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尘王府

作者:花朝有叁更新时间:2020-03-05 10:14:52字数:3049字

长安一家客栈内。

“唉......”一名青衣女子正愁眉苦脸的看着一幅男子的画像,“你究竟在哪啊?连喜明哥都找不到的人,我要去哪找啊?”

“客官,您的酒菜来了!”客栈小二热情的将酒菜摆在桌子上,“您慢用!”

“小二!”青衣女子拦住了要离开的小二,“跟你打听个事儿。”说着递给小二一两银子。

小二迅速的收了银子,眉开眼笑的,“您尽管问!”

“这参加科举的举子们一般都在哪投宿啊?”

“您可是问对人了!”小二胸有成竹的说,“来长安赶考的举子们一般都在三元客栈,那里出过状元,讨个好彩头。一些长安本地的也会去往太学。”小二凑近了压低声音,“小的还听说啊,只有你有银子,不管外地还是什么,都能去太学听课。”

“那也就是说,太学和三元客栈举子最多喽?”

“客官若是想去太学的话,估计是没戏,现在太学已经进不去了,除非......”

“除非什么?”青衣女子抬眼看着小二,勾唇一笑,又递给小二一两银子。

“除非您认识是主监或者礼部、吏部的人啊!他们经常会带着丫鬟、小厮去太学听学,督促举子们努力用功。”

“好,下去吧!”青衣女子摆摆手。

酉时。

青衣女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房间,“怎么哪个府都不招人?人员这么充足吗?又不能随意的潜入太学.......”灌下一大杯水,“明日只能去主监尘王府试试了。”

次日。

“哟!尘王府难得开了大门啊!”红衣路人颇感兴趣的站在尘王府门口感叹道。

“这不是皇上下旨让尘王主监今年的的科举嘛,要不这尘王会出现?”

“要说这尘王也是身世坎坷啊!”

“皇子啊!怎么会?”

“嘘!听听算了,”说着小心谨慎的左右看一下,压低了声音,“那尘王是先皇的小儿子,年纪比如今的大皇子还小了两岁了呢!不上不下,长得一表人才,当年可是三岁能诗呢!虽说这些年没表现出什么才能,但是皇上防的紧呢!现如今皇子们那德性,皇上难啊!这尘王到处游山玩水做个闲散王爷,落得清闲,也不知这怎么又被派了这等好差事......”那人看着侍卫下来,赶紧住了嘴走了。

王府中。

“王爷,府门已开。”徐管事躬身禀报道。

“嗯,下去吧。”尘王李景尘背着身子,看着大堂高挂的“赤子之心”四个大字,突然笑了,“忆安,你说,这什么意思?”

“王爷,属下不知。”忆安恭敬的说。

“不知,本王也不知,皇上的心思,没人能猜得透啊。”李景尘坐在位子上,声音淡淡的,带着几分凉薄。

“王爷,属下认为,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忆安旁边一青衣男子撇着嘴。

“哦,千山认为本王该拒绝?”李景尘把玩着茶杯,抬眼看着千山。

忆安瞪了千山一眼,千山不以为然,山前一步,“王爷,肯定又是皇子们争了好久,都想要,这才交给您的。”

“走吧,”李景尘站起身,“连千山都看出来了,我们就进宫问问吧。”

“王爷!”忆安赶紧追了一步。

千山一把拉过忆安,“爷都说了。”

皇宫。

李景尘垂手站在正德殿门前。

“皇上有事处理。尘王请回吧!”高公公笑着施了一礼,“只是叮嘱尘王,‘保存赤子之心,为兴国选栋梁之才。’”

“臣,谨遵皇上旨意!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景尘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大礼。

“哟!这不是本皇子游历在外的尘、皇叔吗?”大皇子李擎苍笑着从远处走来。

李景尘礼貌一笑,准备错身离开。

“哎!皇叔别走啊,”李擎苍瞥了一眼一旁的高公公,讥笑着对李景尘说,“这是找父皇来了?皇叔这一回来了不得啊!侄子好生羡慕呢。”

“大皇子,皇上叫您进去呢。”高公公恭敬的对大皇子说。

大皇子冷哼一声,整整衣装进了大殿。

“父皇!”大皇子恭敬的施礼。

皇上一心在看桌案上的奏折,头也没抬。

大皇子就这样站了一刻钟,内心的火逐渐旺了起来。

“起吧。”皇上慢悠悠的声音这才响起。

“谢父皇!”大皇子依旧恭敬。

“此次科举,朕不希望你插手,记住了!”皇上说的毫不客气。

大皇子忍忍心中的怒火,低头恭顺的答应。

“下去吧,好好想想。”

“是!”

高公公上前递上茶水。

“你说,朕这弟弟要是朕的儿子多好......”皇上看着大皇子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

“皇子们和王爷一样出色。”高公公接过茶杯小心翼翼的说。

“哼!朕倒是希望!”皇上瞪高公公一眼,又坐在桌案前看起了奏折。

皇贵太妃的德贤宫。

“请皇贵太妃安!”李景尘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儿臣不孝,请母妃恕罪!”

“免礼,起来吧。”皇贵太妃微微抬手,屏退了左右,只留下自己的陪嫁嬷嬷玉嬷嬷。

玉嬷嬷上前将李景尘扶起来,李景尘再次恭恭敬敬的行礼后,这才搭着玉嬷嬷的手站起身,迈步来到了皇贵太妃的跟前,“您受苦了!”

皇贵太妃一改刚才的镇定,双眼紧紧盯住李景尘,“皇儿,你瘦了!”说着眼眶就红了。

玉嬷嬷递上帕子,“娘娘,王爷,先坐,老奴去外面看着。”说着扶皇贵太妃坐下,领着忆安和千山出了门。

“娘,儿子在外不打紧,让您在这寸步之地受委屈了。”李景尘眼底湿润,愧疚的说。

“不委屈,不委屈。”皇贵太妃用帕子沾沾眼角的泪花,连忙说,“儿啊,娘这一辈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平日里多诵经,请菩萨保佑,再有玉嬷嬷陪着,宫里也没人敢克扣。不必担心。”

“娘,无碍,儿子觉得现在这样游山玩水挺好。只是,此次回来是皇上要我主监科举。”

“什么!他不是不让你参与政事,科举可是国之大事啊。”皇太贵妃有些惊讶,随即忧心的说,“儿啊,推了吧,娘只愿你平平安安。”

“娘,皇上不见儿子。”李景尘笑着对皇贵太妃说,“您别担心,儿子自有分寸,跟您说这些,不是让您忧心的,只是告诉您,儿子这一段时间都会在长安,能随时来见您了。”

“好好好!娘这就传膳,咱娘俩好好吃顿饭。”皇贵太妃赶紧唤玉嬷嬷准备李景尘爱吃的菜,然后坐下唠唠叨叨的说着自己在宫中的琐事。

李景尘耐心的听着,时不时接上两句,气氛和乐融融。

尘王府。

“近日王府会热闹起来,都把皮绷紧了,不许出任何的差错!”王府的管事木管事正在呵斥着下人,毕竟王爷回来了,以后可不能像以前那么松散了。

“木管事,人牙子刘婆子带人来了。”一个小厮上前说道。

“散了吧!”木管事跟着小厮来到了一个偏院,也是下人们住的地方。

“木姐姐!”刘婆子热情的上前攀着关系,“您看这些是我那最水灵的人了。”

木管事坐着小厮搬来的凳子,大致扫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王府不需要水灵的丫头,只需要机灵的,这些只能在外院洒扫。”

“木姐姐,您再看看......”刘婆子不甘心,这在别的府里绝对都是大丫鬟的料。

木管事不耐的看了一眼刘婆子,“不必,刘婆子,王府不比其他府里,自有自的规矩。不愿意就带着人走吧。”

“木姐姐,木姐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刘婆子咬咬牙,“只是这价钱?”

“自是不会让你吃亏。小丁。”木管事叫了领她来的小厮,就起身走了。

小丁递给刘婆子一个钱袋,收了卖身契,领着众丫鬟们去分房。

刘婆子打开钱袋一看,顿时笑弯了眼,哼着小曲走了。

刚出王府后门,就被套上麻袋带走了。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钱都在这了,饶了婆子我一命吧!”刘婆子吓得两股战战。

“哟!不少嘛!”一个似男非女的声音响起,“银子我留给你,但是,再往王府送一个人,你可做得到?”

“做得到!做得到!婆子我才送了一批,自然还能再送一人。”刘婆子赶紧应承。

“那女子我掳来的,自听说王府规矩甚多,就让她在外院当个丫鬟,让她去受受苦。”

“好的好的,您把人送来,我自送她进去。”

“那人在巷口等你,一身青衣,长相普通。若是你耍花样,我自会解决了你。”

刘婆子听着半天没声音,摘掉头上的麻袋,快速捡起地上的钱袋,往巷口去寻。

果然,一身穿青衣的女子呆呆的站在巷口,一脸慌张。

“有人让我来接你,”刘婆子厉声厉气的说,一把抓住女子的手,“跟我走!”

女子被拽的踉踉跄跄的,自始至终都没吭一声。

刘婆子陪着笑将女子送了进去,白赚了一笔钱后小心翼翼的走了。

花朝有叁(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