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了

作者:元萌萌更新时间:2019-09-06 18:44:10字数:2222字

头崩欲裂。

刺骨的冰冷冲刷着她的身体,宋俏被冻的一哆嗦醒了过来。

这一醒,周围惊呼声此起彼伏。

“你竟然没死?”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宋俏扭过头,就看到一个面相刻薄的中年女人冷笑了一声,脸上挂着一抹嘲讽:“你暗自与人私通,还生下了两个孩子,败坏了村子里的门风,就该沉塘!你竟然还有脸装死??”

宋俏闻言,愣住了。

不对。

她不是。

她明明在厨房炖汤,可是怎么一闭上眼睛,就成这样了呢?

腿脚上刺骨的寒意告诉她,这些都不是梦。

宋俏正愣神,只感觉后脑勺一阵刺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残破的记忆接踵而至。

她穿越了,原主是叶家村的叶家童养媳,可是丈夫已经死了,她接收的记忆残破,甚至记不起来丈夫的样子。

只记得她有两个孩子,是一对龙凤胎,今年已经五岁了。

可丈夫死后,姨妈赵氏一直窥视他们的老宅,先是借住,之后更是堂而皇之的霸占了这里。

赵氏的丈夫也是一个不检点的,居然想要对原主行不轨之事。

情急之下,原主砸伤了他,虽然逃走了,但是这件肮脏事情也被赵氏知道了。

赵氏不想着管教自己的丈夫,反而害怕原主把这件事情给泄露出去。

这个狠毒的女人就对所有人说宋俏是与人私通生下的大宝和二宝,她的侄子体弱,根本就不能够行房事。

她先发制人,倒打一耙,联合了很多人来到原主的家里,把原主给抓了。

为了防止原主说话反驳,所以拿了一块石头砸到了原主的头上。

宋俏能够接收到的就只有这点信息,等消化完了之后,那些人竟打算重新把她扔进河里。

她冷眼看了一眼河岸,刚才出声的就是赵姨妈,此时她抱着大宝,脸上笑盈盈的,很是得意。

而大宝在她怀里不断的挣扎,哭的稀里哗啦。

或许是骨肉亲情,她心一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的抓着本来想要把她扔下去的两个人。

“我没死!就说明我命不该绝,就连上天都知道我是冤的!“

“我有事情要对里正说,这件事情-事发突然,我都不知道就晕了过去,总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宋俏脸上适时的露出软弱,眼眶微红的对着两个人说道:“大哥,这么多年大家都是认识的,而且,大宝和二宝也是你们两个看着长大的,他俩出生的时候,孩儿他爹那么开心,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孩子?”

“若是我真的跟人私通,这么多年,我直接改嫁不也省心?何必苦苦的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

“更何况,我沉塘那么久,早就该死了!但是我却活过来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是真的冤屈!连上天都看不过眼,让我重新活下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她声泪俱下,死亡当头,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哗哗的往下砸。

那两人眸光微动,在听到”天不让她死”的话,也是有些迟疑了。

这年头,他们别的不信,最信鬼神天地一说,宋俏的话正中了他们的心思。

“这……”

“也罢,那你过来的时候你也没有醒,就把你带回去,给里正做个公道。”

那人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不忍心,拉着她回了岸边。

“这个人伤风败俗,败坏我叶家门风,还是赶紧扔下去比较好。”

赵氏看到宋俏周而复返,瞪大的一双眸子,连忙跳出来。

宋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把目光看向了岸边的一个老者身上。

“里正大人,您公正无私,法不留情,可是终究要听我一句实话。”

她腿还被绑着,可仍旧是直挺挺的朝着里正跪了下去,一脸委屈:“里正大人,我一个妇道人家,含辛茹苦的把两个孩子的拉扯大,若是孩子真的是别人的,我早些丈夫去了,我直接改嫁不也落个轻松吗?”

“我何必如此?守着丈夫留下的家!守着叶家的根!守着叶家的唯一血脉!”

她声泪俱下,无人不动容。

里正脸色一变,唇蠕动了一下,没说话,却开始怀疑了。

“里正大人,你别听这个狐媚子胡说。”

眼瞧着里正大人开始怀疑,赵氏坐不住了,直接把手中的大宝往旁边一推,噔噔噔的走了过来。

她指着宋俏,一脸嫌弃的说道:“这个女人的话不可信,我侄子自幼体弱,留她当童养媳就是为了冲喜,可侄子成亲不久就去了,侄子体弱,站着走两步都要喘三喘,怎么可能生孩子?”

她看着宋俏,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女人当然不会走,叶家那么大的宅子,走了岂不是就没了。”

宋俏当即冷笑出声,一双眸子紧紧的盯在她的脸上:“说起来,我倒是感觉有些奇怪,若是你真的怀疑的话,我怀孕的时候你不提,孩子生下来你不提,孩子现在都五岁了,你才提,焉知贪图叶家老宅的人另有其人。”

叶家是大家,虽然原主的丈夫死了之后败落了一些,可一处宅子依旧是人人向往的。

赵氏被宋俏说的脸色阵青阵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只是这样还不够。

宋俏扭头看向了河岸边的一位男子,心中一动。

那位男子坐在轮椅上,一身月白色的袍服,眉目如画,眉眼低敛,薄唇微抿,似是在想什么事情。

“不信你们可以问叶朝,他的医术你们都信得过吧?他曾经给我丈夫诊治过,行不行,一问便知了。”

她一双眸子期盼的看向叶朝,这个人是叶家村的私塾先生,也懂医术,颇有威望。

虽然她不记得当年都发生了些什么,但是,原主的丈夫身子不好,终归是会找他诊治的。

似是没想到宋俏会问他,叶朝愣了一下,看着宋俏,唇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在众人忐忑之际,他缓缓启唇:“的确诊治过,也确实如她所说,虽然体弱,却没有弱到如此地步。”

真相,瞬间大白。

宋俏当即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哭着说道:“即便如今沉冤得雪,可这家务事却断不清,我素来待赵氏如亲身母亲,赵氏为何这样陷害我,难不成那宅子比自家亲人的命还要重要吗?”

周围的人也都不是傻的,如今心思转了转,也就回过了味儿。

看着赵氏的眼神都有些耐人寻味了。

“里正大人,这件事我断不了,希望里正大人能够还我这孤儿寡母的一点公道,这亲戚,我是不敢留着了。”

宋俏的言中之意,是让里正做主了。

元萌萌(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