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治愈病娇弟弟(03)

作者:水青木更新时间:2019-07-24 21:32:21字数:3036字

大概是荆天骄真怕白淼淼把他给扔下去,又或许是怕她真的再也不理自己了,当真没有再挣扎。

只是仍旧不愿意看着白淼淼,一副我才不想被你抱的样子,把头偏到了一边。

白淼淼轻笑了一声,把荆天骄轻轻放到了轮椅上面坐好,然后抓着他的手问道:“刚刚我抓着你的手有没有弄痛你?”

荆天骄有些意外,耳朵越来越红,却始终不愿看白淼淼,说话的时候还结巴了一下:“我才不痛。”

“要是痛了就跟我说,我帮你吹吹呀。”白淼淼主动凑到了荆天骄面前,笑道:“还有刚刚摔了那一下,你有没有哪里摔痛了?”

“我才没有。”

荆天骄又把头偏到了另外一边。

白淼淼嘻嘻笑了两声,道:“好吧,你没有摔痛就好。”

“不过就算你没有摔痛,但毕竟刚刚也是我让你摔倒的,我现在跟你道歉。

“对不起。”

“然后你之前弄伤了我的腿,你也要跟我道歉。”

荆天骄没有理她,白淼淼见好就收,没把他逼得太紧。

“好吧,既然你现在不想说话,那我也不打扰你了。等你什么时候想理我了,你再跟我说对不起。”

白淼淼把荆天骄推到了他的电脑桌前,笑道:“你继续做事吧,我先回去了,等会吃晚饭的时候再来找你。”

说完,白淼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荆天骄在她走后,把轮椅转了半个圈,一直看着门口。

但他看了很久,也没有再次看到白淼淼。

廖默宁回房间之后,循着记忆去翻医药箱。

“系统大哥,你别浪费自己的能量了呗,让疼痛来得更猛烈些b……嘶……”

廖默宁话还没有说完,腿上的疼痛就突然加重。

“不是我说,系统大爷,你就不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吗?”

“你自己说让疼痛来得更猛烈些。”系统无情地回应她。

廖默宁扶额,在心里默默地决定把今天之前说的系统是个暖统的话收回来。

现在是秋天,虽然没有夏天那么热,但伤口还是很容易感染。

廖默宁脱掉了长裤,直接换上了一条超短裙。

廖默宁在翻白淼淼的衣柜的时候,不禁感叹,这位女主,真特么的是个真圣母。

不仅仅想法圣母,就连衣服都是一溜儿的圣母色——米色。

换完衣服,廖默宁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系统哥哥,我换衣服的时候你不会也能看到吧?”

“不会。当宿主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系统会被屏蔽无感,什么都不知道。”

正当系统以为廖默宁要说幸好的时候,廖默宁直接来了一句:“那真是可惜了。我这么好的身材,你居然都看不到。”

系统:“……”

女主今年二十岁,在当地有名的青城师范大学读大二,原本生日准确来说是下周一,但因为周一大家都要上课,便选在了周六开party,明天就要去学校。

而白家的人还要在过年的时候,才会找到荆家来。

还有半年。

廖默宁给自己上药,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这半年的先把荆家这个小屁孩的性格给扳正了再说。

荆父荆母因为公司的事情出差去了,按照剧情,他们应该会赶在白淼淼生日前到家,也就是今晚。

廖默宁对着伤口吹了吹,然后就开始在床上躺尸。

“系统哥哥,你知道为什么那个小屁孩敢打白淼淼不敢打我吗?”

系统:“……”

097并不是一个擅长聊天的系统,但是既然宿主主动要跟他说话,他是为了宿主服务的,也只能答道:“因为你比较凶?”

廖默宁:“……”

还能不能做好朋友了?

“其实他这孩子就是欠教育。”

“自从荆天骄腿残了之后,他身边的人生怕刺激到他,一直对他小心翼翼的。”

“然而实际上,旁人对他越是小心翼翼,就越是提醒他,他是一个残疾人,然后这孩子的心理就越容易出问题。”

“没有人愿意一直被同情,尤其是像荆天骄这种自尊心特别强的。”

“你越是对他小心翼翼,不敢打不敢骂,碰一下都怕刺激到他,在心理上就已经给他造成了强烈的刺激。”

“所以啊,只需要把他当成正常人一样,该凶的时候凶,凶完之后再哄哄他,就OK了。”

“懂了吗?”

虽然不知道他一个系统为什么要听宿主对主角的心理进行分析,但是097还是认认真真地听完了,顺便回了一句:“懂了。”

“哎,不过你懂了也没用。这要是你这么做,那小屁孩的黑化值早就炸了。得要他喜欢的人来做才行。”

廖默宁嘻嘻笑了两声,系统只能用沉默来回应。

廖默宁躺在床上,表面上笑嘻嘻的,心里却感到很寂寥。

她分析了这么多男人的心理,就连现在这个抖S小屁孩的心理都分析了出来,可就是搞不懂那个大猪蹄子。

五年,什么都分析不出来。

突然有点想抽烟。

“系统哥哥,你们系统里贩卖香烟吗?”廖默宁笑问道。

系统道:“没有。”

“啊,你们系统资源这么匮乏的吗?”

系统沉默了一会,正当廖默宁以为他又要继续潜水了的时候,系统突然道:“如果你想抽的话,我可以跟主神申请一下,在仓库里面准备一些。”

廖默宁快被他逗笑了,“我逗你玩的。没有就没有呗,我可以在这个世界自己买啊。”

这一次系统是真的潜水了,没有再回复她。

晚上荆家的保姆把晚饭做好之后,先走到白淼淼的房间门口喊了一声,然后才往荆天骄的房间去。

白淼淼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来,挡在了保姆的前面,笑道:“阿姨,我来照顾天骄,你休息一会吧。”

保姆对着她笑道:“你一个人哪能行,还是我来吧。”

“没事的阿姨,我能照顾好他的。今天跟天骄说好了,晚上我亲自带他下去吃晚饭呢。”

保姆见她坚持,便应了下来,笑道:“你们姐弟两感情可真好。”

白淼淼打了两声哈哈,然后在荆天骄的门口敲了敲门:“天骄,我进来了。”

荆天骄没吱声,白淼淼便自己直接打开门进去了。

“天骄,我来接你去吃饭了。”白淼淼进门之后,看着还坐在电脑面前的荆天骄笑道。

荆天骄不屑地哼了一声,白淼淼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生气,一直笑眯眯的,推着他的轮椅往外走去。

荆家为荆天骄专门设了轮椅通道,像是滑滑梯一般。

白淼淼推着他的轮椅飞快地往下面冲,跟在他们后面的保姆和荆天骄本人都被吓得半死。

“哎哟,小姐,您慢点,小心点别摔了。”

等到了一楼之后,白淼淼还跟着惯性又往前跑了几步才停下来。

保姆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

保姆最担心的还是荆天骄出问题,连忙跑到荆天骄身边,正要问他有没有吓到。

白淼淼就直接对着荆天骄说了一句:“怎么样?好玩吗?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我有时间就带你玩呀。”

“小姐,这种事情……”

“阿姨,你不觉得很好玩吗?”白淼淼打断了保姆的话,然后又低下头把脸凑到了荆天骄面前,笑问道:“怎么?你不会害怕吧?”

“我才不怕!”

“嘿嘿,那你说好玩吗?”

“幼稚!”

“行吧,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后就不带你玩了。”

荆天骄的脸色沉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话。

两人吃饭的时候,荆父荆母刚好回来了。

保姆迎了上去,问道:“先生,太太,你们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做你们的饭呐。”

荆母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用,我们两个在外面吃过了。一开始也不知道今天赶不赶得回来。”

白淼淼看到荆父荆母,则是放下来碗筷,开心地跟他们打着招呼:“伯父伯母晚上好。”

荆父和荆母也跟家里的两个孩子打招呼:“天骄,淼淼,晚上好。”

荆父手上提了一个大蛋糕,对白淼淼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蛋糕放到了厨房。

荆母则是走过来抱了一下白淼淼,问她:“昨天和同学们玩得开心吗?”

“很开心,谢谢伯母。”

“这有什么好谢的。今天凌晨的时候,咱们再一起庆祝你的二十岁生日,你伯父还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香草蛋糕。”

“谢谢伯父。”

见白淼淼跟荆父荆母有说有笑,荆天骄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跟白淼淼聊了一会,荆母才对荆天骄道:“天骄,这几天一个人在家里还好吗?”

跟这个儿子说话的时候,荆母的语气里面显然多了一丝小心翼翼。

荆天骄语气一如既往地冷淡:“还好。”

“要是有什么事,就告诉妈妈。明天淼淼生日,你是要早点睡还是跟着我们一起等到零点呢?”

荆天骄垂着眼睑,没有说话。

荆母见他不愿意回答,也不再问这个问题,直接说了一句:“那你等会想回房间了,就喊一声你爸爸,叫他送你上楼。”

白淼淼却在这个时候道:“伯母,等会我来照顾天骄吧。”

水青木(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