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火烧狗男女

作者:牧依依更新时间:2020-03-15 10:41:13字数:2161字

南郡七年秋日,京郊外的一处庄子。

沈清宁脑子有些昏沉,体内的燥热也犹如一把火在熊熊燃烧。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红晕,使这倾城之色更是娇艳,她难受的发出一声嘤咛。

床帐摇曳着,里面是两条隐隐绰绰的人影纠缠在一起。

床上女人的嘤咛,娇媚婉转。

沈清宁刹那间清醒过来!

她不是被沈清雅砍去四肢冻成冰人,关在冷宫折磨多年了么?!

沈清宁看着周遭,这里是丞相府在京郊外的一处庄子;

这间屋子,是她同父异母的庶出妹妹、沈清雅在庄子上的房间。

这处庄子不是几年前,因下人照管不力而走水化成一片灰烬了么?!

沈清宁看着自己完好的双手、双腿,愕然的瞪大了双眼。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十七岁,还没有与明奕定下婚约的这一年。

床上的人,是沈清雅与明奕。

她的好妹妹,以及她前世的夫君、当今二皇子。

原来他们两人,早就有了苟且!

顾不得多想,体内的火热一阵阵袭来,沈清宁强撑着站起身。

床上的两人正在忘乎所以,压根儿没有注意到她。

门外有丫鬟守着,沈清宁便咬牙从窗户翻了出去。

庄子上本就没有几个下人,这会子沈清雅与明奕欢好,更是将所有人都驱逐出了庄子,只有沈清雅的贴身丫鬟佩儿在门外守着。

沈清宁强撑着,点了几处穴位阻止火热在体内流窜,去厨房里找出了火折子。

前世,这处庄子最后也化为了灰烬。

今生,就让这场大火来的更早一步吧!

看着一簇火苗从厨房窜了起来,沈清宁面无表情的从后门离开了。

很快,滚滚浓烟升起,大火在缓缓蔓延。

身后,只听到佩儿尖声叫了起来,“走水啦!快来人!走水啦!”

“小姐!二皇子殿下!走水啦!”

佩儿尖叫声贯穿耳膜。

很快,衣衫不整的沈清雅、一丝不挂的明奕便从房里冲了出来。

此时,大火已经蔓延到了他们所在的院子。

沈清雅与明奕慌乱的往外闯,就像是两只无头苍蝇似的。

越是慌乱,越是找不到出口。

大火无情的燃烧着,被烧断的房梁从头顶掉落下来,砸在了明奕脚边。

沈清雅尖叫一声,直接窜起来跳进了明奕怀中,她害怕的直颤抖,大声呜咽着,“奕哥哥!呜呜呜怎么办呀!”

明奕虽是男人,可也是当朝二皇子,自幼被娇惯长大。

眼下的情形,令他也慌了手脚。

这时,佩儿又尖声喊道,“小姐!大小姐还在屋子里呢!”

沈清雅害怕的放声大哭,听到这话冲佩儿劈头盖脸便是一顿训斥,“不中用的东西!让你放风,你怎么放风的?竟是起了这么大的火!”

“那个贱人,让她就被烧死在里面好了!”

火,越来越大。

被沈清雅赶出庄子上的几名下人,听到动静纷纷赶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几名下人也被吓得脸色惨白!

里面,不但有他们相府的大小姐二小姐,可还有二皇子殿下!

于是,纷纷打水救火。

奈何,这火实在是太大了……

且今日山风虎啸,以致火势越来越大,几人打水救火,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沈清宁冷笑着勾唇,站在不远处的山头,看着下面彻底变成了一片火海,纵身消失在了山林中。

今日,若是明奕与沈清雅有命活着回京城,便只当向他们讨点利息。

若没命回来,烧死也是他们活该!

前世沈清宁所承受的痛苦,今生会百倍讨要!

重活一世,沈清宁断然不会再让任何人,轻易欺负了她去!

犹记得前世,沈清雅与明奕带着她来了庄子上,美曰其名带她来“欣赏枫叶”。

可实则背着她苟且,时而还会给她的饭菜茶水中添加点“好东西”,然后将她扔在床边,昏昏沉沉的看着他们俩欢好,算是给他们助兴……

直到沈清宁被折磨致死,死后怨气冲天,阎王殿不肯收。

阎王爷见她可怜,给了她一身精湛的医术,让她报得前世血海深仇、完成今生所愿,方能回阎王殿投胎转世。

思绪渐渐清醒,理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后,沈清宁已经出现在一片密林中。

有了医术,便很快寻到了解除体内药效的药草。

她咀嚼着将苦涩的药汁咽了下去,正打算离开,不远处的草丛中却是散发出一丝丝、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沈清宁不知受伤之人的身份,也不敢贸然走近。

她狐疑的看了看四下,整片密林中一片寂静。

不打算多管闲事,她抬脚便准备离开。

谁知,许是察觉到有人靠近,微弱的呼吸声响起,草丛里受伤的人突然伸出一双满是血污的手,“救……”

话还没说完,便没了下句。

一群低飞的乌鸦从草丛上掠过,发出沙哑而又晦气的鸣叫,就像是在给谁报丧似的。

瞧着乌鸦已经飞近受伤的人,沈清宁到底是狠不下心,上前挥赶了那一群老乌鸦。

躺在草丛里面的,是一名浑身是血的男人。

方才沈清宁离开庄子太急,倒是忘记了,自己此时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

里衣单薄的程度……使得里面水绿色的肚兜都能看得真切。

男人的衣裳虽说满是血污,可到底能遮住她的一身狼.狈。

于是,沈清宁大致给他瞧了瞧伤势。

在看清楚他身上的伤有多重后,沈清宁不禁咂舌,“这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竟是能下此狠手!”

男人伤的严重,几乎都是外伤。

最棘手的,是他被人下毒了。

这毒很是罕见,能让人的内力一点点消散、肌肉一点点萎缩,骨头日益脆弱,最后活生生被痛死!

在这渺无人烟的山里,沈清宁只能从附近找了止血止痛的药草,嚼烂敷在了他的伤口上。

她将自己里衣下摆撕破,给他细细的包扎起来。

随后,又用清热解毒、能暂且抑制他体内毒素蔓延的药草,挤出汁水给他滴进嘴里。

沈清宁轻声道,“咱们素不相识,你这毒我只能先帮你抑制着。希望你命大,醒来下山后能找到大夫给你解毒。”

做完这一切,沈清宁便伸手去扒男人的衣裳。

男人还未醒转,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双眼,沈清宁小声嘀咕,“公子,借你的衣裳一用……”

谁知,她的手刚刚解开男人的腰带,耳边就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姑娘这是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男?”

牧依依(作者)说:

各位,有月票的记得砸过来!十张月票加更一章!想说的评论区留言,欢迎入坑么么~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