我飞快地从床上跳起,向门外跑去,可是,我发现,门竟然怎么都打不开,眼见得一个黑影向我一步步逼近,我害怕得连尖叫都叫不出来。

    忽然,一阵劲风吹过,门猛地打开,我拼命地往外跑,想到隔壁住着一对夫妇,我像是得到救星一般,跑到隔壁疯狂地拍着他们的房门。从房门上面的玻璃窗我能看到,那对夫妇正在看电视,我把门拍得砰砰直想,可他们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在看电视。

    蓦然转身,看到一张像是脸的轮廓正在对着我笑,是那种阴测测的笑,我心一沉,顿时明白,定是这只鬼做了什么手脚,一扇门,将我和房内的这对夫妇,隔绝在了两个世界。

    我想逃,可身后就是墙,我根本无路可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鬼一点点地欺上了我的身体,而我惊奇地发现,我竟然又回到了屋子里的床上,而那只鬼的唇,竟然顺着我的胸前一点点地向我的下半身移去。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我双眼一翻,便沉沉睡了过去。

    睡前的那一刻,我分明听到他在我耳边说道,“夜忘川,生死场,黄泉道……”

    这一觉,我睡得很沉,但就算是那样,我依旧能够感受到他冰冷的气息将我的身体紧紧缠绕,尤其是身体的那个地方,凉得难受到了极点,一点点侵入我的内心深处,几乎将我冻成了一尊冰雕。

    那只鬼终于走了么?

    深夜,我被尿憋醒,感受到自己的身上没有了那冰冷的压迫,不禁松了一口气。门,从里面上了锁,正是我睡觉前的模样,打开灯,床单干净整齐,没有半点挣扎过的痕迹,这一切,仿佛那只鬼不曾出现过一样。走在公共洗刷间的路上,我甚至以为,方才的一切,真的都是我的梦境,就在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的身后,忽然想起了脚步声。

    一步一步,似乎有什么人向我走近,他的脚步声很轻,可在这寂静的深夜,声音却是那么的清晰,也是那么的可怖。

    我转过身去,却发现,身后什么人都没有。

    我不断告诉自己,一定是我多想了,根本就没有人,更没有什么脚步声,但心里,却是深深恐惧着的,我甚至,想跑回房间,躲进我的被窝,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整个蒙住,我才会有那么一点安全感。可是,想要尿尿的感觉那么强烈,我只能认命地向公共洗刷间走去。

    脚步声渐渐消失,我的胆子,也变得大了一些,解决完生理问题,我顿觉浑身轻松,像是瘦了好几斤一样。厕所外面有一个洗手的地方,那里一直挂着一面大镜子,不经意间瞥到那面镜子,我竟然发现镜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明明正在照着镜子,为什么镜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明明怕到了极点,可好奇心还是驱使我用手摸了一下镜子,我以为,是什么东西遮住了镜面,才会让我在镜子里面看不到自己。

    镜子上面什么都没有,我抽回手,打算回房间继续睡觉,毕竟明天有一场考试,休息不好,很容易挂科,我可没有多余的钱参加补考。刚刚转身,我忽然听到身后有滴答滴答的响声,神经质地转过身去,却发现挂在墙上的那面镜子正在滴血,映着灯光,我看得真真切切,妖娆的血液,顺着镜子里面一点点流出来,在地上凝结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像极了一个红色的骷髅。

    “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尖叫着就向自己的房间跑去,可是,房间的门从里面反锁,我怎么都打不开。滴答声又在身后响起,我害怕得不敢回头,却发现鲜红的血液一点点在我的脚下汇聚,很快,就漫过来我的脖子,似乎要将我淹死在里面。

    “你逃不掉的!”幽幽的声音从远处穿来,我拼命地开着门,可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鲜血瞬间就将房门淹没,不知不觉,我的脑袋也没入鲜血之中,窒息的感觉,瞬间包围了我的四肢百骸。
秀儿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