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想她嫁老头?

作者:苏浅语更新时间:2019-05-17 16:14:12字数:2023字

上官蓉头有些疼,迷迷糊糊睁开眼愣坐,粉色流苏帐帘垂落,古式女子衣衫整齐叠放在床头。

用手捏了两把,黄色衣裙不知是何种料子制成,手感极好,拉开帘子,上官蓉悄悄往外看一眼,木桌木椅木衣柜,整个屋内一摆一设全是木头。

上官蓉此前心里还藏着的一点儿侥幸,彻底荡然无存,精致的脸孔全是沮丧,原来真的穿越了啊!

懊恼又无奈,压力因为工作与日俱增,经常性失眠,为了解决这种被迫修仙熬夜的困扰,上官蓉的床头多会备着一瓶安眠药,朋友给开得。

昨晚不过多吃了一片,忍不住的,然后今早居然跑来穿越?

死于自杀!

上官蓉抹一把心酸的泪,这冷不防的换一个地方,陌生又没安全感,简直想逼死缺眠狂躁者。

“吱呀”一声,房门被粉衣小姑娘推开。

粉娇端来的托盘,摆放着白瓷药碗,旁边一只汤匙。粉娇头顶两侧的包包头根部系着红粉头绳,模样娇俏,一双大眼蕴含几抹恐惧。

“奴婢把药熬好了,小姐可是现在吃?”粉娇步到床头小心翼翼询问。

上官蓉脑子里存在原主大量的记忆,稍一搜索,不禁唇角微抖,周玉平日苛待下人,嚣张跋扈,伺候她的小厮婢女像老鼠见了猫,怂的屁都不敢放。

上官蓉暂时没考虑好怎么去改善人际关系,头疼地敲敲桌子,淡淡地命令道:“把药放下,你出去!”

“是,小姐。”粉娇巴不得早点离去,步履很是匆忙。

周玉脾性大,一口气没过来才活生生气死的,上官蓉嫌弃药碗太苦,抿了几口,就受不住地全部倒进窗旁的花盆里,再砰得一下把自己重重地砸回床上。

重男轻女的时代,上官蓉庆幸自己这具身体高人一等,没那么多谦卑,否则要呕死了。可女子生活难,规矩束缚让人不能抛头露面,断掉了她的财路。打个无所事事的哈欠,上官蓉决定暂且把身子养好。

房门又一次遭人推开!

来人身姿圆润,厚重的暗黄裙摆拖了地板。

周夫人一张脸涂满胭脂,头顶的金簪样式漂亮,配上衣物却显得土气,她见上官容喘得厉害,忙不迭心疼道:“玉儿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娘去请大夫?”

周夫人一靠近,上官蓉便嗅着一股刺鼻花香,下意识就想皱眉,手先一步推开对方不耐道:“你离我远些,这么重的胭粉味我能不咳吗?”

这就尴尬了!

周夫人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得退开两步,叮嘱道:“玉儿要快点把身子养好,这皇上准备选秀,你也知道你爹不过七品小官,这以后的荣华富贵可全压在你身上了!”

嘴角有抽搐的迹象,她掏掏耳朵,忍不住询问,“现在的皇上已经六七十岁了吧?”

“是啊!”周夫人点头,不明白女儿为何有此一问。

上官蓉这回是真的翻个白眼,怒色道:“他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了,难道你们还想在他入土后我跟着陪葬不成?”

这话胆大包天!

周夫人立马色变,上去捂住她不听话瞎胡言乱语的嘴,声词厉喝道:“圣上也是你一个草民可以随意编排的吗?再说可是要招惹来杀身之祸!”

皇帝老儿还能在你家安个不符合时代的监控嘛!

七品小芝麻官儿,别太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上官蓉拍掉差点把自己捂到窒息的手,往被子里挪了挪,冷笑着讥讽,“想享荣华富贵也要有正确策略,与其一味像傻子一般往前冲,给老皇帝当抹布,不如等新皇登位再去参选什么秀女,反正我不过十三岁,即便等个三五年也是等的起!”

想卖了女儿换钱啊,躺床上做梦来得比较快!

醒醒吧长点儿脑子吧!

话挑得如此明白,周夫人就算再二货也醒悟过来,面色青红交替片刻才缓缓吐口气道:“娘一直觉得你是有主意的,不想你的心思如此大胆,可你要知道凡事总有意外,万一四五年后还是现今这种情况,仍旧要选秀,你岂非误掉好时机!”

没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听周夫人话语此事似乎有回旋余地!

上官蓉暗喜,稍稍松口气,她心里其实也暗暗捏把汗,放弃紧张后她话说的越发流利,“娘也知道好色之人皆不长寿,自古帝王吃得用的再好又有几个活过八十岁了?六和七已经是最长的了。”

早点进棺材去吧!

上官蓉意味深长的眼神和暗示言语,让周夫人心跳愈发加快,忍不住上前握住女儿右手,颤音道:“这事你有把握?”

阎王有把握,我没有,谢谢!

“娘可以去查看一下历史!”

如果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上官蓉就差丢白眼了,她又不是神,如何能控制人的生死?这般讲纯属安抚贪权享受的父母。

“皇庭史记是宫里重中之重,娘如何查看的来?娘暂且信你,会说服你爹死心,别把主意打在你这个宝贝女儿头上!”周夫人叹口气自言自语道:“娘从不觉得你冯姨娘的孩子是好的,这回就让她代你去选秀好了!”

希望枕边风有用!

但大女儿指望不来,就指望小女儿?

上官蓉无语凝噎。

那么问题来了,小三的女儿,应不应当进火坑?

上官蓉哀愁地坐到椅子上沉思,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身为官员家的女儿,命运早已被帝王掌握好,特么七品小官儿都不放过!

上官蓉费尽心思地琢磨自由权。

而另一边。

周夫人顶着一张擦到惨白的脸,在周老爷面前不停地乱上眼药,“再有一月便开始选秀,玉儿身染重病,即便想去也有心无力。我看画儿就挺不错,年纪和玉儿相当,模样俏,有冯姨娘当年的姿容,不如让画儿去,若是选中,也是老爷的福气到了!”

周老爷摸了摸过长的胡子,一身黑格便服,长长的衣摆及小腿,他眯眸看了自家夫人一眼,像是沉思的口气,“你前两天不是才说玉儿病得不重?”

苏浅语(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