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照顾好她

作者:打字机更新时间:2019-11-17 09:59:45字数:2429字

宁无歆出了神,呆呆地站了很久。

可她不知道,就在一米之外,有个人也静静看了她很久。

傅于归看着宁无歆垂在身侧的手,一滴一滴的往下淌着血,可是宁无歆却像是没有知觉一般,他的心就揪着疼。

明明是小时候最怕疼的小姑娘,连打针都不敢看,现在却对自己的身体半点都不爱惜。

傅于归很想冲进去,帮宁无歆止血,可是他看着宁无歆孤独的站在那,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样子。

他突然不敢进去了,怕惊扰了宁无歆。

直到宁无歆回过神,重新往床的方向摸索回去。

傅于归才上前扶住了宁无歆的手臂,“你的手流了很多血,我帮你处理一下吧。”

宁无歆被傅于归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

这是她习惯性的动作,从小只要被吓到就怂的像只小麻雀。

“不用了,谢谢,一会儿会有护士来的,到时候直接重新挂点滴就好。”

宁无歆还没退烧,嗓子很沙哑,走到床边,她立刻抽回了手,朝傅于归笑了笑。

傅于归看了一眼空了的掌心,神色如常的收回了手。

“好,听你的。”傅于归顿了顿,又近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最近还好吗?”

“我很好,你呢?”

宁无歆笑了笑,真诚的笑意,却让傅于归脸色一沉。

好?这就是她说得好?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自从她回到傅家,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生病,傅宅里家庭医生都来来回回走了几趟了,现在更是直接闹到医院来了,她真当他是瞎的吗?

傅于归很想冲宁无歆喊,喊醒她的自欺欺人。

可是看着她唇边浅浅的梨涡,他又不忍戳破,“我也很好。”

两人没话找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直到护士给宁无歆换过了药,傅于归准备起身走的时候,宁无歆才突然喊住了他。

“小龟哥哥,你相信我没有杀江以秋吗?”

听到熟悉的称呼,傅于归几乎一下子红了眼眶。

宁无歆只比傅于归小一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以前傅于归每天都要来逗一逗这个不太爱说话的妹妹。

后来宁无歆走出了父母出事的阴影,两人才算是真正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妹,宁无歆从来只叫他名字,可是傅于归非逼着她喊哥哥。

宁无歆就小龟哥哥,乌龟哥哥没大没小的乱叫,后来叫习惯了,就改不掉了。

没想到曾经很嫌弃的称呼,现在却会让他喉咙哽咽。

傅于归清了清嗓子才开口。

“这是什么傻问题?我当然是自始至终都相信你的。”

宁无歆闻言,心脏像是被人重重锤了一拳,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原来,是有人愿意相信她的啊。

宁无歆深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扯出一丝感激的笑。

“小龟哥哥,谢谢你,愿意相信我,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宁无歆咬唇,有些难以启齿。

“什么忙,你说。”

傅于归近乎急切的追问。

“我想让你帮我找我的手机,当年我很确定我没有杀江以秋,最后那通电话我也不知情,事发前一天我的手机就丢了,所以手机被谁拿走了,那个人绝对就是凶手,虽然三年了,我不知道那只手机还在不在,可这是唯一能证明我清白的线索……”

宁无歆并不想麻烦傅于归,可是她现在眼睛看不见,连出门都是问题,唯一能拜托的人也只有傅于归了。

“好,我明白了,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查清这件事的。”

听到傅于归的回答,宁无歆感激,想说谢谢,却被制止了。

“别总说谢谢了,小时候怎么没见你那么客气?”

“好。”宁无歆闻言,笑了笑。

傅于归等宁无歆睡了之后,才走出病房,带上了房门。

透过门上的小窗,他看着宁无歆沉静的睡颜,有些不舍得离开。

“傅家二少什么时候学会觊觎自己的堂嫂了?”

清冷如弦的声音,带着讽刺的意味。

傅于归回头,就见傅翟声在他身后冷冷的看着他。

“傅翟声,既然你娶了阿宁,就请好好照顾她,不要再让她受伤生病了。”

傅于归恼火,可是想到宁无歆,他深吸了一口气,无视了傅翟声的讽刺,一双拳头攥得发白,竭力的克制着怒火。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傅二少现在自身难保,还有闲情管别人?”

傅翟声面不改色,讥诮的睨了他一眼。

“你!”傅于归怒火更盛,可看了睡着的宁无歆一眼,他最终还是咬牙,掉头走开。

傅翟声看着他的背影,眼底微沉,忽然开口。

“宴会的损失我会让人打到你卡上,以后不该插手的事,就别多管闲事。”

傅于归闻言脚步一顿,手指捏得更紧,没说话,也没拒绝,头也不回的走了。

傅翟声收回目光,望进病房。

宁无歆还在睡,缩在床上像是一只汲汲取暖的小刺猬,微微拧起的眉梢,看上去睡得不太安稳。

傅翟声突然想起宁无歆刚来宁家的时候,遭逢大难,睡得也是这样不安稳,会穿着兔子睡衣,哭着拎个枕头,敲开他的房门,像个落入凡间找不到家的小天使。

可是有时候天使的面容下,却藏着一颗比魔鬼还肮脏的心。

傅翟声似想到了什么,眉峰染上了寒意。

“少爷,你怎么在这?”

忽然有人说话,傅翟声转过头。

就见小荷噙着泪望着他,脸上还有未消的巴掌印。

“怎么回事?”傅翟声皱眉。

“是……是少夫人打的,都怪我,伺候的不够尽心,惹恼了少夫人……”

小荷捂着脸,唯唯诺诺的卖弄可怜。

“不要自作聪明,背地里做小动作。”

傅翟声闻言,冷冽的视线扫过小荷。

小荷被吓呆,脸上的委屈陡然僵住,冷汗瞬间淌湿了脊背,吓得她大气都不敢喘,竟生出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恐惧。

傅翟声这分明是在提醒她,哪怕他对宁无歆厌恶至极,可只要宁歆在傅家一天,傅家就会保宁无歆一天,容不得别人糟践。

…………

宁无歆在医院足足躺了一周,苏婉芸才认定她好全了。

这一周苏婉芸简直化身投喂机,每日鸡汤燕窝不断,宁无歆被养了这么多天,在监狱里被蹉跎的模样,也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虽然远远比不上以前,可是脸颊上多了些肉,脸色也更红润了,整个人精神好了不少。

“阿宁啊,这次都怪那个臭小子,傅姨代他给你赔罪。”

苏婉芸来接宁无歆出院,她捏了捏宁无歆的手,眉眼间有些歉意。

“傅姨,其实这一次真的不是阿声哥哥的错,是我没跟他说我的身体状况,他也是为我好,你就别再责怪他了。”

宁无歆笑着挽着苏婉芸的手臂撒娇,逗得苏婉芸忍俊不禁。

可宁无歆却看不到苏婉芸眼中,有抹始终化不开的心疼。

“阿宁,你这一次生病受苦了,傅姨带你去泡泡温泉散散心怎么样?”

苏婉芸的提议,让宁无歆有些犹豫,她摸了摸自己经过精心修剪已经好看很多,但仍然和周围格格不入的短发,咬了咬唇。

三年,她已经忘了怎么社交,怎么出门了。

可是,有些步子总是要跨出去的。

在苏婉芸的期待中,宁无歆迟疑的点了点头。

打字机(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