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回国

作者:那年秋天更新时间:2019-05-17 16:19:18字数:2183字

手里拿着玉诺集团的员工牌,言轻径直上了总裁所属的15层。

李秘书原本坐在桌子后面整理文件,听见电梯“叮”的一声响,下意识抬起了头,露出了职业微笑:“请问你有什么事?”

言轻不动声色地把员工牌收了起来,露出一个无害的微笑:“我是总裁的朋友,现在方便见他吗?”

她这些年早就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伪装本领,骗过一个李秘书,不过是小意思。果然,被她这温和有礼的态度感染,李秘书看了一眼工作日程,确定这会总裁是空的,微笑着点了点头,“稍等。”

她踩着高跟鞋走到了办公室,敲了敲门,进去说了些什么,出门时做了个“请”的动作,“你好,里面请。”

言轻点了点头,朝着那扇门一步步走过去。

大学一别,这两年在国外留学,她再也没有见过陈玉诺。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些汗,她在心里嘲讽了自己一声,松开了手,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径直走了进去。

进门,关门,一气呵成。她看着正低头看文件的熟悉身影,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

“陈玉诺。”

伏案的身影一顿,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随即,眼中露出了些惊喜的神情。

“言轻?你回来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进来,将他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眉目俊朗,一如两年前离开时的样子。不过,那神情虽然惊讶,却也是淡淡的,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

还是这样淡漠啊。

言轻心中微微一叹,忽然就失了兴趣。她含着笑走到他面前,将手背在身后,故意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遍,皱着眉头说:“见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竟然就这个反应。真是无情啊。”

陈玉诺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他停了手里的工作,“喝点什么?”

言轻耸耸肩,“随意。”

陈玉诺拨了个内线电话,“李秘书,冲两杯咖啡进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

他说这话时,言轻正四处打量他的办公室。设计简约,略显空旷,黑白为主打色的装潢风格,倒是与她记忆中的陈玉诺符合。

不过,和幼年时的那个小哥哥相去甚远就是了。

回忆骤然收起,言轻回身看着他,忽然拿出了员工牌,仔仔细细地欣赏着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言轻,设计部。”

陈玉诺喃喃念出声,挑眉问:“你进了我们公司?”

“嗯哼。”

这回,陈玉诺是真的惊到了。

“可以啊你,悄无声息的,就潜伏到我们内部了!”

略带了些玩笑的口吻,刚进来的李秘书微微一愣,随即眼观鼻鼻观心地把咖啡端到了桌上。

印象中,好像还没有见过总裁表情这样丰富的时候。不过,这不是一个秘书该管的。她放下咖啡就退了出去。

寒暄了几句,言轻装作不经意地开口:“晚上喊上嘉嘉,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对了,别告诉她我回来了。”

陈玉诺爽快地应了。

晚上的聚会定在玉诺集团附近的一家川菜馆。

老远的,言轻就看到了孙嘉的身影。

她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一身修身的湖蓝色连衣裙将她的纤细腰肢勾勒出来,一头大波浪的卷发将她的脸衬得越发白皙小巧。

还是记忆中那个乖巧温柔的样子。言轻玩味地看着她走近,从一开始的娇羞,到后来见到自己的惊讶,再到克制不住的惊喜,每一个神情变化都格外动人。

“言轻,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告诉我!”

这个反应比陈玉诺可大多了。言轻任由孙嘉激动地抱着自己,瞟一眼陈玉诺,他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见孙嘉嗔怪地看过来,立刻撇清关系:“她不让我告诉你的!”

“讨厌!”

孙嘉佯装生气地打了言轻一下,随即亲亲热热地挨着她坐了。

三个人是大学校友,言轻是通过孙嘉认识的陈玉诺这个学长,大学时期,三个人关系很好。不过后来,言轻连跳两级,又去了国外留学,三个人也就自然而然地分开了。

这两年来,她从没有刻意联系过这两个人,陈玉诺本身就是个淡漠的性子,自然也不会主动联系;孙嘉就不一样了,言轻走的时候她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每回打了越洋电话,还会责怪言轻是个没良心的。

言轻这回回来谁也没说,本来在国外的人一下子出现在了眼前,也难怪她会这么激动。

言轻无辣不欢,所以陈玉诺特意定了这个地方。

好友相聚,自然要把酒言欢。言轻心里藏着事,一直不动声色地给两个人灌酒,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见到她太过激动,竟然没有任何防备,特别是孙嘉,很快就喝得舌头都大了。

酒也喝了,饭也吃了,自然要进入正题。

言轻装作不经意一般开口:“我记得当年你俩有个儿时玩伴,一直在找她来着,怎么样,这两年找到了吗?”

席间气氛陡然一僵。

言轻敏锐地察觉到,陈玉诺脸上的笑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喝了一口酒,抿紧了薄唇。

大约是喝多了的缘故,她突然提起这个话题,孙嘉像是要哭出来了。

“没有,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怎么也找不到。”

无限惋惜般地叹了一口气,她又问:“说起来,你们当年是怎么失散的啊?”

孙嘉痛苦地摇了摇头,“我那时候只有九岁,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是几家人一起出去玩,不知道怎么的,她就不见了。”

她的表情不像作伪,更何况喝了这么多酒,言轻相信,她装不出来。

既然不是装的,那就是真的记不起来了。

言轻又转过头去问陈玉诺,“你呢,你也不记得了?”

他们坐在窗边,夜色已经降临,陈玉诺没有回答,只是抿着唇,默默看着窗外的夜景。

店内的灯光照亮了他一半侧脸,另一半隐在黑暗中,言轻看不分明。她只看见,那双眼睛像是藏了无数的话,最终却只化作一潭幽黑,与窗外夜色融为一体。

言轻记得,大学的时候,她也曾问过这个问题。那时候的陈玉诺就是这个反应,不肯说。

她垂下眼眸,将眸中一抹嘲讽压下。

缄口不提,那就是知道内幕的了。

怕引起怀疑,她也没有纠结于这个话题,又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酒,“好了好了,咱们今天一醉方休!”

陈玉诺默默地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那年秋天(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