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了

作者:元萌萌更新时间:2018-11-16 18:13:49字数:1994字

李昭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了一张红木椅上,她被丝带负着手动弹不得,茫然无措的环顾四周。

这是什么地方,她现在不应该是在手术台上吗?

记得医院一通电话将她召回,结果路上遭遇了车祸,那撞击的疼痛过后一睁眼自己就身处在此地了。

紧接着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涌入脑中,什么侯府千金,皇上赐婚嫁给当今燕王爷,难不成自己穿越了!

“醒了?”一个带着森森寒意的声音响起,让李昭烟打了一个激灵,费力的转头瞧去,那人一袭红衣喜服,脸上戴着一个狰狞恐怖的面具,也为这个人身上的凌冽气势添重了几分。

他是燕王苏楚陌!

那股记忆提醒着她面前这个如魔一般骇人的存在是何人……

当今最得圣上重视的燕王爷,与皇帝乃是同胞子弟,但也无心帝位,一心辅佐帝王稳定江山,年少十三岁就开带兵打仗,平定了边疆战事。

他沐浴在多少倭寇的鲜血下,以至于造就了如今一身凌冽杀气,阴狠暴戾,让人不敢靠近。他脸上所戴面具是因一场宫中变故,据说脸上面容皆毁,狰狞恐怖,故此才戴上面具遮脸。

故此,这燕王爷在众人私下被称为“活阎王”。

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存在让李昭烟倒吸一口凉气,自己这是摊上事了,这原身是燕王的新婚妻子。

“哑巴了?”

苏楚陌走到她跟前,那面具之下一双寒眸让李昭烟心生惧意,出于求生欲她开口说道:“王爷你绑我做什么?我们今日这才刚成亲,玩这么重口的不太好吧?”

她讪讪笑着,岂料这句话让苏楚陌身上的戾气更重了一些,低沉的声音夹些许隐忍道:“李大小姐莫不是失忆了?”

那张狰狞恐怖的面具死死的盯在她脸上,吐出的气都亦是冰冷的。

“那本王就来给李小姐恢复一下记忆。”言罢,苏楚陌悠悠从后面的桌上拾起了一把匕首,带着一身杀气朝着李昭烟一步步逼近。

李昭烟慌了神,奋力的挣脱,可这丝带绑的结很是牢靠,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她杏眼怒瞪:“你干什么!我可是你刚过门的妻子,若我有什么不测你会受世人唾弃的!”

“看来李小姐你还是不够了解本王,你觉得本王何曾在意过世人议论?”他微眯凤眸,唇畔泛起阴冷的笑,与那匕首上泛起的寒光无比般配。

是啊,她忘记面前这个人可是活阎王!

“王爷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何必拿这刀子来吓唬我一个姑娘呢?”李昭烟不明白他身上的怒气来源何处,只得稳住苏楚陌再说。

苏楚陌挑眉不语,匕首就落在了李昭烟的肩膀上,他轻轻一划,力道刚好足以划破衣服又未伤及肌肤。

李昭烟整个人如临冰窖,恐惧蔓延在眼底,可她求生心切,她可不想自己穿越过来还没看看这大好河山,就夭折在新婚洞房里了。

“王爷你这是干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改还不成吗?”李昭烟有些急了,她害怕下一刀就要割破她的肉,再下一刀恐怕就…

苏楚陌脸上挂着意犹未尽的玩味,拿着匕首就在她面前比划来比划去,欣赏她惶恐又装作镇定的表情。

李昭烟脸一下子就黑了下去,她严重怀疑这苏楚陌和自己根本就没有梁子,只是这个杀人无数的变-态在新婚当晚想把新娘当猴子耍。

“我的王妃似乎还是想不起来。”苏楚陌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更像是雄狮对猎物的吹气挑衅,不过是为了满足捕猎者的恶趣味。

他把玩着匕首,抵在了李昭烟的脖子上,在成功看到她浑身汗毛竖起的模样,又心满意足地拿开。

这分明是在羞辱她啊!

李昭烟急眼了,挣扎着,气愤道:“你堂堂燕王,就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今日可是你我新婚之夜,你就这样对你的新娘子?”

“你倒还知晓今日是新婚之夜。”苏楚陌勾了勾唇,刀子未停,继续划开道,“不是王妃先开始想玩这个吗?本王第一次成亲不懂礼数,只得好好随了王妃心愿,怎如今王妃反倒恼了呢?”他反问的语气饱含杀意,以至于让李昭烟身子一颤,愣愣的望着那匕首,脑袋胀痛一瞬,转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一段记忆迟迟未消化过来,但在此刻却一瞬间被李昭烟知道了。

这把匕首的主人不是苏楚陌,而是自己,亦或者说是曾经的李昭烟。

她因为害怕燕王,被迫嫁入这燕王府,听信了庶妹挑唆,坚定认为这燕王会在新婚之夜将她杀了。

所以为了自保,她藏了匕首在袖中,见到燕王慌乱之中,将壮着胆子把匕首刺向了苏楚陌。

这等以卵击石,自不量力的行为,存心把自己置之死地。

这原主杀人不成,硬是活活被吓死了,然后自己这个倒霉催的又重生到了她身上,替她开始收拾这堆烂摊子。

现下李昭烟也明白过来,这苏楚陌为何要这样对她了,虽然这种做法极其变-态,可怎么说也是她做错在先。

为了以后的美好生活,必将对恶势力暂且低头,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错了王爷,方才我才想起自己干的那些蠢事,我都是受人挑唆失了智这才干出这样的混账事。”李昭烟俏脸立刻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泪眼巴巴的望着苏楚陌,试图用这张纯良无害的小脸蛋感化这个活阎王。

苏楚陌眼中闪过一丝讶然,匕首未停,又哗啦一下划开一长条裂口,又一块布落了地,李昭烟顿时急了,强挤着笑道:“王爷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您大发慈悲饶了我可好?”

“方才倒是不见你识趣,如今知晓认错了,你正当本王这般好哄?”他勾唇戏谑,声音清冷,“本王接受道歉的基础,是让犯错者先付出代价。”

元萌萌(作者)说:

投诉 捧场22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