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演戏

作者:璃花海更新时间:2020-03-30 10:16:30字数:2038字

佟丝绾想了想,还是咬牙走了进去。

外头的杂木藏不住这个山洞,再加上这些血迹看起来过于惊心动魄,总会让人迟疑,里面藏着的人是不是受了重伤,又或者已经离开了。

她总不可能一直躲在这外头,就小心地走了进去。

里面除了风声,倒是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佟丝绾皱起的眉头轻轻松开,血迹的主人已经离开了,这对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还没等她一口气松下,就听到风声大作,她脖子一疼,整个人被狠狠地砸在山洞墙壁上。

她猛地咳嗽一声,然后求生本能让她死死的扣住掐着自己的那只大手。

惊恐中,佟丝绾只看到对方凌冽的眼神,就像一头雪地里的孤狼,只要让他看到猎物……就能够一击必杀!

可佟丝绾不是他的猎物,她剧烈地咳嗽着,拍打着男人的手背,希望叫醒他。

她勉强再死亡的逼迫下,憋出几个字:“七,王,爷——是,我!”

手中的力道一轻。

佟丝绾猛地呼吸一口,瞪着男人。

眼前的人,可不就是昨天刚从她府上离开的商玄珏吗?

商玄珏方才还凶狠的眼中掠过一丝迷茫,随后眯起,仔细用着外头透进来的点点光芒,打量着这个被困在他手中的女人,却是是上次在佟府见过的。

他紧绷的神思一松,整个人就着佟丝绾,彻底失去了意识。

佟丝绾无措地扶着商玄珏。

上辈子她和傅允萧之间的关系,更多像是相敬如宾,就是再加上这一世,她和眼前这个只见过一两面的男人,这样亲近的靠在一起,一时间竟然让佟丝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觉得有些头疼,但好歹还是扶着男人,让商玄珏靠着墙边休息。

她这才有功夫停下来仔细看商玄珏,他本就生的俊俏好看,即便脸上抹上了艳红的鲜血,也只是让他多添了几分野性的美,再往下看,他的手和肚子上多的是伤痕,有些还在往外溢血。

这些伤口打断了佟丝绾所有的思绪,这个男人昨晚离开了佟家之后,到底遭遇了什么?

本来她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再者她如果真的带着人从回去,要被人看到指不定会被说些闲言碎语,但她更不是有恩不报的无情人,商玄珏前世替她收尸,她现在救了他,也算是报恩了。

打定了主意,她小声地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我。”

刚才进来的那条路,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好在这里的光芒看起来并不像是全部都从刚才那个洞口传过来的,佟丝绾丢下商玄珏,一路往山洞里面走去,她猜得果然没错,山洞的另一头真的有另一个出口。

而且瞧着地势,距离他们刚才上山的路并不远。

佟丝绾赶紧跑了过去,渐渐能听到一些哭声,她近了,才看到是刚才跟着自己过来的侍女,不由心上一暖,喊道:“小云。”

小云听了声音,惊喜地看过来,又见佟丝绾一身的伤痕,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小姐,还好您没事,您知道我回来看不到您有多难过吗?而且堂小姐居然还带着人回去了,说是已经在崖底查过了!”

她又哭又怒,胡言乱语地说了很多。

佟丝绾无可奈何地对她说:“好了好了,我不是没事吗?但我们不可以就这样回去,你就近找一个自家的铺子,找一个靠得住嘴巴紧的伙计过来。”

小云抹干眼泪,郑重地点了点头。

要是真的这样回去,可不就让别人看笑话了,还会让佟丝绾落得一个坏名声。

佟丝绾她快步离开,也原路返回山洞,好在商玄珏可能真的是伤重了,没有移动半分,她叹了口气,认命地将男人背了起来。

她力气不大,背起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即便只是几步路,已经累得浑身冒汗,好在将人成功地搬到洞口。

或许是光芒太盛,惊动了背后的商玄珏,只听得到男人沙哑又低沉地问:“何处?”

“您放心,我会送您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的。”

她声音温柔,好似还怕惊到背后的人,特意放低了声音。商玄珏虽然没有真的全部放心,但也没有动弹。

自家小姐救回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大男人,小云自然什么都不敢说,还塞了好些银子给铺子里拉来的伙计,要他什么话都不许对外说。

好在伙计是个实诚人,拿了小云的银子,又自报家门,说是铺子陪嫁给佟母的时候一起过来的伙计,要小云放心。

小云怎么可能放心,就连人送到铺子,也不肯让佟丝绾下车一分,自己亲自帮着小姐去料理了这些事情,才放心回到马车里。

她看了看佟丝绾的脸色,终于是憋不住话:“小姐,今日的事情我已经叮嘱铺子里的人了,说就算是那个男人醒来,也不可以说是小姐救了人,您知道我怕什么吗?”

佟丝绾觉得有些好笑,开口道:“难不成你怕对方拿捏着这个把柄不放,非要我嫁给他不可?”

“难道不可怕吗?”小云一脸严肃。

佟丝绾笑着摇头:“他不会的。”堂堂七王爷,怎么会看得上她?

说着,便将目光移开,任由小云在旁边苦口婆心,也没有搭理她,把这个被主子宠坏了的小丫头气得不轻。

马车还没停下来,就听到门口有人在哭喊:“大伯,是我没有看好姐姐,才让姐姐不小心跌落崖底的,姐姐说那边的风景好,非要过去玩耍,任由我怎么说也不肯回来!”

二叔在一旁应和:“怎么也没想到,小孩子竟然会这贪玩,大哥大嫂,这件事情有佟玉梨的错,可佟玉梨也罪不至死,求求你们看在她年纪还小,就放过她这一回吧!”

“你!”她那个母亲,一直温柔似水,除非教训她,从未有过如此暴怒的声音出现过。

只听得她骂,“绾绾病才刚好,你这好女儿便篡恿着她出门,说贪玩,到底是我那一向安静乖巧,从不曾出门的女儿贪玩,还是你这个日日都要来我家打扰我女儿休息的混账东西贪玩?”

璃花海(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