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麻烦找上门

作者:璃花海更新时间:2020-03-30 10:15:38字数:2682字

佟玉梨一愣,她从未见过佟丝绾这样凌厉的模样,还未等她回过神来恼火,佟丝绾就吩咐小侍女:“堂小姐不舒服,可别在我这里待了太长时间,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小侍女搓搓手,将佟玉梨推了出去。

等佟玉梨回过神来,一腔怒火地要跑去找佟丝绾算账的时候,佟丝绾已经被小侍女拉去花园散步了。

侍女小云出了一口恶气:“小姐,您早就该这么做了!”小云一直都气佟玉梨借着各种借口来占便宜了,但佟丝绾脾气好,一直都不当回事。

佟丝绾还没回答,便听到假山后传来父亲威严低沉的声音:“小姐做什么,还需要你一个小丫头指点了?”

小云吓坏了,猛地跪在地上不知所措。

佟丝绾见父亲从假山后缓缓走出,赶紧替小云求情,父亲也没有要怪罪的意思,只是说:“花园里风大,还是别乱逛,回去好好歇着吧。”

“是。”

佟丝绾抬头,便看到假山后被风吹起一角衣袖,一下便想都父亲可能是带着贵客在游园,不敢多说什么,和小云一起离开了。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魔怔了,在拐弯处,回了一下头,正正撞上了父亲贵客的目光里,她心里一阵慌乱,连小云急切的呼唤也没有听到,只是问:“父亲今日有会客?”

那张脸……是前世最后来替她收敛尸身的男人。

真实得好似那种生命渐渐离去的感觉都近在咫尺。

小云答道:“有,听说是七王爷。”

“父亲和七王爷不是从未有来往?”

“我有听夫人身边的一个小丫头说起过,好像是老爷前些日子在外边救了个男人,当时还不知道,后来才得知,竟然就是本朝的七王爷。”

下人口中所说,有些还是不可信的,但佟丝绾也不敢轻易到前厅去。

父亲在花园的时候出面撵走她,就是不想她和七王爷见面,毕竟七王爷商玄珏并未婚娶,而她也未婚配,两个人此时若是见面,传出去只会让人觉得他们佟家是想要绑上商玄珏这条船。

佟丝绾安安分分地等到商玄珏离开,吃完晚饭之后,也没有像平时一样离开,而是将下人都支走,黏到了娘亲的身边。佟丝绾的娘亲这么多年就佟丝绾这一个宝贝女儿,她又刚病好不久,自然是疼她到眼珠子里去了,抓着佟丝绾的手就不放开,可把一旁的佟父酸得掉牙。

她眉眼弯弯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爹爹,您今日吃得少了,胃口不好吗?”

佟父哼哼两声,差点端不住平日里的严父形象:“为父还以为你知顾着给你母亲夹菜,把父亲给忘光光了。”

顶着佟母嫌弃的目光,佟父倒是无所畏惧。

佟丝绾笑了笑:“哪有,我心里总是记挂着父亲的。”

她犹豫了一下,又说:“我听说,今日七王爷来了,是找父亲有事商量?”

“你管这些做什么?”佟父还未开口,佟母便皱起眉教训女儿,“我可同你说过,女儿家可要矜持,而且七王爷身份尊贵,不是我们攀得起的。”

佟丝绾失笑,没料到父母竟然想到她的婚姻大事去了,总不能说,她是因为前世那人替自己收敛尸身,这才感兴趣了吧?

她只得解释道:“没有,您可真的污蔑女儿我了,我只是好奇,之前从未见父亲和……那些人接触过。”佟父在朝为官有些年岁,但一直都是忠于皇帝的帝党,从未参与过任何皇子争权的旋涡中,也难怪佟丝绾会有所一问。

佟父叹了口气:“前些日子在路上遇见的,奄奄一息又遭人追杀,就顺手救了下来,没想到竟然是一块烫手膏药。”

她心里咯噔一下,想来商玄珏虽然是来道谢的,但也不乏要将她的父亲纳入麾下的意思,现下消息都传了出去,恐怕不日,佟父就会被当成七王爷一党。

她由此联想到前世父亲的惨死,难不成……也有七王爷的缘由在里头?

后来,父亲去世,佟家因为没有男丁,母亲又因父亲去世病了好长一段时间,家常被二房尽数吞下,而她也才迫不得已,在所有的婚帖中挑挑选选,最终嫁给了傅允萧。

那时她以为傅允萧是爱她的,但后来一切真相言明,更像是一把刀刃,毫不犹豫戳入她的心中。

思及此,她不由得劝道:“爹爹,娘亲,你们就不打算给我生个弟弟来陪陪我吗?”

父母被她这一句吓着了,又听她说:“而且有了弟弟之后,我还可以帮着爹娘照顾,娘亲也不用劳累,好嘛?”

她难得露出这样孩童的表情来,佟母想到佟丝绾受的病魔折磨,心软了一下,还没应答,外头就传来喧哗的声音。

三人均是眉头一皱,就瞧着二叔带着佟玉梨强硬地闯了进来,语气来势汹汹:“大哥,你可得让佟丝绾给我个说法。”

佟玉梨捂着脸在一旁哭:“都是我的错,只想着去探望姐姐,却打扰了姐姐,被姐姐责骂也是理所应当的,只是姐姐……妹妹看着你的簪子款式精致,并没有要抢姐姐的东西的意思,您就是这样看我的吗?”

姐姐妹妹地绕了一圈,佟丝绾脸都冷了。二叔不由分说地,又责备佟丝绾:“佟玉梨她还小,你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只是一个簪子,何必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佟玉梨只比我小两个月,也不小了。”佟丝绾声音冷硬,忽视了母亲劝阻的眼神,笑了一声,又说,“二叔,我不清楚堂妹说了什么,不过她身上这一身衣服连带着她头上的首饰,还有耳坠,都是从我这里借走的。”

“本来小辈拿走东西不还,我也就当送出去,没有一点要计较的意思。但是今日堂妹拿的那个簪子,是我在金铺定做的,花费几近上百两,要是我自己用的也就算了,可那是要拿去送人的,我也没说什么重话,只是让堂妹真的喜欢,就回去找找二叔,想来二叔也不会连这百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她话说得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想到这些人以后的嘴脸,她只恨自己还记挂着这一世父母的面子,没把话说得更重一些。

“没想到你!你竟是这么一个心眼小到连这些都要计较的人!”

她冷笑:“我若是要计较,那佟玉梨从我这里借走的东西,我不止全都要回来,连利息我都不会放过!”

佟母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她才停了下来,眼瞧着眼前的父女二人还打算再说什么,佟父直接冷下声来:“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

整个佟家只有佟父在朝为官,佟二叔一下被震慑住,但佟玉梨可没有,她向来善于伪装,一边抽泣,一边哭诉:“大伯,我知道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我没想到这些竟然会被姐姐嫉恨到现在,是我不对!”

说来说去,还是在暗暗把脏水往佟丝绾身上泼。

佟父只觉得太阳穴一抽,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到女儿的声音:“你当然有错,你错就错在不该黑白颠倒,还告状告到我父母面前,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借’,那你懂不懂有借有还这个道理,是作为堂姐的我没有教导你,还是二叔没有教导你,还是你自己屡教不改?你不止有错,你还错得离谱,若是日后有人来提婚事,见到你这般模样,怕是会以为我这个做堂姐的纵容得你,你若是还不学好,整个佟家的名声都会被你一人败坏!”

她说出这段话,停下休息都没有,一下就把对面打蒙了。

佟玉梨只见过从不曾和她计较的懦弱堂姐,什么时候见到过佟丝绾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而且还让人找不到反驳的话头来,毕竟开口就是整个佟家的名声,这谁挡得住?她不知道,佟丝绾从未计较,只是她懒得计较,而不是不会计较。

佟二叔自知理亏,丢下一句:“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去!”

就带着女儿离开了。

璃花海(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