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镇南王与镇南王妃之墓

作者:袅袅鱼音更新时间:2020-10-13 14:55:09字数:1294字

“夫妻对拜——”

“礼成——”

一阵尖利的唢呐声在空旷的山谷里响起,四周传来飞禽“扑通扑通”的展翅高飞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有意识的时候就觉得浑身的骨头就像被泡在滚烫的油锅里噼里啪啦的在燃烧,唇齿间也被泛着腥味的土壤挤压。

盛明画艰难的抬起头,堪堪露出鼻子和双眼,看清周围的景色,她的瞳孔下意识睁大,差点一口脏话飙出来。

她不是刚从博士老头那回到酒店里吗,眼前这些乱七八糟的白布,还有伫立着的木桩都是什么鬼!

夜间的风嗖嗖的变大,几道惊雷从天空划下,落下的雨滴终于打醒了还被闷在土里的盛明画,她动动身子一边艰难地爬出来一边忍不住骂娘。

好家伙,哪个孙子给她埋的,这块土都臭了。

盛明画觉得自己快要分裂开了,那些伤口扯着皮肉痛苦不堪,她的右手和双腿被厚厚的泥土埋着难以动弹,每爬一步,她觉得自己都能听到血管破裂的声音。

盛明画一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头发,借着拔出的左手拼命蠕动着向前爬。

这一幕直接把不远处刚醒过来的小孩吓蒙了。

“啊啊啊——三哥三哥——有鬼啊——”小孩一身满是泥巴的衣服,他白着脸指着盛明画哇哇的大叫,“三哥——三哥——救命啊——”

盛明画满头黑线,她艰难的拔出一条腿,却没想到右边的腿被埋的更深,每扯一下都觉得自己快要断掉了,她只能低着头发力嘶叫一声继续蠕动。

对面的小孩还在叽里呱啦的乱叫,配合着突降的惊雷,他脸上那惊恐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去。

“哇!鬼爬出来了,三哥救我!”

盛明画被他这么一激险些没了力气,她幽幽的抬起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被她盯住的小孩再也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盛明画还没来得及自证清白,面前突然一阵寒光袭来。

她艰难的扭动身子,骨骼发出清脆的声音,盛明画被疼的龇牙咧嘴。

她正想破口大骂,在感受到脖子上的凉意后默默的吞回喉间。

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正直直的架在她的脖子上,那剑再往前一寸,她脑袋就要搬家了。

顺着那把长剑向上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泛着血腥味的男人,男人像是爬出来的厉鬼,他的脸上满是鲜血,凌乱的发丝下一双带着寒意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

盛明画倒吸一口凉气,发现一个惊恐的事情。

卧槽,她怎么会和面前的人穿着一样的红色的喜服,一看就是一对儿。

碰巧一道惊雷划过,将不远处的牌子划得一清二楚。

“镇南王与镇南王妃之墓”

联想到最开始听到的声音,盛明画想骂人的心都有了:“……”好家伙,她不仅穿越了,还被冥婚了。

而现在,她的冥婚对象还诈尸了。

哦,应该说他们两个鬼都诈尸了。

她铁青着脸正在思忖间,那把带着寒意的剑又逼近一分。

“滚。”

一道冰冷带着杀意的声音响起,盛明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指了指自己被埋在土里的半条腿。

“大鬼哥,我倒是想滚啊。”

听见“大鬼哥”称呼的男人周身的杀气明显更重了些,哪怕他现在大半个身子都被埋在土里,盛明画毫不怀疑他能快准狠的一刀切断她的喉咙。

“三哥——”刚刚还哭天喊地的小屁孩看见男子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一双小小的手用力挖着男子身上的土。

“三哥,我就知道你没事,他们都骗卓儿。”所有人都说三哥死了,他偏不信,偷偷藏在丧葬的车队里,一路跟到了这里。

男子的眼神有一瞬间柔和,在看见同样一脸泥泞血腥的盛明画后,眼底的杀意又化成实质,他冷冷的道,“卓儿,背过身去。”

袅袅鱼音(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